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kapi_500300_03

2012博客來年度百大
2012華文大眾文學暢銷作家TOP10 桐華

原文出處:博客來OKAPI

文╱桐華

Q1. 恭喜您成為今年書市最暢銷的作家之一,有什麼感言要與對您的讀者說?

剛聽野人出版社的編輯告訴我時,很意外,因為完全沒想到,然後就是很開心的感覺,因為這應該算是間接告訴我,台灣的讀者們認可我的故事吧!對於寫故事的我而言,應該再沒有比收到讀者肯定更開心的事情了。

謝謝每一個閱讀我故事的讀者,也謝謝把我的故事介紹給台灣讀者的野人出版社。


Q2. 回顧今年的創作過程,一定也有些辛苦之處,這之中最想與讀者分享的是什麼?

今年發生了很多事,做了兩次小手術,寫完了一個古代故事,修訂出版了《最美的時光》,策劃了兩個電視劇,過程中有苦有樂,但在回答這個問題時,回顧已經發生的事,感覺還是蠻開心的。自己覺得最大的收穫是認識了新的朋友。

其實,寫作這條路從一開始就是辛苦和快樂並存,第一部作品《步步驚心》完稿時,我走路都是飄著的感覺,那種辛苦是來自身體的,而隨著寫作的延續,會有一些來自精神的痛苦,有來自故事本身的,也有來自故事之外的,但都已經學會去面對和化解。

就像有時候,自己會不太相信自己究竟是對還是錯,我會詢問朋友,連著問十幾個朋友,她們會告訴我她們的想法,可以說,朋友給了我勇氣。

有的時候,鼓勵是來自陌生人,比如,有一次,一個影視公司的老闆給我電話,說她哥哥看了我的小說,非常希望能和我見一面。她說她哥哥做生意向來很理智,從不會這樣做,是第一次這麼衝動,這對我而言就是一種鼓勵。

當明白自己的東西是對的,有價值的,「化解」就變得會容易許多,套用著名詩人海子的話,「面朝大海,春暖花開」。只要我選擇了面朝著陽光,我自然會把黑暗拋棄在身後。

很多人問我,到底我最喜歡哪一部作品?

其實每一部作品我都很喜歡,每部作品都代表著我當時最想表達和講述的一些東西,回過頭看,每部作品都有缺點,不管是我的想法,態度,或者講述故事的技巧都已經變化,但正因為已經變了,所以承載了過去的它們就顯得很珍貴。

更多讀者反應,「為什麼給故事這樣虐的結局,你不能對他/她好一點嗎?」

當然我給了這樣的結局,自己肯定會有遺憾,每個故事都會有。長篇小說,每個故事的耗時都不短,要在腦海裡反復去構思琢磨,自然而然就會對人物生了感情,結局幸福的人物還好,畢竟他或者她幸福了,我對他們釋然;當寫結局不幸福的人物時,自己就會很難過,無意中我的筆下就會對他們的刻畫比較仔細,遺憾,非常遺憾,我遺憾他們的不幸福,但我不會改結局。迄今為止,只《大漠謠》背離了我本來設定的結局。

Q3. 明年是否已經有進行中的出版寫作計畫?能否與我們分享比如題材等一些細節?

是的,已經有進行中的出版計畫了,一部是古代作品,是《曾許諾》的後續,這個系列預計寫三部,目前完成了兩部,初稿已經完成,目前正在修改中,應該會是明年出版。

一部是現代作品,《那些回不去的年少時光》,已經和野人出版社簽約,大概最近就會交稿,明年應該也會出版。

野人出版社編輯曾問我:《那些回不去的年少時光》是否有你自己成長的影子在裡面?這部是否是所有作品中最貼近你成長的軌跡的?可以說羅琦琦就是你的投射嗎?

我想,其實,每部作品都會有自己的想法投射到故事裡,包括古代的故事。當然這部,比較特殊一些,描繪的就是我所成長的年代。因為我一直覺得我們這一代人成長在一個非常特殊的年代。

我們經歷了中國從封閉到開放,從貧窮到富庶,我在寫《大漠謠》時,就想寫,但直到寫完了《雲中歌》《最美的時光》才終於動筆寫了這個故事。可以說,寫完這個故事後,我有一種,好了,我終於對那個純真又璀璨的年代有了一個交待。

記得在討論這本書出版進度時,野人出版社編輯還曾問我:要不要再補番外篇,讓故事結局的懸念少一點!

我想了想,對我來說,年輕時候的愛情就是這樣,沒有辦法,不管再惦念,甚至也許兩人還有感情,可回不去就是回不去了……尤其在大陸,尤其在我成長的那個年代,一個急劇變化的年代,所以寫到那裡,我自己都寫不下去,因為真的是那樣,「似曾相識的你,只會凸顯流年的滄桑」。

另外,明年還會有兩部電視劇播映《最美的時光》和《大漠謠》。

我今年回大陸幾個月恰好是《最美的時光》拍攝期,我覺得拍攝得不錯,演員的表現超出了我的預料,我看的片花不多,但看了的片花中,有幾幕讓我覺得非常感動。書裡四人第一次會面的那一幕,我寫得有點虐,但當四個演員真的表演出來後,我覺得演得太淋漓盡致了,把我在書裡沒有寫到的情緒全部傳達了出來,看得我自己都覺得天哪,怎麼可以演得這樣到位?!

>>看桐華更多作品

 

yere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