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野人)最美的時光套書-72  

【碎碎念手札】

借用一下最近正在上檔的電影〈女朋友。男朋友〉經典文案
「我們都該有兩個情人,一個愛我的 一個我愛的。」
《最美的時光》的女主角蘇蔓也是,一個是愛她的陸勵成,一個是她暗戀多年的宋翊
只可惜愛情裡容不下三個人,注定有人要離開......那就蘇蔓離開吧(咦?!)

「暗戀並不苦。苦的是,
只是錯過了一次表達的機會,就永遠錯過了彼此。」
故事中的主角們,彼此不斷錯過表達的機會,也不斷地遺憾
可是蘇蔓追求愛情的勇氣,為她的愛情注入不一樣的希望
希望桐華《最美的時光》也能帶給大家追逐夢想和愛情的力量

【書籍簡介】(原《被時光掩埋的秘密》)

十七歲那年,蘇蔓遇見了他,
一句「我在清華等妳」,讓她的世界天旋地轉,
從此嚐盡欣喜、酸楚和後悔……

她後悔,沒有走到陽光下,
讓他知道有個女孩曾經這樣愛過他。
暗戀並不苦。苦的是,
只是錯過了一次表達的機會,就永遠錯過了彼此。

十一年後,蘇蔓早成了外資企業的「大齡剩女」,
卻在相親時遇見了他……

這一次,她不想再後悔!
為了近水樓台,不惜辭去原來的高薪工作,
白天,陪他在公司一起奮鬥;
晚上,化身網路知己,陪他暢談到半夜。

這一次,她不能再放棄!
「放棄他,如同放棄我所有的夢想和勇氣,永不!」
「我慶幸我愛上了他,
因為他,我從一個自卑的人變成一個自信的人;
因為他,我明白了追逐夢想的感覺;
因為他,我覺得自己變得更美麗,更愛自己。」

可蘇蔓無論如何都想不到,這段看似單純的初戀故事,
最後卻將自己的好友、看似腹黑的上司,全都攪和了進來,
在命運的絲線擺弄下,從此交纏不清……


【內容試閱】

Chapter 8 比賽
他的視線卻一直沒有移開,一直看著我,
我也定定地凝視著他,這是我欠那個躲在被子裡哭泣的少女的。
人生有幾個十年?
十年之後,我愛你依舊!而你竟仍在這裡!

人力資源部打算組織籃球賽,發了召集信件到所有人的信箱裡,把這兩年新招的女大學生,組織成美女啦啦隊,召集信件的附件就是這一群美女穿著超短裙的玉照。
籃球賽在男士踴躍報名、女士積極參與的氣氛中拉開。人力資源部出手闊綽,直接租下整個體育館,一共四個籃球場地,小組循環賽,從星期五打到星期日,一個週末比完。
星期六晚上,我們部門和陸勵成的部門對打,Peter他們一上場就被打了個灰頭土臉,在一眾美女面前顏面盡失,中場休息時,Karen和另一個女同事Sandy索性跑到另外一個場地,給別部門的隊伍遞水、遞毛巾,Peter他們哇哇大叫,我笑咪咪地和他們說:「要想享受美女的服務,也要自己有實力呀!」

