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些年,追我的阿飄們  

 

【碎碎念手札】

這週五鬼門就要開了,我們也應景出了一本關於阿飄們的故事......
作者張其錚先生在前言提到,這本書從撰寫、篩選整理到出版,中間出現許多難以解釋的「靈異現象」,
出書前要先向當事者(阿飄們)請示,確認同意曝光;
有些不同意的,甚至還會親自來刪改作者的原始文件。
這本書的出版,除了書寫這些不可思議的現象,
主要是讓讀者們更了解阿飄的生態,並探索善惡與因果。
所以書名是《這些年,追我的阿飄們:業餘通靈人的療癒系鬼故事》
原來鬼故事可以有療癒功能?還不快點來買書~ 

【書籍簡介】

記者採訪命案、學生到廢墟拍片時,往生者顯靈阻撓拍攝與播出,原因為何?
喜愛收藏古董的人買到鬧得全家雞犬不寧的藝伎娃娃,為什麼請神容易送神難?
亂撿路邊的護身符,在野外亂撒尿,或是被「魔神仔」捉弄,會造成哪些後果?

天下事無奇不有,許多無法用科學角度解釋的靈異事件,不斷在我們生活周遭發生,通常得等阿飄來結緣的「業餘通靈人」,書寫自己與靈界接觸的第一手經驗,奇特、恐怖、爆笑、溫馨兼具。此外,阿飄也「參一咖」,不僅有些故事必須經過「當事阿飄」批准才得收錄,寫作過程中,阿飄還積極參與刪修意見,絕不馬虎。

本書分為「離奇篇」與「溫馨篇」。發生空難的飛機回來報到、給阿飄看的野台戲怎麼演、嬰靈為母親找負心漢與小三報仇……,現代科學無法解釋的神祕現象,「離奇篇」一一說分曉。往生的親人夜半來拜託家人為其置辦需要的物品、「本尊」還在半路「分身」卻跑去目的地阻止朋友被車撞、貓狗有靈性自己找路去參加志工的告別式……,與靈界接觸的經驗一定很驚悚嗎?「溫馨篇」裡有許多賺人熱淚的小故事。

這本業餘通靈人的療癒系鬼故事,讓讀者在輕鬆閱讀之餘,對「阿飄生態」有些微的認識,盡可能別被些神棍、騙徒所害。並反覆提醒世人,一切行為均有因果關係,害人者不要心存僥倖,被害者也不要怨懟,上天會對這些糾葛做出公平的裁決,彌補不公不義,並撫平所有傷痛。


【內文試閱】

無法丟棄的藝伎娃娃

話說有個喜歡蒐集古物的友人,家裡擺著一尊他從日本古玩店買回來的傳統藝伎娃娃。其白臉加上華麗和服,手裡摺扇打開,乍看老舊又不夠亮眼,卻掩藏不住原有的典雅、精緻與美麗;下頭另有鐫刻日本古代年號及字樣,顯然已有歷史。

這位朋友開心地說,那位古物店老闆向他誇耀,表示這娃娃可是有來頭的,原是一位昔日高官家裡所珍藏的文物,能保存至今,當然難得。他眉飛色舞地回想當時,最後成交價格並不貴,讓他買得很痛快,但仍然慎重地將娃娃擺在電視機上頭的櫥櫃,只要每天看它一回,就覺得心情很好。

過了一個多月,他四歲的小女兒每晚夢囈時,嘴裡都喚著一些聽不懂的日語,要不然就是「大姊姊帶我去玩」之類的童言童語。起初朋友和他的妻子不以為意,直到後來小女兒指著那尊日本藝伎娃娃,說「大姊姊」每天都找她一起出去玩時,這才讓我朋友的妻子開始覺得有些不對。

朋友的妻子說,小孩夢囈也就罷了,她忽然覺得,家裡「好像」多了個「人」似的,白天即使她在廚房煮飯什麼的,總感到背脊一陣涼,有「人」在後頭偷窺、甚至「直視」!但只要她往後頭一看,一切都正常,什麼都沒有。

    還有,她偶爾聞到家裡有燒焦味,可是沒真的火燒,卻也找不出原因。

她把那種不安、不舒服的詭異感,全都告訴自己丈夫,深怕是否有鬼,結果換來一陣嘲弄。我朋友說,拜託喔,這裡是人口稠密的住宅區耶,一開窗都可以跟後棟太太串門子,陽氣盛到不行,鬼才不會停留在這種地方,讓陽間人欺負、給自己找罪受。

說得也是,鬼「應該」不會在這種地方落腳;再說,那個娃娃表情和善,身體一動也不動,有鬼才怪咧!朋友妻子聽這麼一說,也就安心多了。

    至於聞到火燒味道……大概是鼻子太「敏感」吧?

