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野人)吉祥紋蓮花樓(卷一):朱雀立體封72dpi(野人)吉祥紋蓮花樓(卷二):玄武立體封72dpi  

【編按】
說《吉祥紋蓮花樓》是武俠小說沒錯,裡面有江湖、有武功,還有腥風血雨;
說《吉祥紋蓮花樓》是推理小說也對,裡面有奇案、有線索,更有解謎神醫!

文案上寫著「可以移動的吉祥紋蓮花樓」,
所以當初小編是抱著看古裝版的〈霍爾的移動城堡〉(咦)來看的,
原以為武俠小說會很難進入故事情節,但好看到不知不覺就看完了!
之前在博客來三魚野人有辦一場學生試讀會,
參與的學生收到書稿後有寫信來怕自己看不完,因為我們給的期限有點短,
沒過幾天他又來信說看完了,因為太好看所以一口氣就看完了!
大家也趕快加入一口氣看完《吉祥紋蓮花樓》的世界吧!

 

【編輯小語】
看似怪力亂神的故事,其實融合了武俠和推理的元素,每個故事都是謎中有謎,環環相扣,佈置得宜的緊湊節奏輕易就讓人讀得欲罷不能,主角本身的身世就是連貫四卷的大謎題。
推理之外,人物性格描寫鮮活,每個角色的形象都很明確,尤其主角李蓮花的形象迥異於傳統俠義故事中的英雄,表面糊裡糊塗、唯唯諾諾,實際上溫柔又心細,造就了不少粉絲,難怪作者寫作費時三年,仍有不少讀者勤追不捨,是娛樂性很高的一部武俠小說。


南派三叔旗下急速竄起的新巨星─藤萍
與桐華、匪我思存、寐語者並稱「小說界新四小天后」
開啓武俠推理全新風雲時代
謎中有謎,環環相扣,讓人欲罷不能!

一個不通醫術的「神醫」
一座可以移動的吉祥紋蓮花樓
一連串詭譎的殺人事件
看一無是處的騙子李蓮花如何解開令人驚駭連連的謎中謎!

新型態武俠推理小說
百度、豆瓣、當當網,晉江原創網數千萬網友好評追文


【第一章 碧窗有鬼殺人】

常州城,小棉客棧。

六月十七日夜,三更。

鶴行鏢行的總鏢頭程雲鶴保著十六箱紅貨上路已有兩天,一路上雖然平安,精神卻很緊張疲憊,本已睡了,不知道為什麼突然醒了過來。

黑漆漆的房間一片寂靜。

窗外……有歌聲。

一陣陣縹緲的聲音,像是有人在唱歌,似乎唱得十分認真,不過那聲調卻很奇怪……就像是……斷舌之口所唱出來的歌。
他睜開眼睛,看著正對他床榻的窗子。

一片漆黑之中,那窗子上幽幽忽忽飄著些碧綠色的點狀影子,忽遠忽近,只在對著他的這扇窗上出現。

窗外的歌聲遠遠地傳來,那些斷舌之口唱著生人無法聽懂的淒婉悲歌……

他已經練了近四十年的武功,耳目雖然不是江湖中最好的,但也絕不算弱,但他……沒有聽到任何「人」的聲音。

風沙沙地響,透過未關緊的窗縫,他瞪著那碧影飄忽的窗戶,平生第一次想到了一個字──「鬼?」

 

一 吉祥紋蓮花樓

青天白日,朗朗乾坤。

屏山鎮是一個不怎麼起眼的小地方,既沒有奇珍異寶,也非人傑地靈之地,和江湖上絕大多數地方一樣,它的百姓有些無趣、地裡長出來的莊稼有些瘦小、河水有些髒、可作為飯後話題的事有些少……是太少了,所以一旦有事,大家就要津津樂道很久──更何況最近發生的那件事果真是件怪事。

事情是這樣的:六月十八這天,屏山鎮的人們開門掃街的時候,突然發現自己每天看熟的大街上多出一棟兩層的木樓。這木樓可不矮,裡面完全可以住人,還可以住得很寬敞。整棟樓完全是木頭材質,雕刻著出奇精細華麗的紋樣,即使是瞎了眼睛的人也摸得出來──上面刻的是蓮花和祥雲。