宋翊來得晚,此時才到,穿了一身休閒服,抬著一箱運動飲料,看Karen不在,就遞給我,讓我給每個人遞一瓶。
他已經知道我們輸了,安慰大家說:「沒關係,還有下半場。」眾人都眼神古怪地盯著他,他上下看了看自己,「我沒有穿錯衣服吧?」
眾人齊齊搖頭,Peter一臉悲憤,「Alex,你籃球打得好,為什麼不幫我們,看著你的部下被人欺負,你忍心嗎?你都沒看到剛才我們如何被人痛打。」
Peter真是唱作俱全,我的目的已經達到,所以忍著笑,躲到一邊。
宋翊愕然,「誰說我的籃球打得好?」
眾人側過身子,手指齊齊指向我,「她!」
我的心跳一滯,只覺得血都停止了流動,只怕臉色也好看不到哪裡去。看他的表情,竟好像公司裡沒有任何人知道他會打籃球,我勉強地笑著,「我猜的,你身高這麼高,肯定不會被大學的籃球隊放過。」
我抱著膝蓋,坐在看臺上,目不轉睛地追隨著宋翊的身影。耳畔的呼聲多麼熟悉!我們中間的時光彷彿不曾流逝,大學的頭兩年,我在籃球場的時間,比在自習室的時間長。我在陽光下看他打球,人卻永遠躲在黑暗中,那以後的無數個日子,我後悔,沒有跨出最後一步,走到陽光下,告訴他「我喜歡你」。他是否接受並不重要,重要的是我竟然從來沒有讓他知道一個女孩子曾這樣愛過他。這世上,暗戀並不痛苦,痛苦的是,當妳發現原來自己有過機會告訴對方,可自己並沒有抓住,而當妳覺悟時,卻再已沒了機會。

比賽開始,過去和現在的畫面交錯。
宋翊奔跑起來,如風般迅疾,輕易地帶著球連過三人,誰也不能阻擋他向前的身姿,當他瀟灑地一個轉身反扣,將球輕鬆地投進籃裡,他的身後是一地人仰馬翻,他卻只是一如多年前,回身看向眾人,翹著嘴角微笑,眼中灑滿陽光。
這一次,我卻沒有如多年前那樣藏在眾人的身影裡,羞澀地壓抑著自己想高聲尖叫的欲望,我「嗷嗷」叫著,跳起來,揮舞著拳頭歡呼,這是我一直想做,而沒有做的,我將那個少女壓抑了多年的羞澀歡呼聲,和我今日的歡呼聲一併奉獻給他。
他看到我的樣子,微笑有一瞬間的凝滯,對方的一個撞身,他的身子下意識地側讓。轉身、奔跑,俯身做了個搶球的假動作,成功掩護了隊友帶球,而他的視線卻一直沒有移開,一直看著我,我也定定地凝視著他,這是我欠那個躲在被子裡哭泣的少女的。
人生有幾個十年?十年之後,我愛你依舊!而你竟仍在這裡!

就在我們隔著球場彼此凝視的時間,對方進了球,滿場的掌聲,Peter氣急敗壞地高聲叫嚷著,我看了一眼計分板,38:61,向他笑著,做了一個握拳的動作,他也恰好看完計分板回頭,看到我的姿勢,他彎著嘴角,毫不在意地笑著,眼中有驕傲自信,還有一點點頑皮。
他一邊奔跑,一邊向隊友做著手勢,Peter他們充滿熱情和力量,只是缺少一個靈魂的牽引。這一次,他不會走神,也不會留情,所以這將是他統治的國土,他將帶著他們任意馳騁。而我會在這裡,等待著與他共赴下一次的衝鋒。
心有所感,側眸間,對上了一雙墨黑的眼眸。不知道陸勵成何時到的,一身休閒裝,抱臂站於看臺上,他的周圍不知道是巧合,還是大家有意迴避,所有的座位都空著。
他的眼眸中有點點鋒芒,看似隨意抱著的雙臂,流露著濃烈的疏離與冷漠。可我今天很幸福,我願意將我的開心與所有人共享,所以,我甜甜地朝他一笑,扭回了頭,專心看宋翊打球。

40:61,43:61,45:61,48:63,50:63,53:63……

也許因為宋翊的加入,也許因為比賽的戲劇化扭轉,其他場地的觀眾都看得心不在焉,頻頻向我們的場地張望,幾個美女啦啦隊,更是直接站到我們這邊,揮舞著彩球,為我們助威:「加油!加油……」
Peter他們有美女助威,更是跑得全場虎虎生風,對方卻士氣已洩,比數更加迅速地拉近,55:63,58:63,60:63,63:63!

