動個不停的創作魂!燃燒地圖的小宇宙! 

地圖男書封 

第3屆達文西文學獎大賞! 

令人驚歎的新人處女作!評審壓倒性支持!

《國王的早午餐》、《朝日新聞》、《日經娛樂月刊》等各大報章媒體話題不斷延燒! 

 《地圖男》毋庸置疑是部傑作,做為出道作算是很好的開始。不管怎麼樣,你真是太了不得了,順小子,別再拿出真本事啦。不然我們都要變成陪襯你的小咖了,拜託你就饒了我們吧……………平山夢明(《世界橫麥卡托投影地圖的獨白》、《導彈人》作者)

作者:真藤順丈

一九七七年生於東京,二○○八年以堂堂「四冠王」新人身份出道,短短一年中即拿下4項指標性文學獎,並獲得多數評審委員與讀者壓倒性支持。

處女作《地圖男》(即本書)榮獲第3屆達文西文學獎大賞,嶄露頭角。接著又以《庵堂三兄弟的聖職》獲得第15屆日本驚悚小說大獎大賞,以《RANK》獲得第3屆Poplar社小說大獎特別賞。《東京吸血鬼金融》獲得第15屆電擊小說大獎銀賞。

 

專訪真藤順丈

Q您在08年一舉以《地圖男》、《RANK》、《庵堂三兄弟的聖職》、《東京吸血鬼金融》分別摘下四座文學獎,以堂堂四冠王身分出道。參加這麼多文學獎的您,能否談談您出道前的投稿經歷?不知道您是在什麼機緣之下,開始寫小說的?

真藤順丈(以下簡稱真):我從二○○五年左右開始同時進行電影製作和寫作,陸續參加了各種新人獎,但一次都沒入選,實在是走投無路。不過,隨著持續投稿,也讓我感到自己實力的累積,而且當時也已經沒有後路可退了(無法選擇從事普通工作這條路)。就是這種騎虎難下的感覺,讓我在三十歲那年決定採取亂槍打鳥的方式,每個月都投一篇小說參加新人獎,心想:「投個十二篇出去,好歹一定會中一篇!」。結果,下定決心後連續四個月,投稿的小說都一路過關斬將,最後還真的得獎了。我想這大概就是人被逼急的爆發力吧。

 

Q可以請您談談寫《地圖男》的心路歷程嗎?在現實生活中,你真的有碰到所謂的「地圖男」嗎?另外,書中主角是位副導,就像希區考克老愛在自己導的電影裡現身一樣,您是否有在《地圖男》裡現身?

真:書中人物「我」正是我自己的寫照。我跟他一樣曾當過電影的副導,為了勘景而在關東地區繞來繞去。在一次開車尋找適合拍攝的外景地時,我的腦中突然冒出無厘頭的妄想:「要是有一個人,腦袋裡有張完整的地圖,能告訴我關於那塊土地的歷史或奇聞軼事,勘景工作不知道會多有趣。」於是,地圖男就這麼誕生了。

我天馬行空地想,如果地圖男這號人物,會說關於某個地方的怪談或一些荒誕無稽的故事,一定很有趣吧。

 

Q《地圖男》這本小說讀起來很懸疑,往往不知道下一刻會出現什麼故事,甚至會讓人覺得似乎還有故事被隱藏起來了,只寫出開頭卻找不到結尾。請問您是故意製造這種懸疑感,還是真的有故事被刪節了,《地圖男》其實有番外篇?

真:《地圖男》得的是達文西文學獎的大獎,因為徵文時有規定稿紙張數,所以大幅刪減了部分內容。原本還有其他地方的故事,甚至最後還有地圖男自己的故事,不過這些全都被刪掉了。小說雖然結束了,但故事還在繼續,我想營造出地圖男仍在不斷訴說故事的開放式結局,而這也是內容有所刪減的原因之一。

我偏好雖然告一段落,但尚未終止,而是會繼續下去(讓大家繼續想像故事的後續)這樣的故事形式,我想這跟我對許多事的看法有異曲同工之妙。

 

Q對台灣讀者來說,故書中最特殊的設定,莫過於東京二十三區的區章爭奪戰了。那樣奇異的規則與爭戰,讓人聯想到編輯的工作呢,也是要找到各領域的「達人」(適任的作、譯者),才能達成比賽任務(笑)。但台灣沒有所謂的「區章」,不知道「標記」、「地標」對您有什麼特殊意義?而您對「競賽」這件事也有特殊的想法嗎?

真:我對於記號或標記有著非比尋常的執著。老實說,算是到達癡迷的境界了吧。插圖也好、記號也罷,我想把自己喜歡的東西全都寫進小說裡。

關於競賽方面,我想我大概是個宿命論者,但萬萬不會想到好運會降臨在自己身上,應該說一半是抱著玩樂的心態吧。

 

Q《地圖男》中提到浮世繪名家北齋畫的富士山,加上書中描述相當具有臨場感及畫面感,讓人好奇您平常喜歡哪些畫、漫畫跟電影呢?有什麼畫家或導演影響您的小說創作呢?而看到《地圖男》這書名,就讓人想到村上春樹的羊男,不曉得您平日都讀哪些作家的作品、喜歡哪些作家?

真:所有漫畫我都喜歡,尤其是荒木飛呂彥老師和新井英樹老師的作品,我是他們的粉絲。

電影方面,我喜歡馬丁‧史柯西斯(Martin Scorsese)、大衛‧芬奇(David Fincher)、朴贊郁、尚皮爾‧桑里(Jean-Pierre Jeunet)等導演的作品。

我平常也會看村上春樹的作品,但喜歡的大多是平山夢明或貴志祐介這類活躍在恐怖驚悚界的作家。

我沒有看過『尋羊冒險記』。《地圖男》這個書名的靈感是來自於安部公房的《箱男》。

 

Q《地圖男》的故事充滿了「衝動」的狂情、停不下來的「動」的氛圍,小說文字漫溢過地圖集上,似乎企圖以時間的藝術(文字)征服空間的藝術(地圖、繪畫),這種特質非常特殊,似乎在說明創作的本質,一種為知音而寫、為藝術而藝術的狂熱驅力,您心目中的「作家」形象是否就是這樣一位動個不停的「地圖男」?

真:我認為作家有許多種形象,而其中一種就出現在地圖男身上。對任何事都漫不經心、自我放逐,唯有說故事時才會流露出鮮明的個性……我並不是天生就具備說故事的能力,也不是信手拈來就是靈感的人,像地圖男這樣完美的說書人,可說是我「理想中的作家」。因此,這本《地圖男》同時也是讓我探訪「何謂作家」的一本小說,它讓身為讀者的我對作家產生強烈的憧憬,想著總有一天,我也要自己訴說一段故事。這可能是投稿時期才寫得出的作品。

 

Q最後,可否跟台灣讀者分享一下日後的寫作方向?仍會繼續這種光怪陸離的奇幻路線嗎?

真:我想寫的是無法歸類、兼具各種風格的娛樂小說,不過目前應該還是會繼續寫被歸類為恐怖驚悚或奇幻的「幻想小說」吧。

我的最新作品《聖經DX》(暫譯)也跟《地圖男》一樣是奇幻小說,同時也是一本以《聖經》為題材,描述編輯工作的小說。非常希望能出翻譯版,讓台灣的讀者也看到!

全站熱搜

yere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