議論了大半天後,有些眼尖的人終於發現這棟樓是怎麼樣「突然出現」的了:原來它整個結構就是一棟樓,卻不和地面連在一起……總而言之,這棟樓是被人用車拉來,運到他們屏山鎮的大街上,放在那裡的。人們嘖嘖稱奇,卻都不明白有人趁大半夜拉了這麼一棟木樓放在街上,到底有什麼用處,莫非是給屏山鎮當土地廟用?說來土地廟也已經年久失修香火斷去好多年了……。

各式議論整整持續了三天,直到有一天,有個鏢行趕鏢的偶然回家,一見之下大吃一驚,當場狂呼了一句:「吉祥樓!」然後他連家也不回了,掉頭狂奔而去,一路狂叫「吉祥樓!」──頓時這樓又被當成了鬼樓,看到它的人便會發瘋。
直到第七天,那趕鏢的突然帶了整個鏢行的人回到屏山鎮,人們才知道,原來這棟樓並不是什麼鬼樓。

它不但不是鬼樓,還是棟福氣樓,大大的福氣樓。
「吉祥紋蓮花樓」是一間醫館。
它的主人姓李,名蓮花。

李蓮花是個什麼樣的人?其實江湖上誰也不知道。師承來歷不詳、武功高低不詳、年齡大小不詳、連長相美醜都不詳,此人聞名江湖已有六年,一共只做了兩件事,而這兩件事就讓「吉祥紋蓮花樓」成為江湖中最令人好奇的傳說。

第一件事是把與人決鬥重傷而死、已經埋入土中好多天的武林文狀元「皓首窮經」施文絕救活了;第二件則是把墜崖而死、全身骨骼盡斷、也已入土多日的鐵簫大俠賀蘭鐵救活了。

單憑這兩件事,就已經使李蓮花成為江湖中人最想認識和結交的人物,何況他還有一棟隨時帶著走的古怪房子──這更使李蓮花成為傳說中的傳說。

鶴行鏢行的總鏢頭帶領著全鏢行上下策馬匆匆趕到屏山鎮,沐浴焚香了三天之後,終於戰戰兢兢地對那棟楠木雕成的木樓遞出了拜帖:「鶴行鏢行程雲鶴有要事拜見。」

拜帖是從窗縫裡投進去的。

全鏢行上下四五十人跟著程雲鶴等著,彷彿樓裡是閻羅王在判刑。

很快的,那棟靜悄悄彷彿裡面根本沒有人住的木樓發出了「咯吱咯吱」的輕響。鶴行鏢行全部屏住了呼吸,連旁觀的路人都憋足了氣,瞪大眼睛等著看樓裡究竟會跑出來什麼鬼怪?

木門很快就開了,並沒有如同眾人想像的那樣慢慢地打開。

門裡「砰」的一聲冒出了一大股灰塵,吹了程雲鶴一頭一臉,門裡的人「哎呀」一聲,十分抱歉地說:「整理雜物,不知門外有客,慚愧、慚愧。」

鶴行鏢行一眾人等頂著滿頭灰塵木屑,愕然看著打開大門拿著掃帚的人,掃帚上正卡著那張鮮紅拜帖。他看起來很年輕,最多不過二十七、八歲,如果不是他穿著一身打了許多補丁的灰衣,看起來可能還要再年輕些,膚色白皙,容貌文雅,但也並非俊美無雙令人過目不忘,他右手握著掃帚左手拎著簸箕,滿臉歉然地看著門外四五十人的陣勢。

程雲鶴重重地咳嗽了一聲,抱拳行禮:「在下『鶴行萬里』程雲鶴,拜見吉祥樓李先生,還請閣下代為通報,就說程某有要事請教李先生。」

灰衣年輕人「啊」了一聲:「通報?」

程雲鶴沉聲道:「還請李蓮花李先生相見,在下有要事商談。」

灰衣年輕人放下掃帚:「我就是李蓮花。」

程雲鶴陡然睜大眼睛,張大嘴巴,那個樣子讓旁觀的路人幾乎都想往他的嘴巴裡丟進三、五個雞蛋。很快的他又閉上嘴巴,重重地咳嗽了一聲:「久仰李先生大名……,」下一句他不知如何開口,事情的原委他已仔細寫入拜帖,不過那拜帖卻卡在李蓮花的掃帚之上。

