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分類:日文系列 (5)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文●洪蘭(中央大學認知神經科學研究所所長) 

英國哲學家史賓賽說過一句話,「因為做了壞事,所以必須說謊,因為說了謊,就會毫不在意的去做更多的壞事」,這句話適用在很多人身上,但是對本書男主角秋月和也就不適用。他沒有因為說了一個謊而去做更多的壞事,反而為了要圓這個謊,吃盡了苦頭。他流落他鄉時,一路上碰到了很多人,他與這些人的互動改變了彼此的人生。

有人說「現在的你與五年後的你,最大的差別來自你所遇見的人與你所讀過的書」。作者也說,「人生的成敗決定在你結識了什麼樣的人,這個人不一定是名人或精英,萍水相逢也會成為改變人生的轉機」,人生每一個偶然都是一個轉機,端看你怎麼去看待這個邂逅。秋月和也充分的利用了這個轉機,所以我們現在才有這本精彩的好書可看。

我在看時,非常能了解和也的心情,我們有時也會無緣無故去跟別人唱反調,故意講些不入耳、挑釁別人或潑冷水的話去討人厭。他就是因為說了曾經去過迪斯耐樂園的話,所以必須要去照張相,證明到此一遊。因為沒有趕上回家的班機,所以後面發展出一連串的故事。

從這裡,你會看到,和也其實是個很誠實的孩子,他沒像別人一樣硬拗,或是用電腦去合成一張相片來騙。誠實是美德,可以抵過很多過錯。我父親常說,「只要誠實,很多錯是可以被原諒的」,我兒子出國去念書時,我也對他講過同樣的話。其實,人哪有不犯錯的?誠實以對,這個錯就不會像滾雪球,越滾越大,到時候弄到不可收拾。

秋月和也的運氣很好,碰到一位好心的機場免稅商店的店員-田中小姐,帶他回家暫住一晚。她教他的那席話是所有學生都該牢記於心的。的確,別人沒有義務要服侍你,你不能坐在那裡等人倒茶給你喝,你要自己學會看到事情,手伸出來幫忙做。秋月和也從幫忙別人中,感受到別人開心,因為別人開心,他自己也開心,這使他為了讓別人開心而更加努力,這是一個情緒的正向回饋,是人間最大的善的動力。他這個正向態度是他一路上化險為夷,得到別人幫助的最大原因,也是本書最值得看的地方。

台灣也有很多像秋月和也這樣的孩子,本性不壞,就是不懂事。即現在所謂的「白目」。我小時候,我母親訓練我們要「識相」,要懂得看大人的眼色,不等人開口,自己先把事做好。生為傳統大家庭中的女生,要爭取念書權,就得早早把所有家事做掉,使重男輕女的長輩沒有挑剔的地方。我母親罵人最重的一句話就是「不識相」。以我母親的標準來看,今天一半的年輕人都屬於不識相的人,但是秋月從和也的身上,我們也看到,他們不是不識相,而是從來沒有被人教過。因此所有的人情事故都不懂,根本不知道做客人應該怎麼做。這點現代的父母親要特別留意,為了孩子的前途,請多教他待人接物的道理,少叫他去念書,因為出社會後真正用到的是他的「做人」,即人格和情操。和也這孩子很受教,一教馬上會,而且立刻身體力行,我們希望每個孩子都能如此。

書中也有一些大人該檢討的地方,例如這孩子碰到塞車沒趕上飛機,已經不知今晚要睡在哪裡了,卻還不敢打電話回家。孩子為什麼這麼害怕大人責罵?愛因斯坦說:「不曾犯過錯的人表示他不曾嘗試過新的事物」,我們不要罵孩子犯錯,只要他不犯第二次錯就好了。人生有些經驗是親身去嘗試才有用,所謂「不經一事,不長一智」,大人在責罵孩子之前,請先想一想愛因斯坦的這句話。

我很喜歡這本書,因為它寓教於樂,說了教又沒讓你感到在說教,作者透過很多市井小民的嘴,教孩子應該怎麼做人。因為這些人物是我們在生活中天天碰到的,所以我們會認同他們,會被他們背後的故事所感動,因為感同身受,我們就不知不覺把他們的經驗內化成我們的了。相信看到田中昌美替他兒子買生日禮物的那一段,每一個人都會有這個衝動,想爬起來打電話回家給媽媽。細膩而感動的描述是這本書最成功的地方。