對方叫暫停,陸勵成穿著一身黑色球衣,替換下他們部門的一個隊員,顯然他要上場,陸勵成和宋翊對決!全看臺的人都突地一靜,連旁邊場地打球的人都不能專心再打球,頻頻向這邊看。
Sandy吸了口冷氣說:「今天晚上沒白來,真是太精彩了!」

陸勵成打球的風格和宋翊完全不同。宋翊飄逸靈動、陸勵成沉穩猛健,宋翊靠著敏捷的身法、絕佳的彈跳力和球感,帶球衝擊對方的防線如同閒庭信步;而陸勵成則善於組織疏而不漏的防守和隨機應變的群體進攻,如果宋翊像鋒利的匕首,陸勵成則像雄重的大刀,如果把宋翊比做無往不勝的將軍,陸勵成則像運籌帷幄的元帥。
將遇良才,棋逢對手,觀者在宋翊和陸勵成的一來一往中,欣賞到一場體力和智力的雙重較量。賽場內時而鴉雀無聲、時而歡聲雷動,宋翊和陸勵成的精彩對抗,讓大家酣暢淋漓、如痴如醉。
宋翊的進攻多次受阻,陸勵成的前鋒趁機連進了兩球,他們再次領先。啦啦隊的美女們起了「內訌」,有人支持陸勵成,有人支持宋翊,所以壁壘分明,各自助威。除了我們這些本部門的人,不敢隨意選擇,看臺上的觀眾早根據個人喜好,陣營分明了,有人押陸勵成贏,有人押宋翊贏,也不知道他們是怎麼組織的,竟然連口號都很快就制定出來了,各自給各自的隊伍加油。
我跑到最前排,搶了一把哨子,宋翊一組織進攻,我就玩了命地吹。Young看到我的樣子,也去搶了一把哨子,每次陸勵成中場突破,她就也拚命地吹。我們兩組的人一個瞪著一個,誰都看對方不順眼,都努力讓自己的聲音更響、更大。

