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壇的叛逆者
 
藏香青灰色的紋理在布達拉大殿中恣意地伸著懶腰,纏繞在人的鼻尖,濃郁的香味熏得人腦袋昏沉沉,倉央嘉措狠狠地揮手,想將煩惱和著藏香一併揮去。他有些坐立不安。
 
格隆嘉木央扎巴在耳邊講經,聲音鄭重嚴謹。倉央嘉措卻聽得漫不經心。他瞇著眼睛,嘴裡開始哼起歌曲。
 
這是活佛第一次在佛堂上公然挑釁,他的恣意妄為讓上師焦急無奈。上師緊張地雙手合十,虔誠請求六世好好聽講。
 
倉央嘉措拿佛經蓋住眼睛,他想起五世班禪洛桑益西給他上的第一堂課,講述了五世達賴喇嘛榮耀的一生。洛桑益西說,五世達賴喇嘛在十六歲的時候,已經參與政教事務。
 
然而,現在沒有人告訴倉央嘉措,十八歲的他到了親政的年齡為什麼還沒有參與政務。學習、打坐、念佛、修行,這麼多年來成為生活的全部,倉央嘉措努力做一個刻苦認真的人。可是,換來的卻是一場空歡喜。
 
布達拉宮,這座少年時代夢縈了無數次的城堡,最後卻化成一座金色的囚籠。剛剛住進布達拉宮,倉央嘉措被震撼過,也想過潛心修行,方不愧於命運的安排。但等華貴的外衣被時間所侵蝕,倉央嘉措才發現,原來這一切全是命運的作弄。在這個王座身後並不是一條潛心向佛便能修成正果的金光大道,而是一個無法企及、無法掌握的漩渦。幾年了,權杖不曾觸摸,政治大事也從不曾參與。倉央嘉措明白,自己在這場政治角逐中只是一張牌,這座金碧輝煌的宮殿亦只是海市蜃樓。是的,海市蜃樓,倉央嘉措連這個幻象何時消失都無法掌控,它來時只管欣賞,去時只管承受。
 
潛心修行佛法,到底有什麼價值呢?
 
倉央嘉措不曾為任何人解釋心中的疑惑和憂慮,也不曾為信徒帶來善因和祝福。他能做到的只是在這個金壁輝煌的宮殿裡,面對四堵宮牆在心靈深處築起一座城堡,用來安放他遮不住的無奈和憂傷。

全站熱搜

yere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