從這本書中,你會發現,這社會上還是好人多、壞人少,所有偶然的相逢真的都是人生的轉捩點。坊間適合國、高中生看的生命教育的書不多,這本書非常值得推薦。孩子一定要找到生命的意義,才會找到自己存在的價值,請好好的跟你的孩子享受閱讀的樂趣。

日本百萬國民作家喜多川泰 最動人的勵志小說
台北市圖好書大家讀 推薦書籍
從謊言開始的旅程:熊本少年一個人的東京修業旅行
暢銷燙金紀念版(二版)
5/10上市!

博客來 https://goo.gl/NrK9h7
誠品 https://goo.gl/W1M1XG
讀冊 https://goo.gl/j1qgwy
金石堂 https://goo.gl/DI3VbG
讀書共和國 https://goo.gl/yL0WyY

(野人)從謊言開始的旅程(暢銷燙金紀念版)有書腰 72.jpg

yere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畫布後的故事  一八七八年四月二十一日 巴黎

親愛的保羅.塞尚先生:

衷心期待您能確實看到這封信。
因為,我們真的很困擾,不知如何是好,所以身為女兒的我,只好代表全家寫信給您。
  承蒙您與其他藝術家暱稱為「唐吉老爹」並得以深交的家父,並不知道這封信的事。是家母與我,瞞著父親,私下商量後決定還是該直接寫信給您。我的文章寫得不好,因此或許會有文句不通之處,還請見諒。
  自您回去故鄉艾克斯.普羅旺斯後,算算已近一個月。據說您臨走時告訴家父過幾星期就會回來,就此離開了巴黎的畫室。還把鑰匙交給家父保管,聲稱若有人對您的作品有興趣並找上家父,不管是誰,都可以帶去您的畫室……。您說的幾星期到底是幾個星期,老實說,家母很困惑。她還說,若是四星期的話差不多快滿了,若是六星期的話那還早呢。
  我們之所以屈指計算您的歸期並翹首以待,是有原因的。
  比方說家母──不好意思,我就直接挑明了──是希望您能盡快付清積欠已久的顏料費。
  家父經營的畫材行,的確在這花都巴黎的一隅開門營業,但如您所知,一點也不起眼,更不算成功。
  乍看之下,店裡或許似乎很熱鬧。因為至少進進出出的人潮很頻繁。但是,會到我家店裡的,都是阮囊羞澀的藝術家……。
  我們開的是畫材行,有藝術家頻繁出入也是當然的。但是,事實上,當初家父決定在巴黎開店時,家母本來抱著更大的期望:若是成為官方美展常客的畫家肯上門光顧,有機會經手他們的作品買賣的話,我們的生活應該可保安泰。
  可惜,事情的發展不如人意。立志入選官方美展的藝術家預備軍倒是會來店裡,但學院的老師們始終沒出現。後來,更成了官方美展落選者專用的店……甚至還傳出不光彩的流言,說什麼若用唐吉老爹店裡的顏料作畫,一定會在官方美展落選。雖然不甘心,但多多少少,也覺得這個流言好像說中了一點事實。會這麼想,本身就令人很不甘心。
  雖然成為這麼不光彩的店,家父卻絲毫不以為意。他還是一樣,對世人不肯認同的藝術家們非常重視。只要他們肯來店裡,光是這樣,父親就已很高興了。
  是的。所以,以家父的立場,翹首等待您歸來的理由,純粹只是因為想見您。因為他一直期盼見到您後能夠拜見您的新作品。
  家母冷眼旁觀這樣的父親,照她的說法,父親等於是做了一門無藥可救的買賣。只曉得批來顏料,轉手就直接交給畫家。按照普通的想法,不這麼做的話的話根本不可能開畫材行,所以應該是值得慶幸之事,問題是我家的情況不同。現在急需大量的朱紅色與紅褐色七號,等下次作品賣掉就結賬。全是這樣在口頭上講得信誓旦旦的人……是的,塞尚先生。我指的就是您,您懂吧。
  我對您絕無惡意。也相信如果作品真的賣出去了,您肯定會把所有的賬一次結清。所以您說希望再寬限一段時間,想必是真心的。但是,那也正是您的可恨之處。家父只要聽到自己醉心的藝術家說現在就想作畫,所以需要顏料,馬上就會雙手奉上商品,還說什麼時候給錢都沒關係。而您,早已看穿家父的這種個性。
  曾幾何時,店裡頭已堆滿了藝術家們拿來抵押顏料費的作品。家父的本意似乎並不希望如此,但現在提到「唐吉老爹的店」,好像就是指巴黎最容易賒賬的畫材行兼畫廊。