哨子的尖叫聲中,宋翊終於成功突圍,高高躍起,將球輕鬆地送入了籃網,我立即吐了哨子,手圈在嘴邊,大叫:「宋翊!宋翊!宋翊……」
我的叫聲夾在大家的歡呼聲和幾乎要震破耳朵的「Alex」聲中,不可分辨,宋翊卻在轉身時,視線微微在我的方向頓了頓,我心花怒放地笑著。
陸勵成叫暫停,和隊員走到場地邊,一邊喝水,一邊低聲說話,他的視線瞟過我時,很是陰沉,我心裡暗罵,沒氣量,輸個球就連叫好的人都看不慣了!我偏叫!
等我們部門的三個女子拿著飲料趕到對面,宋翊他們早被一群美女包圍住,遞水的遞水,送毛巾的送毛巾,Karen停住了腳步,朝我直搖頭,「現在的小姑娘們真熱情呀!我們雖然知道Alex是鑽石王老五,可更知道他是老闆!」
我本來已經止步,可突然想起自己以前無數次的止步。
早早的買好紅牛飲料,希望能在他比賽後,遞給他,根本沒希望過能和他說話,只是希望他喝到我買的飲料,可雖然只是這樣,我卻從來沒有勇氣走上前去,把飲料遞給他,我只是緊握著易開罐,從開始到結束,離開時,那個易開罐已經被我握得變形。
我深吸了口氣,拿著飲料擠進人群,宋翊正在低頭繫鞋帶,繫完鞋帶,一抬頭,就看見無數瓶飲料橫在他眼前,等著他拿。
Peter他們都怪笑,等著看好戲,宋翊卻是早已習慣,自有自己的應付之道,微微一笑,轉身離開,「多謝了,我自己有。」
轉身間看到我,我把飲料遞到他面前,手腕都有些發抖,他愣了一愣,拿過去,打開喝了兩口,隨口又吩咐:「再去搬一箱,放在這裡。」完全老闆對下屬的口氣。
我開心地應「是」,他為什麼拿我的飲料不重要,重要的是我終於送了出去。
……
雙方在場中僵持不下,球一會兒被白色球衣掌控,一會兒被黑色球衣掌控。看來陸勵成又迅速地調整了戰術,利用他們領先兩分的優勢,將防守線推前,這樣即使Peter或其他人拿到球想上籃,他們也有足夠的時間調整防守重心,將其成功攔截。
白色進攻,在黑色城牆前尋不到任何罅隙突破,時間一秒秒飛速地流逝,已經到最後倒數計時。
59,58,57,56……
球又傳到了宋翊手中,在最後四十秒,而他的周身有三個人防守,其中包括陸勵成,他已經絕對不可能突破防線投籃。
30,29,28……
宋翊突然翹著嘴角,笑起來,一邊笑著,一邊猛烈地帶著球向右側撞去,陸勵成迅速向右側移動防守,同時形成一個右傾圓錐形,將宋翊籠罩在圓錐形的防守勢力圈內,宋翊的身體卻不可思議地在高速行進中突然停止,而防守他的人的身體仍在慣性中向右側奔跑,他在身體停止的瞬間,右手外翻,一個弧線,球從他的背後進入了左手,他的身體原地高高躍起,身子在空中左傾,左手將球遠遠地送了出去,球從眾人頭頂飛過。
9,8,7,6,5,4……
球進籃,當球落地的瞬間,比賽結束的哨聲響起。看臺上靜了一瞬,才爆發出尖叫聲。
73:72
最後一個三分球,確定了宋翊的勝利。Karen不能置信,一邊抱著我跳,一邊說:「贏了!我們贏了!」
Peter他們也不敢相信,愣了一會兒,才瘋狂地彼此擁抱,又都衝過去抱宋翊,不顧他的反對,把他高高地抬起來,一邊歡呼,一邊走。他無奈地尷尬了一瞬,終於大笑出來,高舉著雙手,接受大家的恭賀,彎彎的嘴角邊是毫不設防的笑意,眼睛裡面也全是得意喜悅的光芒,這一瞬,他就像個孩子,或者說,他們都像孩子,他們用男孩子最本能的方式歡慶他們的勝利。
我低下頭,偷偷拭了一下眼角的淚水,我終於再次看到他這樣的笑。他現在只是他,而不是各種頭銜在身的一個男人。
抬頭時,看見陸勵成獨自一人在看臺的角落,靜靜地喝著水,滿場的歡聲雷動中,所有人的視線都集中在肆意歡笑、慶祝勝利的男兒身上,他所在的角落出奇得安靜。他喝完水後,安靜地提起行李袋,衣服都沒換地就向外走去,賽場內燈光明亮,越到邊緣燈光越暗,他的身影也越來越模糊,很快隱入了黑暗中。

比賽結束,大家陸續離去,體育場內的人越來越少,只有我們部門以及和Peter他們私交好的一些同事還在,Peter這個夜貓子,嚷嚷著要去慶祝,Karen給他看錶,他不屑地說:「十一點,夜生活才剛開始。」
宋翊一邊收拾衣物,一邊說:「你們去放肆地玩,費用我來負擔。」
Sandy的男朋友來接了她走,Karen和我商量結伴搭計程車回家,宋翊聽到,笑著說:「加上我,更加確保妳們的安全。」
都知道他回國後,一直沒買車,此時有人主動願意付賬,Karen立即答應。
我和Karen先送誰都一樣,都無可避免地要再走回頭路,我和她相互謙讓著說先送對方,Karen是真客氣,我卻是充滿了私心,所以兩人的動力完全不一樣,眼見著我就要贏了,宋翊卻替我們做了決定,「先送Armanda吧!」
我的心一緊,眼角的餘光看他,他微笑如常,無絲毫異樣。縈懷的失望中,我也只能釋然。妾有心,郎無意,我總不能怪人家不解風情,畢竟Karen是他的私人助理,算半個自己人,他這樣做,才是待客之道。
理智歸理智,心情卻是無法排遣的鬱結,他對我也就是如待客人了!

    全站熱搜

    yere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