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野人)小皇帝 書腰72 《我們的孩子為什麼變成小皇帝》

 作者:麥可˙溫特霍夫(Michael Winterhoff)
 
譯者:王泰智、沈惠珠

孩子的心理成熟度普遍下降,

停留在3-5歲自我中心期,

家長、教育界及社會環境可以怎麼做?

為子女著想的現代父母

我從事青少年心理諮商工作二十多年了,每天在診所面對很多青少年患者,他們的父母顯然經過了深思熟慮才把子女送來,並且認定子女確實有令人擔憂和需要治療的行為缺陷。他們多半來自社會中高階層的家庭,這些家長並沒有忽視子女的成長,反而時刻在操心、盡心,努力按照他們的理念,為子女的幸福貢獻一切。

 

一個典型的家長接受記者訪問,讓我留下了深刻印象:十歲男孩塞巴斯蒂安的表現恰恰反映了我前面提到的狀況。當記者採訪時,他的母親陳述去參加家長會時,多位老師指出,她的兒子有令人擔心、需要改正的學習困難。

記者:舒爾茨太太,您上周參加了塞巴斯蒂安學校的家長會。老師們都跟您說了些什麼?

母親:幾位老師向我說明我兒子在學習上明顯有某些困難,例如注意力不集中、不聽從老師的指令、聽不進老師的教導。但這都不是什麼新的或異常的問題。

記者:您早就知道這些問題了嗎?

母親:是的。塞巴斯蒂安在學校裡跟不上學習進度有一段時日了,老師們的抱怨我已經聽了很多。

記者:您感到不安嗎?

母親:怎麼說呢?他如果能跟上學習進度當然很好。但我是他的母親,我知道塞巴斯蒂安有自己的學習方式,他在學校會出現問題,事實上是老師們沒有照顧到這一點。

記者:您的意思是?可以說清楚一點嗎?

母親:我們在任何情況下絕不會強制他或對他施加壓力,而會讓他按自己的想法去做。從他的性格看來,他很難聽從別人的安排,例如完成老師強行交代的作業。

記者:在學校裡,他必須學會在團體中生活和學習。您不覺得這很重要嗎?

母親:我覺得重要的是盡可能讓他快樂。因為只有快樂,他才會產生學習興趣。學校老師的強制做法和固定教材,他都不喜歡,所以他無法理性地配合老師,也就不足為奇了。

記者:您如何看待老師對他學習困難的看法?

母親:我知道塞巴斯蒂安懂得很多,只是不願表現出來而已,因為他無法適應學校的正規制度。我想老師沒有用他可以理解的方式講解,他也可能受到了同學的干擾。

記者:但問題顯然是存在的。您準備採取什麼辦法解決呢?

母親:我當然願意幫助塞巴斯蒂安,讓他得到好成績。我已經為他報名參加課後的補習班,那兒會讓孩子在遊戲中學習。這對他是最正確的,因為在那裡,讓孩子快樂是首要原則。

舒爾茨太太的回答似乎是為她兒子著想,她在認真思考如何解決孩子學習困難的問題。學校裡發生的事情對她而言,也不是無所謂,她甚至不惜花費金錢和時間,讓塞巴斯蒂安參加補習班,改善他的學習狀況。

但從很多方面來看,她的回答都具有這類談話的典型性:

● 孩子出現了學習困難,應該負責的是老師。

● 其實孩子並不是這樣,他只是沒有展現出他的才能。

● 孩子學習不快樂,所以沒有表現出他的真實面貌。

● 嘗試透過課後補習班的「專業」協助,來解決孩子的問題。

舒爾茨太太和很多有類似情況的家長一樣,急著找出孩子行為缺陷的原因,盡一切努力承擔做家長的責任。但就是這樣的家庭,終有一天會到我這裡求診:各式各樣的嘗試統統徒勞無功,心理治療成了最後的出路。

然而,對孩子的心理進行疏導絕非最後出路,應該把它當作進行其他治療方式的開始。根據我多年的工作經驗:解決大多數社會問題的關鍵,在於發現當事人的心理缺失。

全站熱搜

yere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