李蓮花道:「慚愧、慚愧……舍下滿地雜物……」一邊舉手請程雲鶴進樓。

吉祥紋蓮花樓裡果然遍地雜物,釘錘鋸斧有之,抹布掃帚有之,木屑灰塵四處皆是,還有幾個箱子,裡面不知放置了什麼東西,前廳只有一桌一椅,都是竹子搭成,不值二十個銅板。程雲鶴心中疑惑重重,但「吉祥紋蓮花樓」何等名聲?這灰衣人坐在樓中,要他懷疑此人是假,他卻不敢,只得恭恭敬敬坐在李蓮花對面,把他在半個月之前所遇到的可怖之事原原本本說了一遍。

那夜三更,小棉客棧。

程雲鶴夜裡驚醒,發現窗戶有碧影飄忽,窗外有詭異歌聲的時候,心裡堪堪想到了一個「鬼」字,但隨即啞然失笑,他行走江湖二十餘年,從不相信世上有鬼。正當此時,隔壁大弟子的房間發出一聲慘叫,程雲鶴大吃一驚隨即趕去。他大弟子崔劍軻也是看到碧窗鬼影,起身查看貨物,打開封漆完好的木箱,卻發現木箱裡貨物蹤影全無,運貨時照看著的那些金銀珠寶不翼而飛。這還不是讓幹鏢行十多年的崔劍軻大聲慘叫的事,讓他發出那一聲驚駭絕倫慘叫聲的理由是──木箱裡非但沒了紅貨,還莫名壓了一塊粗糙的石頭,四壁更是佈滿了血指印。

那些五指指印,就像是一個人被封在箱中,急於爬出卻不得其門而出所留下的,可箱裡明明什麼都沒有。半夜三更,碧窗鬼影猶在身邊,尚有怪聲陣陣,突然看見木箱中佈滿血指印,縱然是行走江湖十多年的崔劍軻也不禁當場慘叫。程雲鶴驚怒交集,命令弟子們打開十六口大箱,十六箱中有十箱的的確確裝滿珠寶玉石,件件都是人間珍品,但還有六個箱子是空的──一個箱中佈滿血指印,三個木箱裝滿死人神龕,剩下兩個木箱裡,一個空著,壓了塊凹凹凸凸的石頭,另一個木箱裡,赫然有一具屍體。

是一名非常年輕,容貌嬌豔美麗的白衣少女,臉上還遺留著死前那驚恐萬狀的表情。

見到這具屍體之後,程雲鶴和崔劍軻的表情比她更驚恐──這位白衣女子江湖上可是無人不識,她是玉城城主之女「秋霜切玉劍」玉秋霜。玉城城主玉穆藍稱霸西南山域,壟斷崑崙玉礦,貴為武林第一富豪,他寵愛女兒之名天下皆知。這玉秋霜怎麼會死在名不見經傳的鶴行鏢行所保的紅貨箱中?

小棉客棧的其他客房起了一陣大嘩,不消片刻便有數十人闖入崔劍軻的房間。來人皆大吃一驚,臉色慘白。

程雲鶴在那時才知道,原來玉秋霜當晚也在小棉客棧落腳,她身邊隨侍的五、六十位玉城劍士驚覺碧窗鬼影時,和玉秋霜同房的摯友雲嬌突然發現玉秋霜不見蹤影,大家四下尋找,最後發現她竟死在程雲鶴的紅貨箱中!

這就是半個月以來在武林中鬧得沸沸揚揚的「碧窗有鬼殺人」事件,玉穆藍心傷愛女無故而死,大怒之下逼殺當夜跟隨玉秋霜左右的全部劍士,並發出追殺令,要殺盡鶴行鏢行滿門。程雲鶴走投無路,正要帶著家中大小解散鏢局各自逃亡,卻突然聽到吉祥樓的消息。

李蓮花能醫活死人──程雲鶴突然想到:「如果李蓮花能把玉秋霜醫活過來,豈不是什麼事都沒有了?醫活死人這種事,如在半個月之前程雲鶴是萬萬不會相信的,但事到如今,也只能死馬當活馬醫,既然天幸讓他遇到了李蓮花,何不盡力一試?如果……傳說是真,不就能死裡逃生了嗎?」