  這種情況下,我家的店遲早會倒,家母如是說。的確,如果再這樣繼續下去,家父說不定得關門大吉。由此可見,我們一家的處境有多麼艱難。我並不是說這都是您一個人害的,而是包括您在內,好幾個畫出奇妙畫作的藝術家們一同造成的。
  即便如此,家父對於自己的生意,從來不曾抱怨過很困難、很痛苦、或是想放棄這種消極的話。說出消極話的,永遠是家母──最近,被家母傳染,連我也變成這樣了。
  家父他,該怎麼說呢?只要您,或是其他那些藝術家出現在話題中,他似乎就會雀躍地想到什麼愉快的點子,看起來生氣蓬勃。而且,他還大聲發出宣言:嶄新的藝術浪潮要來了!我就站在那乘風破浪的大船船頭!……云云。
  家父有點可笑的言行,我想很大部分是受到藝術家的影響。但老實說,比起藝術家,頻繁來店裡「鑑賞畫作」的顧客們好像也對他影響頗深。尤其是醫師保羅.嘉舍 和威克特.裘貴 先生這兩人,和家父特別投緣。畢竟,裘貴先生正是把您介紹給家父的人。
  最狡滑的是,裘貴先生不向如今已成為您專屬畫商的家父買畫,到現在還向您本人直接買畫,對吧?就算隱瞞,我也一清二楚喔。
  但是,家父絲毫不曾責怪裘貴先生。我曾聽到他對先生說:「這是介紹者的特權所以無所謂,倒是保羅的畫,請你用更高的價錢購買,因為他身為畫家已到了必須獨立的時期了。」真是的,要當濫好人也該有個限度吧。
  裘貴先生也好不到哪去,把家父的話當成耳邊風,還說什麼:「不不不,保羅要更上一層樓還要看今後的表現,在那之前頂多只能照這個定價付款,不過,我出的這個價錢已經比那個保羅稍微好一點了,否則,那傢伙,會把這個保羅的新作全部拿走云云。」真不知他到底該算是好人還是壞人。
  那個保羅,嘉舍醫師,對家父而言,倒是個好主顧。起初,醫師也是直接向您購買畫作,但是自從家父成了您的專屬畫商後,醫師總是特地透過家父購買您的作品。
  不管您在不在巴黎,嘉舍醫師從他開診所的奧維小鎮(Auvers-sur-Oise)來巴黎出診時,總是會順道來家父的店裡。然後,不管店內陳列的畫材,只顧著把堆疊的畫一張一張靠牆豎立,仔細打量,如果有中意的作品就照家父開的價錢買下。畫那幅畫的藝術家如果就在附近的咖啡館,醫師還會與家父一同去那張桌子,請藝術家喝一杯葡萄酒,然後才離開。我覺得那個人,才是新藝術的庇護者。
  當然,裘貴先生想必也是……不過話說回來,裘貴先生在我看來,還是有點太奸詐了。雖然他也會透過家父買畫,事後卻直接與藝術家聯絡,叫對方如果有了新作品,在交給唐吉老爹之前先拿給他看。我就曾經聽過好幾位藝術家向家父如此坦承。那種時候,家父總是笑嘻嘻地反過來建議對方:「如果威克特肯以比我更高的價錢買畫,還是那樣做比較好喔。」聽到家父這麼說,或許反而令藝術家感到不安,連忙一本正經地說:「不不不,還是讓他到老爹這裡來買吧,那樣子,也等於是在推動我們的新藝術抬頭。」結果,大家都還是希望把作品寄放在家父的店裡。
  您去艾克斯旅行後過了一陣子,裘貴先生與嘉舍醫師在家父的店裡巧遇。家父非常高興,請二人到店面後方的小客廳──對,就是您與家父及其他藝術家休息的那個場所──如您所知,這三人,在某方面等於是同志。不知該美其名曰支持新藝術的紳士同盟,還是對既存藝術拚命丟沙子的一群老頑童……。
  我立刻端咖啡與點心送去桌上。雖然許多藝術家沒看到酒就不滿意,但這二位倒是令人撫胸暗自慶幸的紳士。
  「聽說,那個展覽,今年好像不辦了。」
  裘貴先生點燃煙斗說。嘉舍醫師馬上接腔:「對,我也聽畢沙羅這麼說。」先生把大塊頭的身軀倚著木椅,不停吸著煙斗噴出煙霧,
  「好像是內部擺不平。大概是因為第二屆和第三屆都在迪朗.呂埃爾的『畫廊』舉辦吧。藝術家之間互相懷疑某人得了好處,這種情形很不好。還是該像主辦第一屆的納達爾攝影工作室那樣,在中立性較高的場所舉辦……」
  「那是因為你錯過第一屆才會這麼說吧,威克特?」
  頓時,醫師的語氣略帶惡意,如此說道。
  「我記得你好像提過,在雷諾瓦的邀請下,看了第二屆展覽,大受衝擊……第二屆時,塞尚沒有參展吧。」
  「沒錯。但雷諾瓦的那幅《陽光下的裸婦》實在是傑作。不知哪來的三流評論家還抨擊那是屍體完全腐爛的狀態……後來,腐爛屍體畫家雷諾瓦,就把瘋狂畫家塞尚介紹給我了。」
