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twrok

《騙你騙到愛上你》
  東妮.喬丹著‧林雨蒨譯

  愛是瀕臨絕種的動物,用心騙才能抓到!
《數字狂小姐》作者最新力作‧《史密斯任務》國家公園版

 

  倪采青(暢銷小說家)
  亞美將(
人氣部落客+MSN專欄作家)
  騙到失心瘋推薦

  

動物學系大作戰

週一早上九點,當梅卡夫黑色的BMW從他的私人車道上開出來,發出震顫的聲音轉進圖拉克路時,我們都在看他。我們看著他行駛在一輛電車旁,然後在進入高速公路的紅綠燈前排隊等候。我們看著他在城裡穿梭前進。我挑選的大學是墨爾本最古老的一間,建於澳洲剛被白人偷走之際,高雅的學習座位公認為舊世界輝煌的極致,整個學園像座小城市,入口不只一處,通路也很多條。我們看著梅卡夫以令人毛骨悚然的輕鬆找到一個停車位。他停在帕西.葛人傑博物館和音樂學院之間的皇家巡行大道上──完全正確的入口。

為了這個工作,我們需要兩個把風的人,負責一邊盯著耗子,一邊掃視有無潛在的麻煩。小波是第一個,他在梅卡夫家外面等待,並跟著他上路。到了皇家巡行大道,小波在自己的車上對著手機吹口哨。

「我得說他的停車運真好。好久沒看過有人有這麼好的停車運了。」

「好。」我說。我在動物學大樓,拿著手機。「謝謝你的評論,我會抄筆記。」

在梅卡夫開車的最後二十分鐘,安迪必須從前門進入動物學大樓。他穿著大學校地與校園服務部的制服。那個部門的人真該把儲物櫃鎖好才對。安迪腳蹬一雙前頭覆蓋著鋼片的靴子,腰帶圈上掛著一套鑰匙。海軍藍與螢光黃的襯衫在他的胸膛附近有點緊,長褲的褲管是艾娃嬸嬸昨晚很晚的時候放長的,現在還是稍嫌短了些。安迪拿著一條長長細細的鋁帶,走路的時候搖晃著臀部,像是一個沒有多少事情卻可以做上一整天的人。他看來昏昏欲睡,但手腳很快。他要用他收集到的工具,打開大樓大廳兩個玻璃展示櫃的小鎖。學生和學術人員會走來走去,與他擦身而過,看都不會看他兩眼。

安迪不會緊張,也不怕被人發現。他懂得制服的神奇力量,這是他爸教過他的一課。席德叔叔年輕的時候,在衣服還沒有裝上安全標籤以前,曾經有一整年推著一排排昂貴的連身裙,在百貨公司的門口賺了不少錢。穿著制服的人不只從來不會被人質疑,也沒有人會看他們的臉。為了更加確定自己的隱匿性和自由行動的能力,也為了防止制服不夠適當,安迪知道要帶夾紙板和筆。

他打開的第一個櫃子,是動物學系對訪客、學生和職員展示刊物的櫃子,以動物學系的成員上新聞了,標榜學系的成功。這裡展示的是白紙黑字的科學論文,用膠水黏在藍色的硬紙板上。安迪要拿走其中兩份,放進看來一模一樣的論文,只是主要研究員變成了康艾拉博士。不會有人低下頭來看的,而你若非已經看過上百次,也不會發現它們和以前有何不同。

第二個櫃子是大樓的指南,一個寬大的嵌板,裡面有數十條扁平的鋁條,上面用黑色的字體刻著姓名和辦公室號碼。這裡有的空格很多,安迪會把從家裡帶來的鋁條放進其中一個空格,展示我的名字和辦公室號碼。他會一邊做,一邊用鋁條敲擊玻璃,故意發出很大的聲響,引人注目。走出去時,還會重踩著步伐。這也是學來的。旁觀者會對鬼鬼祟祟的人起疑。走出前門後,他會左轉,在大樓後面等待正確的時機,再去把東西恢復原狀。只要時機抓對了,當他左轉時,會看到梅卡夫走上斜坡。

梅卡夫走到門口時,一個女人剛好走出來,他會替她撐住打開的門。這個女人五十出頭,但要扮得年輕點也唬得了人。她穿著量身訂製的花呢套裝,黑色高跟鞋,帶著用一條鏈子串著並懸掛在脖子上的黑色眼鏡。她對梅卡夫微笑,眨眨眼。梅卡夫也會回她一個微笑。兩人就在這時產生了互動。梅卡夫在這裡是個陌生人,不是很確定要往哪裡走,或許會不時低頭檢查手中的大學地圖。女人是大學裡的人,知道方位,所以很自然地開口問道:

「我能幫上忙嗎?」

她可能是系主任的祕書或是行政人員,但其實不是。

「我在找康艾拉。」梅卡夫會說。

「噢。」露比會說。在這件工作上,她是我們的舵手,任務是表現得和我好像沒有關聯,實際上卻引導耗子走向我。

她會輕哼一聲,宛如她很清楚我這個人,但視我在她之下。她也可能對梅卡夫比個手勢,指示他從走廊要怎麼走。「康博士如果不是在實驗室借設備或是在田野裡,你會在她的辦公室找到她。二樓,靠近電梯。」

梅卡夫對這個建議會不疑有他。他不會在標示著詢問臺的窗口詢問我的辦公室,不過經過牆上的指南時,他會看到我的名字。

我的家人是一群專業人士的團隊,像精緻器械中的齒輪一樣通力合作。所有的事情都會在接下來幾分鐘動起來,這是為何詐騙是世上最令人興奮的工作。我幾乎要為梅卡夫感到難過了。

