讀冊鐵板燒810-326

《幸福鐵板燒》
十七歲的明莉是尾道高中管樂隊的小號手,也是即將畢業的應屆畢業生。
正如明莉的名字一般,她是個總為周圍的人帶來溫暖與明亮的女孩。
某天在回家的路上竟然偶遇一位討厭音樂的婆婆,甚至將明莉最愛的樂器—小號投入海中丟棄。
眼看著小號就要沒於海水之中,奮不顧身的明莉跳下海水搶救著不被珍惜的小號,就此也揭開村上家深藏17年的秘密與截然不同以往的全新生活……。

 

【精彩摘文1】
二00八年夏天──。

烈日炎炎下,夏日風情畫──高中棒球賽,正在廣島縣熱烈展開。

喧天的歡呼聲所包圍的本壘板上,扮成尾道鬼臉祭中三鬼神「大蛇」、「武怪」、「天狗」的三個人敲打著大鼓,管樂部的團員們卯足全力吹奏著音樂。

在管樂聲中有一個特別響亮的小號聲,那是來自一名穿著水手服的少女。及肩的烏黑長髮,直黑俐落的眉和炯炯生輝的大眼睛,她叫村上明莉,是這個故事的主角。

計分板上的分數是9比0,除非奇蹟出現,尾道第一高中軟弱的棒球隊已經沒有勝算了。但是當自己校隊上場打擊時,明莉還是忘了演奏,揮動著拳頭大聲叫著:「衝啊──!快衝快衝──!」

「棒球是兩出局後才開始!接下來是第四棒了哦!」

「明莉,那選手今天一個球也沒打到呀。」

在管樂部吹上低音號的好友篠宮加奈洩氣地說。

「沒關係,只要他這局開打就行了嘛。加油!給他們看看第四棒的實力!」

明莉跑下階梯到最前排大聲高呼,不顧噴瀉而出的汗水,奮力吹起小號。

只要打定主意,就不顧一切向前衝,這種調皮的女孩在尾道叫做「瘋丫頭」,這個又熱又長的故事,發生在明莉還沒學會煎圓呼呼的御好燒煎餅以前。

就算比賽沒有晉級,只要能和三年級全體一起演奏,對明莉來說,就是一場完美的比賽。

騎上自行車,任裙子翻飛,笑容化成風地從坡道上滑下。尾道位在廣島縣東部,是個面對瀨戶內海的山城。山上有寺院,海邊有造船廠。寺院鐘聲與鐵板敲擊聲代替了搖籃曲,將天真爛漫的明莉撫養長大。

但是這個小女生也有了煩惱,那就是畢業之後的出路問題。

「……現實啊。」

如果可以的話,真希望能靠小號工作。然而,管樂部的顧問島田老師叫她要面對現實。她快十八歲了,必須好好考慮自己的未來──。

「管它的,先別想了。」──她就是這種女孩。

推著自行車走到渡船碼頭附近,有位老太太站在前方的防波堤邊,凝視著一把暗淡的小號,她的腳邊放著一只老舊的箱子。明莉仔細一看,那老太太緩緩把小號舉起來,那動作不就是要丟進海裡嗎?

「喂!」

明莉放倒自行車快跑起來。老太太丟出的小號在空中畫成一個弧形,明莉縱身往海裡一跳,和小號幾乎同時濺起巨大的水花。

明莉從海裡露出臉,舉起小號大叫:「妳在做什麼!」然後把小號抱在胸口爬上防波堤,嗆得直咳嗽。

老太太呆楞地望著這一幕,吃驚地說:

「沒事吧?……妳的腦袋在想什麼呀。」

「這句話我才想問妳呢。」

「如果妳那麼想要它,就送給妳吧。挪──。」

對明莉來說,樂器就像是最親密的好友,她不由得生起氣來。

「別走!我沒理由拿妳的小號。妳不覺得它很可憐嗎?把它沉到海底,就沒有人可以吹它了。而且它比我們學校的那把還好得多呢!」

「孩子,妳也吹喇叭?若是把心思放在音樂上,以後一輩子沒出息哦。」

何必要對這個不相識的老太太生氣?明莉嘟起嘴巴,追上轉身離開的老太太,把小號塞給她。

「雖然我不知道妳有什麼原因要丟了它,但這是妳的東西。請好好保管。」

她鞠了一躬正想轉身時,沒想到那個老太太再次把小號丟進海裡。

「嗄──!」明莉沒有片刻猶豫,一個箭步再次跳進海裡,這是本日第二次跳水了。噗──,明莉浮了上來,一隻手緊緊抓著小號。

「妳會有報應的!一定會!音樂之神會懲罰妳的!」

「我才不管什麼音樂之神呢。又不能當飯吃,一點用都沒有。」老太太撇下這句話,跨開腳步快速離去了。

「……喂,妳等等,等等我。」

這個突兀荒謬的場面,就是祖孫兩人值得紀念的初會。

 