  他們在聊的,當然就是那個「印象派展覽」。家父說過,四年前第一次舉辦時還沒有那個稱呼。完全是對新藝術不了解的白痴批評家,基於對展覽第一眼的「印象」半是好玩地如此戲稱。起初聽了還很氣憤,可是後來,不知不覺中,家父,世人,乃至藝術家自己,似乎都已接受了那個稱呼。
  裘貴先生或許是越講越起勁,索性把第三屆印象派展覽時,您,保羅.塞尚,所得到的許多惡評一一背誦出來。
  ──這是在妄想的顫抖中畫出的瘋狂畫作!畫出這差勁作品的到底是哪隻蠢豬?把他帶到牆壁前!畫出這種東西的人應該立刻槍斃!各位,看到油畫構成的惡夢,千萬可別被嚇昏了!
  簡直糟透了。全是不堪入耳的殘酷評論。但是,這三人卻一同朗聲大笑。感覺上,就像是實在太悲慘了所以只能一笑。
  「不過,第一屆與第二屆展覽之間,空了一年……想必,明年應該會舉辦吧。」
  醫師這麼一說,家父立刻接腔:
  「那當然。不辦就麻煩了。一定要讓畫家們轟轟烈烈地搞出特別有趣的東西才行。非得讓世人大吃一驚不可。我就是為了目睹那一瞬間,才做這一行。」
  家父以前做過畫材推銷員。在巴黎及近郊城市,跑遍各個藝術家的畫室及學校,到府推銷顏料與畫筆。年輕時,他在製造顏料的作坊工作,從事的是將色料研磨成粉再用油熬製的作業。如果從他的人生拿走顏料,以及使用顏料的畫家,八成會變得索然無味。這麼一想,家父與顏料與畫家的關係,或許被肉眼看不見的強靭絲線緊緊綁在一起。
  父親剛成為顏料工人時,據說顏料是裝在黃銅針筒中,用活塞推出來使用。畫家必須拿著空的針筒去顏料行,請店家填充新的顏料。過了一陣子,發明了「擠出式顏料管」,前端有小蓋子的錫製顏料管從此普及。畫家們首先高興的,就是顏料用光時不必每次都得把針筒清洗乾淨,擺脫了那種麻煩。從此,許多藝術家,開始帶著管狀顏料與畫筆及畫布,到戶外創作。
  照家父的說法,正是管狀顏料將藝術家自苦悶的舊習中解放。如果不在陰暗寒冷的畫室裡,與模特兒或靜物長時間面對面,忍受窒悶的時間與孤獨,就不可能畫出官方美展會認可的傑作,那是上一個時代的惡習。但是,我們這個時代的藝術家不同。為了尋求戶外光線、閃亮的風、新鮮的空氣,為了發現街頭的喧囂與熱鬧,他們毫不畏縮地相繼走向社會,走向遼闊的世界。可以一個人出門,也可以與志同道合的夥伴一起創作。相較於那些愁眉苦臉窩在密室,憑藉幻想描繪裸女(指的是維納斯)的那些色情狂(指的是官方美展畫家)──怎麼樣?瞧瞧聚集到老爹我這裡的藝術家們,是多麼豪爽,多麼開朗!而這一切,都是因為這世上有了管狀顏料。讚美管狀顏料!
  家父如此說著,每次總是眉飛色舞,非常開心。
  言歸正傳。因此,裘貴先生與嘉舍醫師還有家父,和樂融融地大聊藝術話題。
  「對了,老爹。現在,你這裡有塞尚的作品嗎?」
  彷彿忽然想起,裘貴先生問道。
  「噢,很遺憾,我這裡沒有。」家父說著搖頭。
  「不過,如果您願意的話,我可以帶您去保羅的公寓。還有幾幅他去年在奧維畫的作品。」
  「保羅不在家吧?」嘉舍醫師問。
  「對,沒錯。目前行蹤不明。」家父爽快地回答。
  「他臨走的時候,說要回老家一趟很快就會回來,但誰知道他到底去哪了。恐怕會出去很久吧。因為他連公寓的鑰匙都交給我保管了。真是的,保羅、克勞德 、奧古斯特 都是……說要出門,就不管三七二十一的說走就走。簡直像流浪漢。到底去哪裡,正在畫什麼,誰也不知道。不過,想到這次他不曉得又會帶什麼樣的新畫作回來,好像又有點興奮呢。」
  如果有人想看作品,不好意思,請把人帶到威斯特街六十七號的公寓去看畫──家父沾沾自喜地表示,是您這樣委託他的。
  「那麼,每次有這種客人上門,你就在這裡以茶水點心招待,陪對方說話,還雇來馬車,專程陪人家去保羅的畫室看畫?」
  「對,那當然。」家父笑咪咪地回答。「能夠幫上保羅的忙,我很高興。」
  先生與醫師不約而同面面相覷,然後吃吃笑了出來。「有什麼好笑的?」家父笑咪咪地問。
  「哎呀呀,真是的,你簡直就像塞尚的親爹。」
  先生半是感嘆半是調侃地這麼一說,
  「不只是塞尚喲。老爹是來這個店裡的所有畫家的『老爹』。」
  醫師糾正他的說法,露出微笑。

