拉克洛在第二次巴黎假期時,將《危險關係》的手稿交給出版商杜宏(Durand)。一七八二年三月十六號,杜宏和「德拉克洛,砲兵上尉」(Delaclos, capitaine d'artillerie)簽約。當時的約定是(杜宏顯然對該書信心不足):第一版印兩千本,前一千兩百本算出版商的利潤,一千兩百本全賣完之後,後八百本才開始算作者的版稅。小說家李柯波尼夫人(Mme Riccoboni)本來就是拉克洛家族的友人,她在四月十號寫了一封信給拉克洛,用的稱號是「修德洛先生的兒子」(fils de M. Chauderlos,我們注意到修德洛的拼法「Chauderlos」跟現在通行的「Choderlos」不同):「整個巴黎迫不及待地想要閱讀您的大作,整個巴黎都在談論您……」連王室內的瑪麗安東妮皇后都託人買了這一本「醜聞著作」。正忙著改寫《費加洛婚禮》(Le Mariage de Figaro, 1778-1784)的波馬歇(Beaumarchais)後來也被人發現在他的藏書中,保存著一本《危險關係》首刷書。事實上,這第一版兩千本在十幾天內就售罄。

杜宏連忙在四月二十一號再與拉克洛簽約,用前一版剩下的紙張趕緊加印《危險關係》。扣除這一次加印,光是一七八二年這一年,杜宏又再加印了《危險關係》九次,但後來的幾次顯然並未告知拉克洛,他並沒有拿到應得的版稅。很快的,同一年內就出現五種《危險關係》的盜版,被其他出版商盜取商機。統計一下,光是在一七八二年的巴黎,《危險關係》的正版加盜版就印了十六刷(前兩次再加九次再加五種盜版,共十六刷),這紀錄平了伏爾泰(Voltaire)一七五九年《憨第德》(Candide)的印刷紀錄;但《憨第德》是分別在歐洲好幾個城市印刷才累積出同樣的印刷紀錄。簡言之這就是轟動一時的暢銷書,用今天的術語說就是「best seller」。

不過,就是因為太轟動,五月的時候,當權者與警察開始查禁本書,禁止販售、自書店的圖書販售目錄刪除該書標題、命圖書館下架;但下有對策,民眾改在「大衣底下」交易,阻止不了該書的散播。戰爭部長憂慮地說道,怎麼會有一位正在放假的軍官造成這麼大的風波,五月二十四號便下令,讓拉克洛前往不列塔尼地區的布黑斯特(Brest)海港城市駐守;拉克洛遵命照辦,結束他的巴黎文人歷險。

 

(本文節錄自周星星〈危險關係〉一文,收錄於《危險關係》,野人文化出版

全站熱搜

yere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