奢侈貧窮_banner_810x326  

只為證明生活中的笑聲
文/邱振瑞(作家暨翻譯家)


在漢語文化圈的國家中,尤以中國和台灣引介日本的文化最為熱絡。中國於五、六○年代以降即大量翻譯日本各領域的著作;舉凡文化思想簡史、哲學史、美術史、社會學、近現代的文學作品等等,都找得到譯本和版次的蹤跡。相較來說,台灣在譯介的數量上同樣不遑多讓。只是囿於在商言商的立場,台灣的出版界全力撐起的追日風潮,主要著眼於通俗小說和暢銷書的版權爭搶,抑或其他的實用書籍,對日本的純文學作品做系統性的譯介自然能避則避。出於這樣的因素,除了少數的日本專家之外,一般讀者始終無法對日本近現代文學作家及其作品有全面性的掌握,最多僅止於既近且遠地仰望,就是難以窺其堂奧。
從這個意義來說,漢語版《奢侈貧窮》的刊行,其意義格外重大,出版家的遠見更令人欽佩。畢竟在追逐利益的資本主義社會體制下,文化企業家願意斥資支持文山事業,當然是造福讀者的功德林主。
談談森茉莉其人其事。比起在日本文壇上的知名度,其大文豪父親森鷗外,比她的名號響亮得多,但論其文學成就卻毫無遜色。儘管她的作品不多,其女性特質的細緻婉約的筆觸,連同為浪漫主義和追求藝術至上的三島由紀夫,都對她讚賞不已。直到現在,森茉莉的作家地位仍超越時空的界限,依舊在文學的史頁中熠熠生輝。
進言之,細心的讀會可能會發現,在展讀《奢侈貧窮》之際,這部長篇隨筆的文字,充分流露出女作家的真性情。她與三島由紀夫同為自戀狂的俘虜,可她從不避諱這個事實,有話當說有屈當伸,絕不當悶葫蘆裡的死水。此外,她還自承自己的生活平淡無奇,寫作是為了維持生計。她很注重日常生活的細節,愛好美食甜點追求時尚。她在文中列出的菜餚點心與店家,足夠整理出一本美食烹飪圖譜,又提供了畫卷般的明治與大正時代的庶民寫照。她自知有時候苦於無錢可用,正身陷於貧窮的深淵中,但仍要維持那份不可折損分毫的尊嚴。她要堅信地證明,物質的匱乏綁不住她,她彷彿要做此辨證,能夠在刻苦的日常生活中發出從容有餘的笑聲,才是真正意義上的奢侈。她重新定義了「奢侈」的內涵,給它注入了新的生命。除此之外,什麼都不是!
從這個角度來看,森茉莉是個寫出奇書的奇女子。她經歷二次頓挫的婚姻生活,與崇拜的前輩作家多所交遊,手頭拮据到幾近山窮水盡,仍然堅持貧中求樂的精神姿態,確然是空前絕後的。如果你的感性豐沛如海,又能給自己的想像力插上巨大的羽翼,那麼森茉莉的綺麗浪漫的文字,必定不會辜負你的期待。因為她有此魔幻魅力,向你投來明治與大正時代的光影與色彩,向你拂來陣陣的冬暖夏涼的古風;她輕易地就能助你返回兩個時代的風景線,隨你瀏覽風光,隨便帶你與舊時的文士對話,聊聊你想知道的瑣事。
走筆至此,說點譯書的甘苦談。
譯事向來是堅難卓絕的志業。譯本要做到盡善至美,只有日日精進的天才方能奏功。此次,我受託閱校全書譯文,我很珍惜這樣的美好經驗。必須指出的是,這部原文奇晦難解的散文集,經由譯者的精妙傳譯,我們終於有此機會見識到森茉莉的本真,親近和閱讀作者的心靈史。這是讀者和出版界的幸運,相信森茉莉應該會微笑同意吧。因為藉由這譯本的媒介,我們對森茉莉的憧憬和追慕,從此不再霧裡看花,不再似是而非,而是比以前看得更真切。這就是經典作品的永恆魅力!

延伸閱讀

日文文壇傳奇森茉莉《父親的帽子》 

森茉莉《父親的帽子》 甜蜜也哀愁  

森茉莉極致之作《奢侈貧窮》首度在台上市 

yere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