  就這樣,我的父親──您的父親,所有畫家的父親,朱利安.唐吉,正在苦候您的歸來。而且,在那之前,我的母親,更企盼您的消息。請給一句保證,說您會立刻把欠我們店裡的錢通通償還。
  這不是騙人的。如果您,以及其他畫家不能立刻將積欠已久的賬清償,唐吉老爹的店,恐怕馬上就要倒閉了。就在前幾天,向來批貨給我家的顏料作坊已派人來下達最後通牒,如果不把積欠的貨款付清,他們絕對不會再送顏料來,而且還要把這裡的畫全部拿走抵債。
  萬一變成那樣,真的很麻煩。家父,家母和我都會很困擾,但是最困擾的,恐怕將會是您與其他藝術家吧。因為就算找遍整個巴黎,想必也不會再有第兩家店可以拿賣不出去的畫來交換顏料。
  我衷心期待,您能盡快做出誠實的答覆。
                畫材商/畫商 朱利安.唐吉的女兒敬上


畫布後的故事》原田舞葉美感新作,8/19上市!
馬蒂斯、畢卡索、竇加、塞尚、梵谷、高更、莫內……
一場近代藝術史的饗宴,
透過最親近畫家的四名女性,
帶您見證名畫背後的美麗與哀愁。

博客來誠品金石堂讀冊讀書共和國● 

yere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強尼兔之教父本色》封面  恭喜王震緒(筆名東山彰良)獲得日本最大賞直木賞!成為獲得這個獎項台籍作家第三人,很讓人興奮。

野人2010年1月出版的《強尼兔之教父本色》是他目前為止唯一一本繁體中文版作品。

東山彰良

本名王震緒,1968年出生於臺北,5歲起移民日本,定居於福岡。

2003年以《逃亡方法》(TURD ON THE RUN)一作出道,便榮獲第一屆「這本推理小說真厲害」大賞的銀牌獎與最受讀者青睞獎,著有《走上野蠻》、《Rum&Coke》、《再見,黑社會》、《It’s Only Rock’n Roll》、《漂泊》、《Life goes on》、《路旁》(路傍,獲第11屆「大藪春彥獎」)。翻譯作品有《Whoreson》(Donald Goines著)。無比熱愛電影和搖滾樂。