然而,隨著小孩夢囈情況越來越嚴重,開始帶著有些不安及哭泣,讓朋友的妻子又忍不住疑惑。她多次看到女兒拿著小棍子,跑到客廳,說要去打那個藝伎娃娃!問她怎麼回事,女兒哭叫說,「大姊姊」最近強牽她的手,說要帶她去「天堂」玩,但總是經過一些很「奇怪」的恐怖地方。小孩也形容不出是什麼恐怖地方,反正就是類似有火焰的焦黑場所,把小孩嚇得哇哇大哭,恨不得把那個「大姊姊」趕走,要不然每次都要帶她去「天堂」,她好怕。

    火焰的焦黑場所?那在家裡聞到的燒焦味,那麼會是……

朋友的妻子感到事態嚴重,連忙帶女兒找心理醫師診療,但毫無效果,繼續惡化到女兒每晚哭泣、發抖,起來抱著媽媽不敢睡!

是那個藝伎娃娃有問題嗎?

她擔心小女兒的狀況,決定把娃娃收起來好了,於是找個箱子裝妥,放在儲藏室裡頭,眼不見為淨。

恐怖的是,一覺醒來,到了第二天一早,那娃娃「照樣」回到原來的地方!好好的,一動也不動……

這種情節,可不是日本「怪譚」鬼劇,而是發生在台灣!她慌忙問自己老公,是不是他把娃娃歸位了?但友人說:「我昨天加班這麼晚,累都累得半死,回家也沒把客廳燈打開,就準備要睡大覺,怎麼可能發現妳把娃娃收起來?」

朋友的妻子嚇得簡直破膽!但朋友覺得,這娃娃不過就是個單純的美麗裝飾,恐怖在哪?他嗤之以鼻,嘲笑自己老婆膽小。但她接下來一臉驚恐,情緒近乎失控,不停哀求趕快把娃娃「處理掉」,讓他感到很無奈,畢竟這具有歷史價值的娃娃,好不容易能用超實惠的價錢買回來,怎能說收就收、說丟就丟?

可是,當另一半的恐懼愈形嚴重、女兒精神狀況更加糟糕時,逼得他不得不正視這個問題。這近乎「天人交戰」般的處境,讓他心煩不已。

他也考慮要不要轉賣,奇怪的是所有詢問者,到最後都毫無音訊。

「好啦好啦!把它丟了總可以吧?省得妳一天到晚疑神疑鬼!」朋友終於向另一半投降,賭氣把娃娃連同基座和玻璃罩子一起抱下樓,到垃圾車那裡「回收」。

丟掉娃娃之後,一切終歸平靜,女兒不哭不鬧,妻子也覺得心安許多。只是我朋友還在心疼一時氣憤衝動,沒多思考就把娃娃給扔了,有些懊惱;繼而想想,什麼鬼啊、恐怖啊,不過就是自己嚇自己,每天看每天看,難免會聯想到奇怪地方去……

過了大約四個月,一家人正在吃晚飯,女兒突然指著陽台,說「有兩個大大的眼睛」在看她。

是貓嗎?不會吧,陽台都裝了細細的鐵條,還有紗窗擋著,別說是貓,連隻老鼠都很難鑽進來。朋友的妻子走出一看,突然驚聲尖叫!把朋友嚇得跳起來,放下碗筷,連忙跑過去瞧瞧。

就是那個藝伎娃娃!依舊穿著和服,但渾身髒兮兮地躺在陽台的洗衣機上頭,一動也不動!但原本和悅的容顏,卻變成一臉憤怒神色;特別是兩隻眼睛,變得非常大,卻沒有眼珠!就這樣死瞪著這家人!

