博客來790x250.jpg

1908 年,甘博與弟弟隨父母第一次來到中國。他從第一次中國之行開始就對這個世界上人口最多的國家產生了興趣,也許是受到杭州天堂夢幻般的山水園林吸引,或者是西方青年對於神祕東方文化的迷戀,抑或是勤勞卻貧困的中國百姓對富家子弟造成的靈魂衝擊。

普林斯頓大學1912 屆校友50 週年聚會時,甘博回憶他和中國的關係道:「還記得布萊爾22 號宿舍窗前掛的那個風鈴嗎?這個從朝鮮帶回來的風鈴像是一隻東方昆蟲,叮咬了我一口,使我一輩子難以完全康復。這種被叮咬的感覺把我帶回中國;帶回普林斯頓大學北京中心,促使我對一座東方城市進行社會調查研究,並出版了《北京的社會調查》一書。

過相機看見社會的真實與苦難

38圖-甘博.jpg

甘博自小學起便愛上攝影。19 世紀末期,可攜式照相機和攝影底片問世,使攝影在美國和歐洲逐漸成為一門職業和藝術,也成為許多人的業餘愛好。自1897 年報紙成功印刷黑白攝影照片之後,攝影開始大量普及。

甘博的父親大衛.B.甘博是一名攝影愛好者,也影響了他的三個兒子。甘博10 歲那年父親送給他一副單筒望遠鏡,13 歲時又贏得了一架5×7 照相機, 在辛辛那提(Cincinnati)念國中和加州奧海鎮(Ojai)念高中時,便擔任學校的業餘攝影師,並且多次贏得攝影獎。1907 年奧海柴契爾學校(The Thacher School)校長在寫給甘博的信中說:「我非常欣賞你出色的攝影作品,感謝你的照片為全校師生帶來喜悅。」

甘博一家經常在國內外旅行,更加深了他對攝影的愛好,也使他在普林斯頓大學(Princeton University)選擇了頗有興趣的學科—自然地理。日後甘博成為美國地理學協會(American Geographical Society) 和倫敦皇家地理學會(Royal Geographical Society)的終身會員。

甘博進入普林斯頓大學後,攝影成為他主要的課外活動。他為校刊擔任攝影,並獲得收入。甘博在普林斯頓有一間額外的房間,既是儲藏室又是暗房。1909 年,他升大學二年級時寫道:「我非常努力地拍了一批惡整入學新生的好照片。」他還因此賺了114 美元,恰好足夠買一臺Graflex 半自動相機。

甘博自1917 年開始、三次旅居中國期間,照相機、打字機、計算尺1 (slide rule)等,是他調查研究中國城鄉社會經濟生活隨身攜帶的必備工具。甘博訪華期間攝影的目的並不單純是為了替日後的學術著作搭配插圖,更主要是為了增加對中國社會和各階層人民的了解,作為紀實影像,記錄中國一般老百姓的生活、娛樂、婚喪嫁娶和工作。對於甘博來說,攝影和社會調查代表了兩種不同的創作形式—影像藝術和學術著作,甘博有條不紊地以白描寫實的手法將這兩種不同的創作形式不著痕跡地結合起來,以達到一個共同的目的:加深對人類社會生活和苦難的理解。

百年凝視:西方鏡頭下的變革中國,社會經濟學家甘博1917~1932記錄的歷史瞬間
邢文軍、陳樹君●文
西德尼‧大衛‧甘博●攝影

足以代表中國一個時代和文化的西方攝影師──西德尼‧甘博
200餘幅高清圖片,記錄清末民初中國動盪的革命歲月
用影像寫下最真實的社會狀態

博客來 https://goo.gl/MTLvqw
誠品 https://goo.gl/UCxhGs
金石堂 https://goo.gl/gOZYDj
讀冊 https://goo.gl/gOZYDj
讀書共和國
https://goo.gl/kcNCIg

創作者介紹

好野人

yere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