曾任福岡縣警局與入境管理局的中文口譯。目前在福岡多所大學兼任講師教授中文,並於《西日本新聞》上撰寫連載的電影專欄「熱風映劇」。

得獎作品《流》是以東山彰良父親為主角,以國共內戰為背景的少年成長小說。

而他唯一一本繁體中文版作品《強尼兔之教父本色》是一部搞怪文學,描述一隻兔間失格的瘋兔子,立志要當男人中的男人、俗辣中的俗辣!

本書特色,
*融合人類行為與兔子本能的冷硬派推理小說。
*諷刺人類宗教、正義、真理等價值的兔哲學,點出存在乃徒勞的黑色寓言。
*描寫寵物與人類之間微妙的依存關係,與不可思議的心靈感應。
*反高潮、反推理的意外結局。

生性流氓又孬種的「強尼.愛.兔」(Johnny Love Rabbit),在黑手黨老大柯維羅閣下的悉心呵護下,來到這個浮華世界已經三年(以人類來說約是三十歲);一身漂亮雅致的灰色皮毛,從鼻孔到屁眼無庸置疑就是一隻兔子。牠冷眼旁觀黑幫恩怨,嗜聽義大利民謠、精通馭女術及香醇烈酒,對黑格爾與康德也小有研究。

因著對閣下的崇敬,強尼懷抱成為人類的宏願,卻眼睜睜看著主人死於幸運小子槍下,自此流落街頭。期間,牠遭其他動物凌虐而「兔間失格」;好在獨眼鼠波波相救,教授牠野外求生的技能,開設了強尼兔偵探社。強尼自此破案連連,兔絲無數,一面尋覓殺「父」仇人下落,卻苦無線索。

某天,一隻美麗的母兔前來委託尋找失蹤的泰倫斯兔,卻讓強尼意外尋獲閣下之死的內幕,也捲入一宗神祕事件:泰倫斯兔一出生就失去嗅覺,天生的缺陷讓牠思索死亡的意義,相信毀滅後會帶來復活,竟與一群兔子相約核能電廠前集體自殺!

一心復仇的強尼受到泰倫斯兔死亡的震撼,陷入憂鬱、被兔靈附身,精神分裂成強尼兔與強尼兔寶,直至經歷奇蹟之夜的洗禮,才明白兔子妄想為人,有多麼可笑……但這領悟仍無法澆滅牠真男人的豪情壯志,依舊執迷不悟地進行未竟的復仇大業,竟糊里糊塗成了殺父仇人的寵兔!更超過的是,牠竟一心依戀著(同時仇恨著?)這位永遠不會中槍的智障殺手,愛上他吸吮大拇指的睡顏,隨他出生入死,譜出一段既哀愁又徒勞的人兔奇緣……

話說,野人很有眼光地出了東山彰良在台灣的為一作品《強尼兔之教父本色》(2010年1月),當時適逢新年,還做了幾款很有設計感的紅包袋當隨書贈品,不知道有沒有讀者保存下來?如果有保存下來,現在就很珍貴了,當時您就選讀了東山彰良的這部作品,也是超有眼光及閱讀品味的啦!

《強尼兔之教父本色》紅包袋   《強尼兔之教父本色》紅包袋2   《強尼兔之教父本色》紅包袋3   《強尼兔之教父本色》紅包袋4  

 

 

 

 

 

yere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深山裡的奇蹟雞蛋拌飯店-正封-72

《深山裡的奇蹟雞蛋拌飯店――小光的蛋》
森澤明夫◎著

【內容簡介】
嚕嚕米臉的熱血養雞場主人、離婚回到娘家的前任女神、
極度溺愛女兒的前任孩子王、寵物是山羊的陶藝仙人、
愛騎哈雷機車在山路上奔馳的前壽司店師傅……
一碗雞蛋拌飯,竟然改變這群人的命運?!

