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野人)最美不過詩經72dpi.jpg 解構詩經三百首,以愛情的生命歷程為軸
 彙聚成一幅質樸淡雅的水墨百工圖



 古樸醇厚的清澈詩語,兩千年前先秦諸民的真摯愛情躍然重現



 《最美不過詩經》
 作者:李顏壘
 出版日期:7月28日


那些錯過的感情—《陳風‧東門之楊》

 對那些錯過的人和錯過的事,我們回想起來,只能深深自責,早知今日,何必當初。可是世事難料,人生無常,生活中的事情確實超出了人們的掌控。對於錯過的,我們也只能報以深深的遺憾。

東門之楊,其葉牂牂。

昏以為期,明星煌煌。

東門之楊,其葉肺肺。

昏以為期,明星晢晢。

這是發生在陳國都城的東門外的《陳風‧東門之楊》,這裡是男女青年的聚會之地,《陳風》中的愛情之歌《東門之池》、《宛丘》、《月出》、《東門之枌》,大都產生在這塊愛情的聖地上。

陳國是小國,成立之日到被吞併的六百多年間,一直是小國,勢力弱小得沒有能力稱霸,人民都只是過自己的生活。在猶有古風的先秦年代,陳國熱戀的男女一般都相約在黃昏的楊樹林中。

「月上柳梢頭,人約黃昏後」,那片楊樹林面積比較大,樹因為年代久遠而枝葉茂盛,是不是也象徵著陳國男女的愛情也如樹林一樣繁茂而生生不息?和心愛的人約好了時間,其中一個早早來到,望著樹林等待,急切地徘徊,焦急的心情等待過的人相信都會理解。這約會在戀人的心上,無疑既隱秘又新奇,其間當然還有幾分羞澀、幾分興奮。等待者站在高大的楊樹下,抬頭看見了天上閃亮的星星,似乎在向自己眨著眼睛,心情也就略微好了起來,有星星相伴,想著念著,靜靜地等待著愛人的到來,也是一種幸福吧。

《東門之楊》中可以看出愛情的美妙,那是等待帶來的美感,有一種珍惜在裡邊,不過,這種感覺是暫時的,要是被等的人一直不出現,會是什麼樣子?世事也往往弄人,等待的這位從黃昏一直等到夜深人靜,從夜深人靜又等到斗轉星移的凌晨,另一方還是沒有來,無盡的等待就轉變成了難捱,也就成了一段錯過的感情。

東門的大白楊樹啊,葉兒正發出低音輕唱。

約會定好的時間是黃昏,直等到明星東上。

東門的大白楊樹啊,葉兒正發出輕聲嘆息。

約會定好的時間是黃昏,直等到星光燦爛。

 

同出於《陳風》的《東門之池》感覺就不一樣了,同樣的愛情,卻充滿著歡聲笑語。

東門之池,可以漚麻。彼美淑姬,可以晤歌。

東門之池,可以漚紵。彼美淑姬,可以晤語。

東門之池,可以漚菅。彼美淑姬,可以晤言。

 

可以想像,一群青年男女,在護城河裡浸麻、洗麻。大家在一起勞動,一起說說笑笑,甚至高興起來就唱起歌來,小伙子們豪興大發,對著愛戀的姑娘唱出了《東門之池》,表達情感,表達愛情。而《東門之楊》到最後只能唱出悲傷。

一直以來,很多人都堅信詩中楊樹下徘徊等待的應該是個女孩子,正如張愛玲所說的,如果男女的知識程度一樣高,女人在男人面前還是會有謙虛,因為那是女人的本質,因為女人要崇拜才快樂,男人要被崇拜才快樂。所以女人在男人面前總是謙卑的,只要有一點愛在,想那女子一定是早早吃了飯,喜滋滋到城門外等著,可是到最後只能落得失落滿懷。《東門之楊》成為痴男怨女心中錯過的代表,歐陽修在《生查子‧元夕》中也流露出來的同樣的情感。