天哪!夫妻倆淒厲尖叫,驚動左鄰右舍。有人趕緊通報社區管理員,等到管理員和一堆鄰居合力破門時,這兩人正呆坐陽台地上,癱軟到根本站不起來,女兒則在一旁面無表情。

朋友好不容易回神,將門打開,對著大家把剛才看到的事說了一遍。奇怪的是,原來擱在陽台上的藝伎娃娃,居然不見了!夫妻倆在眾人面前找半天,沒有就是沒有。

「咦?可能是幻覺嗎?」兩人面面相覷,不好意思地將左鄰右舍送走,管理員也覺得莫名其妙,但沒事就好。

兩人回到客廳,豈知小女兒低著頭,蹲著不肯走。突然間一抬頭,臉色變得鐵青、猙獰而恐怖,瞪著爸媽,兇狠地用日語回應:

「為什麼?竟然把我丟掉!好大膽子!我要殺死你們!」

四歲大的小孩像是著了魔,如同一具詭異冷酷的惡魔形體!兩隻小腿跑得飛快,急奔到廚房,搬動板凳,想爬上流理台拿菜刀!我朋友趕緊上前阻止,發現小女兒力氣變得奇大無比,好不容易阻止;怎知她又爬下來想開瓦斯,就這樣折騰快一個小時,朋友終於把小女兒「制伏」!只見這娃兒又哭又叫,鬧到臉色更加暗沉黑紫,表情依舊猙獰,夫妻倆嚇得臉色慘白。

朋友狂叫他妻子打電話給我,「快!叫老張來,說我們家發生緊急事故,快!」

當時是晚間八點半,我正在直播的新聞副控室現場,手機根本沒開。朋友回顧當時情況,事態真的相當嚴重,在「狂扣」仍無法和我聯繫下,只好緊急轉而求助另一位與我們都熟識的高人;豈知高人表示,正在處理喪家法事,暫且無法離開,要他們先頂著,最快也得要等晚上十一點以後才能抵達。

據朋友說,她的女兒已經「六親不認」,在家狂跑亂叫到處咬人!吊著白眼,口中不曉得在喃喃唸些什麼咒語,可能已被卡陰附身,但這種「著魔」力道,根本不是他們所能處理,僅可暫時「制伏」。夫妻倆身上被小女兒不停痛咬,留下一個個小齒痕,痛不可當,彼此在恐懼中著急,這高人怎麼還不快點來!

更可怕的是,其他鄰居這回竟然都沒聽見,且沒有人再前來幫忙!難道大家以為這次又是「狼來了」?還是……聲音根本就沒有傳出去?

幸好高人總算在最緊急一刻抵達,很快將朋友的女兒鎮魂,三兩下處理完畢。之後,小孩只是不斷地啜泣,壓根兒不曉得剛才發生什麼事情;而我呢,下班後開機,看到朋友十分鐘內居然給我七通留言,嚇了一大跳!再聆聽語音內容,手機傳來奇怪嘶吼,我驚覺大事不妙,趕緊驅車飛奔至朋友家中,實際上只看到後頭發生的情形:

「是誰把魔(娃娃)帶回來的?」這位高人質問我的朋友,「知不知道你女兒差點就完了?」

朋友怯懦地舉了手,把買回娃娃的事很快地敘述一遍。高人嘆口氣,然後往陽台放洗衣機的方向走去,「抓」回那尊藝伎娃娃,夫妻倆再度受驚嚇!因為剛才怎麼找都找不到,為何高人一走過去就「手到擒來」?

高人沒多說,以手刀將娃娃的基座劈成兩半,裡頭掉出一張張人形圖案的符咒,以及幾粒像是果核、珠子之類的玩意兒,另外的幾樣東西我看不懂,但會讓人馬上起雞皮疙瘩。

原來,這個藝伎娃娃是被一種南洋降頭所附!高人沒多說什麼,費盡好一番功夫,才把那些「可怕東西」給處理掉,只淡淡地表示,這尊娃娃在戰爭的年代,隨著日本軍方高官一起搬到南洋,擺放於住所,寶貝得不得了。然而這高官對人可不是這樣,不僅性格剛烈、威風凜凜,面對僕役更是輕蔑使喚、苛刻兇狠,動輒暴力以對!所以後來遭到報復,被下了這種降頭。

高人再補充說,這位高官家裡有八個僕人,其中一個懷恨至深的僕人,戰敗後在跟著主子從南洋撤回日本前,找上當地降頭法師,按指示將這些器物放入主子最愛的這尊蒐藏品裡。法師說過不了多久,主人必定家破人亡!

這中間所發生的種種恐怖經過,高人說得平靜,卻讓這對夫妻嚇得魂飛魄散!