一本讓人勇氣倍增的維他命小說!
充滿歡笑與淚水的故事,
療癒每一顆在追尋夢想途中受傷的心。

我過世的老爸生前經常對我說:
「失去財產雖然有點心痛,但失去勇氣就等於同失去人生。」
所以,明知那是一場賭博,我還是決定要做。——「小光的店」老闆 村田二郎(阿嚕)

螢原部落,「青年部」平均年齡高達65歲的偏遠村落。
為拯救人口凋零的家鄉,村田二郎決定掀起一場革命。
他想出的「絕妙好計」,竟是——在山林最深處開設一家「雞蛋拌飯專門店」?!
即使遭到周圍反對,二郎仍然抵押了父親辛苦創立的養雞場籌措開店資金。
明知這是場風險極高的賭博,二郎依然不願放棄,
他想讓笑容重新回到村人臉上,更想給下一代一個全新的希望。

在眾人的一面的不看好中,深山裡的雞蛋拌飯店「小光的蛋」終於開幕了!
這間店的命運如何呢?奇蹟是否真會降臨這個小村落……

日本療癒系作家森澤明夫最期待被改編為電影的作品!
大自然、美食、親情、友情,再加上一點點愛情,
編織成一則療癒人心的動人故事。
如果,你對自己正在追求的夢想感到迷惘,
也許,你能在他們的故事,找到屬於你的答案……

yere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動個不停的創作魂!燃燒地圖的小宇宙! 

地圖男書封 

第3屆達文西文學獎大賞! 

令人驚歎的新人處女作!評審壓倒性支持!

《國王的早午餐》、《朝日新聞》、《日經娛樂月刊》等各大報章媒體話題不斷延燒! 

 《地圖男》毋庸置疑是部傑作,做為出道作算是很好的開始。不管怎麼樣,你真是太了不得了,順小子,別再拿出真本事啦。不然我們都要變成陪襯你的小咖了,拜託你就饒了我們吧……………平山夢明(《世界橫麥卡托投影地圖的獨白》、《導彈人》作者)

作者:真藤順丈

一九七七年生於東京,二○○八年以堂堂「四冠王」新人身份出道,短短一年中即拿下4項指標性文學獎,並獲得多數評審委員與讀者壓倒性支持。

處女作《地圖男》(即本書)榮獲第3屆達文西文學獎大賞,嶄露頭角。接著又以《庵堂三兄弟的聖職》獲得第15屆日本驚悚小說大獎大賞,以《RANK》獲得第3屆Poplar社小說大獎特別賞。《東京吸血鬼金融》獲得第15屆電擊小說大獎銀賞。

 

專訪真藤順丈

Q您在08年一舉以《地圖男》、《RANK》、《庵堂三兄弟的聖職》、《東京吸血鬼金融》分別摘下四座文學獎,以堂堂四冠王身分出道。參加這麼多文學獎的您,能否談談您出道前的投稿經歷?不知道您是在什麼機緣之下,開始寫小說的?

真藤順丈(以下簡稱真):我從二○○五年左右開始同時進行電影製作和寫作,陸續參加了各種新人獎,但一次都沒入選,實在是走投無路。不過,隨著持續投稿,也讓我感到自己實力的累積,而且當時也已經沒有後路可退了(無法選擇從事普通工作這條路)。就是這種騎虎難下的感覺,讓我在三十歲那年決定採取亂槍打鳥的方式,每個月都投一篇小說參加新人獎,心想:「投個十二篇出去,好歹一定會中一篇!」。結果,下定決心後連續四個月,投稿的小說都一路過關斬將,最後還真的得獎了。我想這大概就是人被逼急的爆發力吧。

 

Q可以請您談談寫《地圖男》的心路歷程嗎?在現實生活中,你真的有碰到所謂的「地圖男」嗎?另外,書中主角是位副導,就像希區考克老愛在自己導的電影裡現身一樣,您是否有在《地圖男》裡現身?

真:書中人物「我」正是我自己的寫照。我跟他一樣曾當過電影的副導,為了勘景而在關東地區繞來繞去。在一次開車尋找適合拍攝的外景地時,我的腦中突然冒出無厘頭的妄想:「要是有一個人,腦袋裡有張完整的地圖,能告訴我關於那塊土地的歷史或奇聞軼事,勘景工作不知道會多有趣。」於是,地圖男就這麼誕生了。

我天馬行空地想,如果地圖男這號人物,會說關於某個地方的怪談或一些荒誕無稽的故事,一定很有趣吧。

 

Q《地圖男》這本小說讀起來很懸疑,往往不知道下一刻會出現什麼故事,甚至會讓人覺得似乎還有故事被隱藏起來了,只寫出開頭卻找不到結尾。請問您是故意製造這種懸疑感,還是真的有故事被刪節了,《地圖男》其實有番外篇?

