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野人)孤寂的盡頭_72dpi  

(摘自第二章 格瓦拉之魂)

「超級巨星魯拉」
歐巴馬於倫敦二十國高峰會有關巴西總統魯拉的談話:「這是我的自己人,就在這裡,我愛這個傢伙。」
─美聯社,二○○九年四月二日

讚美來自可靠的嘴,也許甚至包含一絲忌妒。二○○九年美國總統歐巴馬稱他的巴西「同事」魯拉是「世界上最受歡迎的政治家」,這應該是正確的。擔任這塊有著一億九千五百萬居民的土地的總統,魯拉畢竟是在二○○六年以百分之六十一的得票率再度當選的;據民調顯示,他的受肯定度在第二個任期可上升到百分之七十至八十。甚至清醒的觀察家如貝昂.法芬巴赫(Bernd Pfaffenbach),他是柏林經濟部祕書,也是德國聯邦政府在全球經濟聚會的組織能手,他在某次訪談提及魯拉時,說道:「他直接而引人好感的方式,一下子為自己以及他的國家征服我們所有人的心。」

「魯拉達令」(darling Lula),這個圓滾滾的、和藹的、留著落腮鬍的政治家,甚至能和小布希相處,對全世界的左派而言,他是他們眼中黑暗時代的希望之星,在社會主義和社會民主黨派為生存而奮鬥的時代,魯拉是最成功的左派政治家。魯拉的成就在於讓資本家信服,甚至德國經濟雜誌《資本》(Capital)在他任期結束前不久都表示:「在八年之中,巴西以利於工業的政策變成經濟模範國,而社會政策也讓許多巴西窮人晉升中產階級。」 

在巴西這個巨大的國家,魯拉二度以令人信服的結果當選總統,二○一○年憲法阻止他再次參選,魯拉抗拒以改變憲法來確保續任之路,就像他的同仁查維茲在委內瑞拉所做的一樣─甚至他自己的工黨都要他這麼做。然而他將權杖交給迪爾瑪.蘿瑟芙,她被德國《法蘭克福廣訊報》(Frankfurter Allgemeine Zeitung)稱為「魯拉的造物」,因為魯拉將他的前部長按照自己的意思塑造成總統候選人。

蘿瑟芙曾被認為是冷漠、難相處的,是枯燥乏味的技術官僚,然而另一方面也是有能力的人。在獨裁期間她力圖反抗,甚至迫害她的人都對她有所尊敬。二○一○年十一月,巴西媒體刊登了一份一九七○年一月的逮捕令,其中登載著蘿瑟芙曾是一個左派游擊組織的「聖女貞德」,她是個「可悲得值得注意的」女性,具有極高的智識能力。「可悲得」是以統治者的角度來看,因為她不是贊同,而是為了對抗當時以鐵拳緊握巴西的獨裁軍人而戰鬥。

蘿瑟芙被捕的時候被控六十九項不同的叛亂活動,包括偽造文件、私藏被禁的政治文字,同謀搶劫銀行好提供革命運動購買武器所需的金錢。一九七○年二月二十六日她被連續二十二天加以嚴格審訊,這意味著:她被刑求,被施以電擊、拔指甲、「鸚鵡鞦韆」,以及拉丁美洲獨裁者的各種酷刑。她承認她所屬的團體至少進行過三次銀行搶劫和一次暗殺行動,她自己和丈夫卻沒有親自參加。她的說詞似乎被接受,因為刑罰比較輕。她在聖保羅由於「叛亂活動」被判兩年徒刑。很久之後她說明,她在刑求之下說謊並且因此感到驕傲,因為「在酷刑之下要說謊是很困難的」。

蘿瑟芙一九七二年獲釋的時候年方二十五歲,極度消瘦,然而堅強依舊。她搬到阿勒格雷港(Porto Alegre),開始攻讀經濟學學位,並且參加一個為巴西民主改造而奮鬥的團體─這次是以和平的方式。幾年以後她是左派工黨的共同創立人,魯拉二○○二年勝選以後擔任內閣的規劃部長,最後當上幕僚長。她罹患癌症並戰勝它。《資本》甚至說這個前游擊隊員是魯拉政策的「祕密推手」。

二○一○年魯拉又再度測量自己受歡迎的程度,進行一場感性的選戰,稱讚蘿瑟芙是他的繼承人─而她辦到了,將起初的落後提升到百分之五十五點六的得票率,而勝過保守的社會民主黨候選人荷西.賽拉(José Serra)─他根本沒嘗試對抗魯拉的繼承人。荷西.賽拉的選戰策略是稍加變化的「魯拉主義」(Lulismus),保守的社會民主黨只是卸任總統的自由主義變型。直到二○一○年底,巴西都沒有真正值得重視的右派。

位於德國漢堡的拉丁美洲研究所在蘿瑟芙就職以後表示:「清楚支持蘿瑟芙就是支持繼續實施填補社會經濟正義缺失的分配政策。」她是否是個「俄羅斯式過渡時期解決方案」還必須「繼續觀察」,然而無人懷疑魯拉在巴西會以某種方式在幕後擔任戰略顧問,就像涅斯托.基希納在阿根廷直到他去世時所扮演的角色,而二○一四年魯拉又可以親自參選。

魯拉執政期間充滿各種極致表現:巴西二○一○年達到超過百分之七的成長率,多到政府必須思考景氣降溫策略,以避免景氣過熱。巴西幣里爾(Real)攀升到令人有些不安的高點。二○○九年,魯拉在受歡迎度的最高點,成功地讓巴西成為兩項世界運動盛事的舉辦地點:二○一四年的世界盃足球賽以及二○一六年的奧運。他真正的大作其實是使巴西在世界大眾的心目中不再停留於森巴舞和足球勝地的印象,而是將巴西塑造成具有實力的經濟大國。二○○九年英國經濟雜誌《經濟學人》以巴西為封面報導,加上一張合成照片,將里約熱內盧的耶穌雕像變成高舉的登月火箭,底下標題寫著「巴西起飛」。

    全站熱搜

    yere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