但一直到他說完「碧窗有鬼殺人」一事,也沒有聽到李蓮花有什麼驚人見解,只是聽他「啊」了一聲,點了點頭。
喝完茶後,程雲鶴只好走了,他實在想不出什麼理由在李蓮花那棟滿是雜物的空樓和滿臉「溫和中帶著茫然」的表情下繼續待下去。

程雲鶴走了。

吉祥紋蓮花樓二樓有人悠悠地說:「事隔五年,你還是很有名嘛……。」

李蓮花坐在椅上喝茶:「啊……」也不知他在「啊」些什麼。

「其實我一直想不通,」二樓上的人慢慢走了下來,這人瘦骨嶙峋臉色蒼白,如果胖上十公斤或許會是個翩翩美少年,但眼下看來只像個餓殍,偏偏這餓殍還穿著一身特別精細華麗的白衣,掛著只有濁世佳公子才喜歡的長穗玉佩,佩著一柄形狀特別風雅的長劍,「世上怎會有人相信死而復生這種事?都已經五年了,大家還沒忘記你那兩件糗事……。」

「因為他們沒有你聰明。」李蓮花微微一笑,站起來活動了一下筋骨,拿起掃帚繼續掃地。

「你能不能不掃地?」樓上下來的餓殍突然瞪大眼睛,「我堂堂方大公子在你面前,你居然還掃得下去?你知不知道剛才程雲鶴如果知道我在裡面,他一定會跪下來求我叫玉老頭不要殺他滿門?像本公子這樣英俊瀟灑又身份顯赫的人在你面前,你居然一直在掃地?」

「不能。」李蓮花說,「這棟樓我很久沒有修理打掃了,很髒,下雨天會漏水。」

白衣餓殍睜大眼睛瞪了他很久,突然嘆了口氣,「你這傢伙既不會打架也不會治病,既不種田也不打劫,這麼多年究竟是怎麼樣這麼有名地活下來的?我實在想不明白。」

這位白衣餓殍是武林「方氏」一家的大公子,「多愁公子」方多病,他認識李蓮花這個人已有六年之久,久得連這個人究竟是怎麼出名的都一清二楚:施文絕和人決鬥身受重傷,施展龜息大法閉氣療傷,當地村民把他當死人埋了,李蓮花去把他挖了出來,施文絕自然就活過來了;至於賀蘭鐵,那小子討老婆未遂,上演了一出跳崖大戲,裝死把自己埋在地裡,李蓮花偶然路過,又把他挖了出來。世人都在好奇李蓮花究竟如何讓死人復生,而方多病只想知道他究竟怎麼知道哪邊的地裡有活人可挖?

「早些時候我掙了點銀子。」李蓮花仔細掃了前廳,收起了簸箕,「只要盤算得好,還可以過日子。」

方多病翻白眼:「你還有多少銀子?」

「五十兩。」李蓮花微笑,「對我來說,已經夠用一輩子。」

方多病呸了一聲:「武林中居然有你這種一輩子只打算花五十兩的敗類,簡直是江湖之恥。程雲鶴要是知道你是這種人,我看他還會上門來求你……哼哼,求一個不懂半點醫術,小氣得連客棧都住不起,只能背著房子到處跑的『神醫』去治死人,虧他想得出來。」眼珠子轉了兩轉,方多病上上下下看了李蓮花幾眼。「不過,你這小子究竟會不會真的去替他治死人,我還真算不準。」

李蓮花坐在椅上,手指仍在仔細地擺弄他那咯吱作響竹桌的榫頭,聞言微笑道:「為何不去?反正我既不會種田,也不會賣菜,又不缺銀子,如果沒有些事做,人生豈不是很無聊?」

「玉老頭一旦發現你是個蒙古大夫,要殺你滿門的時候,本公子是萬萬不會救你的。」方多病悠悠地說,「你去吧,本公子不送。」

然後李蓮花在吉祥紋蓮花樓裡整整收拾打掃了三天,也不知他在那小包裹裡裝進了什麼,還仔仔細細地寫了一封長信把吉祥紋蓮花樓暫時託付給「皓首窮經」施文絕看管以後,終於上路了。

他要去玉城,看玉秋霜的屍體。

    全站熱搜

    yere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