真:《地圖男》得的是達文西文學獎的大獎,因為徵文時有規定稿紙張數,所以大幅刪減了部分內容。原本還有其他地方的故事,甚至最後還有地圖男自己的故事,不過這些全都被刪掉了。小說雖然結束了,但故事還在繼續,我想營造出地圖男仍在不斷訴說故事的開放式結局,而這也是內容有所刪減的原因之一。

我偏好雖然告一段落,但尚未終止,而是會繼續下去(讓大家繼續想像故事的後續)這樣的故事形式,我想這跟我對許多事的看法有異曲同工之妙。

 

Q對台灣讀者來說,故書中最特殊的設定,莫過於東京二十三區的區章爭奪戰了。那樣奇異的規則與爭戰,讓人聯想到編輯的工作呢,也是要找到各領域的「達人」(適任的作、譯者),才能達成比賽任務(笑)。但台灣沒有所謂的「區章」,不知道「標記」、「地標」對您有什麼特殊意義?而您對「競賽」這件事也有特殊的想法嗎?

真:我對於記號或標記有著非比尋常的執著。老實說,算是到達癡迷的境界了吧。插圖也好、記號也罷,我想把自己喜歡的東西全都寫進小說裡。

關於競賽方面,我想我大概是個宿命論者,但萬萬不會想到好運會降臨在自己身上,應該說一半是抱著玩樂的心態吧。

 

Q《地圖男》中提到浮世繪名家北齋畫的富士山,加上書中描述相當具有臨場感及畫面感,讓人好奇您平常喜歡哪些畫、漫畫跟電影呢?有什麼畫家或導演影響您的小說創作呢?而看到《地圖男》這書名,就讓人想到村上春樹的羊男,不曉得您平日都讀哪些作家的作品、喜歡哪些作家?

真:所有漫畫我都喜歡,尤其是荒木飛呂彥老師和新井英樹老師的作品,我是他們的粉絲。

電影方面,我喜歡馬丁‧史柯西斯(Martin Scorsese)、大衛‧芬奇(David Fincher)、朴贊郁、尚皮爾‧桑里(Jean-Pierre Jeunet)等導演的作品。

我平常也會看村上春樹的作品,但喜歡的大多是平山夢明或貴志祐介這類活躍在恐怖驚悚界的作家。

我沒有看過『尋羊冒險記』。《地圖男》這個書名的靈感是來自於安部公房的《箱男》。

 

Q《地圖男》的故事充滿了「衝動」的狂情、停不下來的「動」的氛圍,小說文字漫溢過地圖集上,似乎企圖以時間的藝術(文字)征服空間的藝術(地圖、繪畫),這種特質非常特殊,似乎在說明創作的本質,一種為知音而寫、為藝術而藝術的狂熱驅力,您心目中的「作家」形象是否就是這樣一位動個不停的「地圖男」?

真:我認為作家有許多種形象,而其中一種就出現在地圖男身上。對任何事都漫不經心、自我放逐,唯有說故事時才會流露出鮮明的個性……我並不是天生就具備說故事的能力,也不是信手拈來就是靈感的人,像地圖男這樣完美的說書人,可說是我「理想中的作家」。因此,這本《地圖男》同時也是讓我探訪「何謂作家」的一本小說,它讓身為讀者的我對作家產生強烈的憧憬,想著總有一天,我也要自己訴說一段故事。這可能是投稿時期才寫得出的作品。

 

Q最後,可否跟台灣讀者分享一下日後的寫作方向?仍會繼續這種光怪陸離的奇幻路線嗎?

真:我想寫的是無法歸類、兼具各種風格的娛樂小說,不過目前應該還是會繼續寫被歸類為恐怖驚悚或奇幻的「幻想小說」吧。

我的最新作品《聖經DX》(暫譯)也跟《地圖男》一樣是奇幻小說,同時也是一本以《聖經》為題材,描述編輯工作的小說。非常希望能出翻譯版,讓台灣的讀者也看到!

yere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