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簡單!花草植物拿筆就能畫! 封面文●艾嘉特.耶維曼(本書作者,法蘭西植物插畫學會會長,法國國家自然史博物館的科學繪圖師)

在全世界各個文明和各種宗教裡,人類都是以動物作為繪畫的第一個臨摹對象,而植物這個主題則要等到很久以後才會出現,通常作為寺廟、金字塔、常用器物或照明工具上的裝飾。

很快地,在植物學或醫學領域,光是文字描述和科學清單已經不敷使用,於是演變出插畫圖示作為補充說明。

初期的科學插畫僅限於以菁英為對象、少量發行的出版品,由臨摹畫工複製。

後來為了推廣這些知識的需要,遂發展出與印刷相關的技術,能更有效率地複製大量插圖。版畫與印刷於是出現。在西元前三世紀末時發明了紙張的中國人,在西元三百到九百年間發展出木刻版畫的技術,用於第一批印刷書籍中的插畫。

木刻版畫在十五世紀時開始式微,漸漸被金屬版畫取代,而當版畫技術被用於植物圖鑑時,這項技術已經在一百年前就由荀高爾(MartinSchongauer, c.1440-1491)和杜勒(AlbrechtDürer, 1471-1528)發展到極致了。

插圖  從十七世紀開始,金屬版畫就成為科學書籍中最普遍的插畫類型,直到二十世紀初期為止。在某些限量印刷的出版品中,也可以見到石版印刷,這種技術在一七九六年發明,在石灰石版上,利用水與圖畫油墨相斥的原理來印製。植物學發展到十八世紀以後,已經無法只滿足於堆積的資訊和幾個注釋了。細密肖像畫家歐布利耶(Claude Aubriet, 1665-1742)與植物學家德圖尼佛(Joseph Pitton de Tournefort,1656-1708)合作,成為國王「珍異百寶閣」的畫師,他在任內完成了極為詳細完整的植物圖鑑。

德圖尼佛與歐布利耶組成了植物學家與畫家雙人組,在那個哲學建構的年代,植物學也逐漸發展成一門專門科學。

這個眼與手的雙人組,結合了科學家的眼睛和畫家的藝術才能,拉近了科學家與畫家的距離,讓自然科學的圖鑑更為詳實。

與此平行發展、以花卉為主題的油畫,則長時間受到輕視;畫人物肖像比畫植物更高尚一些。直到十七、十八世紀,藉由色彩亮麗的寫實畫作,荷蘭大師們才提升了這個繪畫類型的地位。而這些畫作的構圖通常從珍異百寶閣取得靈感,並點綴著昆蟲、禽鳥或露珠。

從十六世紀末開始,探險家與植物學家將科學探險帶回的異國花草,種植於植物園中,這些植物園到現在都以保存這些物種為使命,並且也得到與當時同樣的迴響。而今日對於植物的好奇與探索已經相當普及,變成名符其實的大眾風潮。

法國國立自然史博物館目前犢皮紙手稿的館藏達六千件,最古老的為西元一六三一年的藏品。一八五○年以前,由博物館的畫師定期增加這份收藏;從一八五○年至今,則由贊助者與大眾捐款來購入新的藏品。

以下是自然史博物館幾位著名的繪畫大師以及他們的專擅領域:尼古拉.侯貝(Nicolas Robert, 1614-1685),植物與鳥類。

插圖02  克羅德.歐伯利(Claude Aubriet, 1665-1742),植物。

瑪德蓮.方絲華茲.巴斯波特(MadeleineFrançoise Basseporte, 1701-1780),植物與鳥類。

傑哈.凡.德史派恩東克(Gerard van deSpaëndonck, 1746-1822),博物館畫師,專長植物油畫與版畫。

尼古拉.馬赫沙勒(Nicolas Maréchal, 1753-1802),動物學與解剖學。

尼古拉.雨耶(Nicolat Huet, 1770-1830),解剖學與動物學。

皮耶–喬瑟夫.禾杜德( P i e r r e - Jo s e p hRedouté, 1759-1840),植物畫藝術史上最受歡迎的畫家,繼承了比利時畫家一脈,法國是他的第二祖國。他習得鎚擊式彩色印刷技術,而後成為拿破崙之妻約瑟芬皇后的珍異百寶閣畫師。

亨利.喬瑟夫.禾杜德(Henri JosephRedouté, 1766-1852),植物、魚類與爬蟲類。他曾參加拿破崙的埃及遠征,哥哥皮耶–喬瑟夫是他的繪畫啟蒙。

時至今日,法國國立自然史博物館的科學繪圖由四位畫師負責,我們為出版品以及不同實驗室的研究學者的論文繪製插圖。通常這些圖都由墨水畫成,以方便印刷,但有時也會上色。


超簡單!花草植物拿筆就能畫!從素描到水彩,博物館繪圖師教你完美結合科學觀察與藝術技法
艾嘉特.耶維曼/著 劉美安/譯
25cm×21cm‧平裝‧全彩 野人文化/出版
http://www.books.com.tw/products/0010682587

創作者介紹

好野人

yere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