【精彩摘文2】
外頭傳來小號與次低音號的合奏。在真知子的注目下,明莉和加奈站在附近碼頭上,吹奏著一首首曲子。她們重開了一場最後演奏會,這是加奈提議的,她的推甄考試沒上,只能成為音大門外生。

「……兩人的表情都好滿足呢。」

「她們倆從國中就一起吹奏了。」

男人們從設計室的窗口傾聽著兩人吹奏的樂章,一起守護著他們的女兒與妹妹。

「乾杯吧!為明莉、加奈和鐵平的新旅程而乾!」隆圓氣魄不凡地舉起一升酒瓶。

「大家都要睡在造船廠啊……」

明莉失望地掛掉欽也打來的電話。最後這餐飯,只有她和真知子兩人圍在鐵板前吃。

「妳爸是捨不得妳。養了十八年的女兒就要離開身邊,去外地生活了。這是第一次呢,對爸媽來說,都是一樣不捨。」

真知子說著,充分發揮自己的手藝,做出最拿手的尾道燒。母女倆的鐵板也另有一番樂趣。

「……嗯,是媽媽的味道,媽媽的香味。」

「媽媽的香味?怎麼會,這是御好燒耶。」真知子笑了。

「……好好吃哦。」這是尾道村上家,在中庭鐵板做出來的媽媽口味,世界上肯定找不到比這更好吃的食物了。

「……千萬別忘記哦。」

「……我會好好努力的。」明莉把御好燒連同淚水一同吃下去。

 

「明莉,這是妳爸給妳的畢業禮物。他答應過妳,只要成為社會新鮮人,就要送妳的。」

第二天早上,在渡輪碼頭,真知子拿出一份用緞帶裝飾的手機。

「……早知道該對他說聲:『多謝照顧』的。」

「妳又不是去嫁人。」鐵平吐槽說。

「對呀,妳爸的心情就像是明莉要出嫁了一樣。」

下水式的會場上,阿錠穿著不習慣的三件式西裝,上台準備致詞。拿著麥克風的手不斷發抖,從旁邊一眼就能看出他緊張得手足無措。

「我是剛才司儀介紹的村上鐵工廠村上錠,錠就是金字邊加一個定的錠。」

「喂,怎麼又是這段老詞?」隆圓不耐煩地嘀咕。

「我有兩個兒子,老大欽也,就是金欠也,不過偏偏他在信用金庫上班……」

信用金庫的課長對欽也說:「你父親?」欽也如坐針氈,小聲稱是。

「老二叫鐵平,寫成金失。這都是後來才發現的……然後是我小女兒……小女兒的名字叫做明莉,……充滿希望的明莉!」

 

「那我走了。」

明莉走上渡輪時,剛剛到手的新手機突然響起,有點疑惑地按下通話鍵,阿錠粗嘎的聲音衝進耳裡。

「希望她一直……一直留在身邊,是我的真心話。」

在下水式的會場,欽也打開自己的手機,把麥克風對準錠的演講。

「擔心她會不會在大海上遇到風浪,還是觸礁,擔心得不得了……」

「別、別、別擔心,這艘船安全性絕無問題!」列席來賓開始竊竊私語,主持人久太緊急地站起來澄清。

「可是!船終於要出航了!小心呵護養育到今天十八年的女兒,就要踏上旅途了,希望她平安、順利……」

「夠了夠了。」久太把阿錠的麥克風搶過來。

穿著和服的加奈進行剪綵儀式後,船體便在管樂團的伴奏下,緩緩地移動。船隻濺起白沫入水時,她聽到一段走音的歌唱。

「♪瀨戶日西沉 夕波小波」

明莉坐的渡輪行駛在尾道水道上,真知子與鐵平站在棧橋上微笑揮著手,明莉聽著手機,也一面笑著揮手。

「♪來到你的島上 成為新娘 人人看我年少 操心不已」

阿錠五音不全的歌聲,傷感又溫馨地在明莉心中迴盪。

「♪但因為我們有愛 所以沒關係」

從尾道嫁到大阪去……不,應該是踏出旅途的明莉,再也忍不住撲簌簌地流下淚來。

 

《幸福鐵板燒》
上冊目錄
第1章 外婆來了!
第2章 18歲的決定
第3章 大阪忙翻天
第4章 昂首大吃吧!
第5章 媽媽的味道
第6章 成為一家人
第7章 打開吧!封閉的房間
第8章 第二代店主尾道妹
第9章 這是我做的味道
第10章 辣醬熏到了眼
第11章 離開時,別弄濁了高湯
第12章 眼能傳情,味道也能

下冊目錄
第13章 兩個人
第14章 再次造訪
第15章 夢幻跑者
第16章 再討厭也是柴魚片
第17章 鐵啊 打了快變熱吧!
第18章 歸來的醉客
第19章 生命的明燈
第20章 偷走爸爸的小偷
第21章 向日葵
第22章 留下來的禮物
第23章 離別的滋味
第24章 起跑線
第25章 回答不能等
最終章 早晨一定會到來

    全站熱搜

    yere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