因為這位高官不僅真的家破人亡,房子還被燒得精光。更可怕的是,高官一家人靈體,已被惡靈「收編」反成奴隸;怪異之處在於高官的大女兒竟未成奴,還「升級」成惡靈,附身在唯一沒被燒毀的藝伎娃娃身上,只要誰收留她,把她「當成」古董,或者把她擺放在幸福的家庭中,她都會懷著憎恨、嫉妒、怨念,將收留她的人置於死地!

那麼,為何大將軍的大女兒未被「收編為奴」?高人像講故事一樣倒敘:當時火燒住宅時,她及時逃出,未隨著其他家人被燒死,是唯一的倖存者;不過後來還是滿懷憂鬱,投井自盡。當她到了陰間,才知道自己家遭降頭之事,不知何故轉為惡靈,並與降頭合而為一,藏附於藝伎娃娃內,雖不再憂愁,卻反成「無特定對象」的「報復者」。

「所以,」高人幽幽地說:「賣這娃娃給你的日本老闆已經死了,而且是被燒死的。」

「什麼?你怎麼知道?」朋友驚嚇之餘,仍然有些不敢置信。

「而且我還可以告訴你,這位老闆當年收受這個娃娃古物,還不是『最後一棒』,之前還有三位也曾擁有這個娃娃,往生過程同樣都非常慘!」

「死於非命?」我問,高人點點頭。他特別強調,不相信的話,可以再回去找那位日本古物店老闆,他可以保證,那位老闆已經不在人世;至於在這老闆之前的三個「藝伎娃娃前主人」,雖然無法得知是何許人也,但同樣被火紋身而死。

當然,朋友本身即將成為下一個要被燒死的對象!

高人瞪了朋友一眼,語氣略帶不悅地說,誰知道再過個幾天,你會不會就有可能葬身車內,隨著火燒化為灰燼?嚇得朋友臉色又是一陣鐵青。

「但是,」高人看了朋友仍在啜泣的女兒,「那位高官的大女兒,在當年家裡火燒時,未能及時救出還在襁褓中的妹妹,心裡很自責,所以看到你家女兒,就覺得似又見到自己妹妹,因此暫時沒對你下重手,先帶著你女兒到處遊玩;可是這樣一來,你家女兒就會靠近陰邪,魂會被大姊姊牽著走。」

至此,朋友夫妻總算知道女兒為何恐懼、睡不好、惡夢連連了;而聞到燒焦味的困惑,這些疑團終於解開。

高人敏銳眼光朝四周掃射,「你怎麼老拿些不乾淨的東西回家啊?」

「啊?你說什麼?還有鬼?」我朋友簡直要瘋呆了,「不會吧?我去買古董純粹嗜好,又不害人、又不為非作歹,怎麼可能會有這種事情啊?」

高人神情凝重地說,買古董不是不行,但「業餘者」要買之前,最好先打聽來歷,並請行家、專業人士鑑定,一來避免買到贗品,二來也較能安心;切勿隨興買下一堆來路不明的古董,以免惹上無止境的麻煩。

在我請託下,高人又花了好幾個小時驅魔超渡,好不容易把朋友家中一堆「愛湊熱鬧的朋友」全部請走後,才得以休息。

自此之後,朋友家才真正恢復正常,連他自己也感覺到,身體變得更神清氣爽,肩頸也不這麼莫名痠痛了。

唯一讓朋友心疼的是,雖然解了「危」,但高人說他根本不懂怎麼買賣古董,還是一刀兩斷比較好,硬要他將所有古董全部處理掉,一件都別留,而且警告他以後不准再亂買。朋友雖然有些不捨,但還是得乖乖照做。

最後順帶說明,朋友之後到日本,帶回壞消息:那位賣藝伎娃娃給他的古物店老闆(位於神奈川境內某商店街),不久前家中電線短路,引燃大火,真的是被火燒死!讓他在聽到消息的當下,瞬間呆住,雞皮疙瘩全起來……

註:這位高人此後已退隱閉關,旅居海外多年;本文先前獲其同意後披露,然部分內容因特殊考量,予以略過不提或修改,敬請見諒。另外,按個人認知經驗,指使下符下咒者,應該很難被追查出來,但高人卻能一一指出,應驗無誤,更令我感到神奇與難以理解,曾為此請教,卻未獲高人回覆。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yeren 的頭像
yeren

好野人

yere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