這次的入侵若是發生在幾年前,情況會棘手得多。當時大學還是個人潮熙來攘往的地方,充滿了研究人員和各式各樣的點子。但現在思想已經不再被人看重,這對我們來說倒是很幸運。大學原本是個狹小的地方,有太多的學術人員擠在擁擠的房間裡,現在卻變成各個廳堂的人員不足,許多辦公室不是空蕩蕩的,就是半空狀態,由非正式和短期聘用的講師占用,他們的臉或甚至是名字,都不見得會有人認得。

動物學系的257號房,就是這樣一間無人辦公室,位於二樓電梯的附近。靠近電梯是好事,比起走廊最遠端的房間更不可能被人目擊進出。我已經先在這棟大樓裡探路,檢查過出口,不過更重要的是去廁所看看。上週五在梅卡夫的豪宅裡,在柯教授帶我去見梅卡夫前,我也做了同樣的事。即使是十拿九穩,還是該去檢查廁所窗戶上有沒有鐵條或鎖,看自己能不能在需要的時候擠著身子從窗戶逃出去。工作有可能在瞬間凍結,做好萬全的準備比較聰明。

當我抵達257號辦公室時,那裡已經有一張書桌和一張椅子,油漆正剝除到一半。沒有人注意到一名送貨女子在早上八點時把多餘的箱子送進來。房間的牆面上裝飾著裱框好的報紙剪貼、一張哈佛的玩笑道別卡,還有從身分模糊的機構而來的幾份學術引文。此外,這裡有一只寫著「艾拉」的咖啡馬克杯,兩張年老夫婦的照片和一張三個金髮小孩的照片,扮演我虛構的父母、姪子和姪女,外加一疊疊的紙和期刊,一罐用錫箔紙包裝的比利時巧克力,以及一把雨傘。

送貨女子的工作服現在摺疊好放在桌子下面的箱子裡,我穿著合身訂製的長褲和黑色短袖上衣。我通常不會穿太露的衣服,只展現玲瓏的曲線。在上衣外面,我加穿了一件實驗袍,這對在辦公室辦公的一天,嚴格來說或許不是很正確,但卻符合一般人的期望。脖子上掛著的藍色繩子原本應該要連結到一張通行證,不過通行證放在外套上身的口袋裡,所以沒有人會看到那不過就是一張薄紙板。這算不上是個妥當的解決方式,但我們沒有時間取得真正的通行證。安迪昨晚調整過我的眼鏡。一支鏡腳歪了,造成我上回的麻煩。現在戴在臉上的情況好多了。

還剩下二十秒,我打開新辦公室的門,用雙面膠把三個姓名鋁條貼在前門上,其中一個刻著康艾拉博士,另外兩個列在我的假名之下,草草寫在撕下來的紙片上,分別是「貓王」和「雪人」博士。第一聲敲門聲響起,我立刻去應門。

梅卡夫用手比著門上的招牌。「妳和很有名的人共用一間研究室呢。」他說。

我皺起眉頭,對著走廊左顧右盼,確定走廊上沒有人,然後拿下假名紙條,揉成一團。「隔壁同事做的好事。他們是有袋類的研究員,一直拿我的計畫來說笑,顯然不認為我有什麼勝算。」

梅卡夫站在辦公桌前,我關了門後背靠在門上。「聽我說,梅卡夫,你介不介意我們到別的地方談?如果被隔壁的拉瑞、克里和莫伊發現,我會被他們取笑個沒完沒了。」

「敲他們的門,請他們進來。」他說:「我確定妳可以說服他們,真的有活生生的塔斯馬尼亞虎,而且就在維多利亞省這裡。跟他們說牛的事,還有西瓜。妳很有說服力的。」他走向門口,距離一公尺時才停下腳步。我待在原地不動。

「我試過了,他們聽不進去。」

「給他們看看妳的文件。」

「我什麼都試過了。我有威爾森岬管理委員會從一九○八年開始的紀錄,內容是他們討論在塔斯馬尼亞捕捉塔斯馬尼亞虎,釋放到國家公園供人狩獵的好處,還有十九世紀水土適應協會進口其他動物,然後在不固定地點放生的證據。塔斯馬尼亞虎曾在威爾森岬國家公園裡出現的說法絕對可信,再加上目擊報告,可能性就更高了。我對他們解釋過我的整個論據。」

「聽起來很有說服力。他們怎麼說?」

「他們問我,能不能幫他們申請捕捉牙仙子的研究經費。」

「呀,科學家啊!」他說,搖了搖頭。「我可不想和那個仙子有什麼關係。完全沒有商機可言,現金都流到錯誤的方向,牙齒庫存不斷增加。」

「我會跟他們說的。」

「而且喔,還不只是她而已。到處都有經營不善的企業。看看復活節的兔子吧,把生意經營得像是慈善機構。市占率當然是百分之百啦,但營收在哪裡呢?最後全都得靠政府紓困。世界市場太大了,妳瞧,可經不起失敗。」

他用一種調情的方式說這些話,所以我知道他上勾了。我有一點失望。想到這整個點子的愚蠢,還有像他這樣的人必定吸引到很多女人,我原本期望挑戰會更大些。結果,他和其他人一樣可悲。我用一根手指纏繞一撮鬈髮,嫣然一笑,突然靦腆起來。「所以我該賣掉我的聖誕老人股票嘍?」

「唔,禮品企業的利潤反正形同廢物。我聽說聖誕老人多年來都在付馴鹿聖誕獎金。至於他們的晚餐,讓我們這樣說好了,我不介意在快要退休時當隻小精靈。」

 

 

 

全站熱搜

yere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