去年元夜時,花市燈如晝。月上柳梢頭,人約黃昏後。

今年元夜時,月與燈依舊。不見去年人,淚滿春衫袖。

 

詞人仿效千百年前的那對男女,在花燈之夜與心愛的人相約。只是楊樹換成了柳樹。千年之後,愛情同樣是猜中了開頭卻猜不著結局,讓人感傷。不是說好一起牽手到白頭嗎?結果卻「不見去年人」,他已經消失在茫茫人海裡,有些人,一旦錯過就不再。

人生的路上,我們總是錯過些什麼。錯過一趟公共汽車,錯過一場雨,錯過一個開始,錯過一次機遇,還會錯過一些人、一段感情。人生若只如初見,那只是文人構建出來的理想狀態,要是可以追回錯過的人與時光,那當下擁有的情感怎麼辦?回去了不也是要錯過嗎?所以,如果可以,就不要錯過與生命交錯機會與幸福,即使錯過了,就把錯過的美好珍藏好,成就國語歌〈後來〉裡的那一段唱詞,問候一聲:「這些年來,有沒有人能讓你不寂寞?」


------------------------------------------------------

目錄

情為何物

愛情不經易的流露─《周南‧關雎》

調情是不是一種愛情─《邶風‧終風》

真愛本無價─《衛風‧木瓜》

相逢是為了不寂寞─《鄭風‧野有蔓草》

春遊踏青,愛如雁歸來─《鄭風‧溱洧》

 

思念如潮

一個人的單戀—《周南‧漢廣》

心有靈犀一點通—《周南‧卷耳》

愛真的需要勇氣—《召南‧草蟲》

男人的痴,女人的怨—《鄭風‧子衿》

可望而不可得的伊人—《秦風‧蒹葭》

月光美人相思情—《陳風‧月出》

 

情之夭夭

來追求我吧—《召南‧摽有梅》

艷遇事件—《召南‧野有死麕》

愛要大聲說出來—《鄘風‧柏舟》

男人的等待,搔首踟躕—《邶風‧靜女》

滿身風雨來踐約—《鄭風‧風雨》

偷情線路圖—《鄭風‧將仲子》

 

男耕女織度流年

出嫁:一生中最美麗的時刻—《周南‧桃夭》

姻緣一語定—《豳風‧伐柯》

在葛藤間歡唱—《周南‧葛覃》

塵世中,歡樂心常在—《周南‧芣苢》

男耕女織的風俗畫—《豳風‧七月》

 

愛在生離死別時

此地一別,死生兩茫茫—《周南‧汝墳》

一個人的夜,怎能不想她—《邶風‧綠衣》

牽你的手一同老去—《邶風‧擊鼓》

無奈的放手—《邶風‧燕燕》

離別之後不妝容—《衛風‧伯兮》

那些錯過的感情—《陳風‧東門之楊》

 

多情女子空餘恨

女子的深深哀傷—《召南‧鵲巢》

傾城才女的悲情故事—《衛風‧碩人》

照見那不忠的念頭—《邶風‧谷風》

如花美眷,敵不過似水流年—《衛風‧氓》

身不由己的「紅顏禍水」—《鄘風‧君子偕老》

 

人生是一場悖論

亂世佳人修煉記—《陳風‧株林》

相鼠有皮,何況人乎—《鄘風‧相鼠》

生命不長,但願活得更深—《曹風‧蜉蝣》

不如他鄉去—《豳風‧鴟鴞》

少年天子與周公的博弈—《周頌‧烈文》

 

戰爭悲音

王土下的悲聲—《小雅‧北山》

誰說女子不如男—《鄘風‧載馳》

回家的路多遠—《豳風‧東山》

鄉情漸近,腳步漸重—《小雅‧采薇》

古來征戰幾人回—《豳風‧破斧》

全站熱搜

yere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