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漠謠〔卷二〕情寄鴛鴦藤 

燃情天后桐華,繼《步步驚心》後又一燃燒愛情的《大漠謠》三部曲! 

新浪網2000萬讀者擁戴;晉江網800萬讀者點擊支持。 

 〔隨書附贈〕精美人物海報、獨家愛情書籤

 大漠謠海報 

內容簡介:

帝王興干戈,佳人傾城國,

曳地糾纏的鴛鴦藤,似情緣難解的人生……

 長安落玉坊出了個娘娘,成就了金玉聲名鵲起的坊主身分,

也讓她真正捲入宮廷政爭的一潭深水。

 而慾望真能吞噬人心,昨日還是知己,今朝便能倒戈。

李妍一心奪嫡干政,卻因金玉、孟九、霍去病三人間的複雜糾葛而起了猜忌。

於此同時,漢朝對匈奴用兵仍頻,金玉竟從石舫的異常動作中,

發現九爺與西域諸國不尋常的連繫……

  世局詭譎多變,誰是誰的棋,誰承誰的情,早已牽扯不清。

名利從來都不是她心之所向,然而面對李妍的猜疑心計,

九爺似有苦衷的若即若離,還有霍去病不到心死不放手的執著,金玉又該如何抉擇 

  

內容試閱:

【第十二章】洗塵 

秋天時,漢朝對匈奴的戰爭結束。雖然衛青大將軍所率軍隊斬獲匈奴萬餘人,但前將軍翕侯趙信、右將軍衛尉蘇建所率軍隊,碰到了匈奴單于的軍隊,接戰一日,漢軍死傷殆盡。前將軍趙信祖上雖是胡人,可歸順漢朝已久,忠勇可嘉,一直受漢武帝重用。然而不知伊稚斜究竟對趙信說了什麼,在伊稚斜勸誘下,他竟然置長安的妻兒老小不顧,投降於匈奴。

消息傳到長安,漢武帝下令抄斬趙信全家。待兵士趕到時,發現趙信的兩個小兒子已經失蹤,霎時龍顏震怒,幸虧緊接而至的消息讓他眉頭稍展。霍去病以近乎不顧一切、目無軍紀的態度,私自率領八百個與他一樣熱血沸騰的羽林男兒拋開大軍,私自追擊深入匈奴腹地,在匈奴後方營地殺了匈奴相國和當戶,殺死單于祖父一輩的籍若侯產,活捉單于叔父羅姑比,斬首二千零二十八人。

霍去病一次出擊,以少勝多,竟然活捉斬殺了匈奴的四個重臣顯貴。在兩路軍士陣亡、前將軍投降匈奴的戰敗陰影下,越發突顯了霍去病的戰績。漢武帝龍心大悅,封霍去病為冠軍侯,劃食邑一千六百戶。對衛大將軍,功過相抵,不賞不罰。

聽到這一切時,我心中多了幾分困惑。伊稚斜既然能從長安救走趙信的兒子,應該可以直接用暗處的勢力來殺我,何必再費事請西域殺手?

霍去病呆呆看著一品居,上下三層裡裡外外坐滿了人,絕大多是年輕女子。聽著鶯聲燕語,看著彩袖翩飛,聞著各色胭脂水粉,他一臉沉默。

我在一旁低頭而笑。他忽然一個扭頭拽著我又跳上了馬車,我嚷道:「喂!喂!冠軍侯,你要請我在一品居吃飯的。」

他沒好氣地說:「我請的是妳,不是妳歌舞坊裡所有的歌舞伎。」

我笑道:「幾間園子的姑娘們一直沒機會聚聚,維繫感情。我有心請大家吃一頓,可請得便宜了,徒惹人笑;請得貴了,又實在心疼。難得你發話讓我揀稀罕的點,我就吩咐一品居盡全力置辦。何必那麼小氣?你這出門轉一圈就封了侯,請我們幾百人吃頓好的還是請得起的。」

「出門轉了一圈?說得可真輕描淡寫!妳下次隨我一塊轉一圈,我把所得分妳一半,如何?」他緊緊盯著我。

我避開他的眼光,笑看向馬車外,「你要去哪裡?為了多吃一點好的,中飯我可是特意吃得很少。還有不管你去不去一品居,帳你照付。」

他嘴角噙著笑不置可否,只靜靜看著我。一別數月,他似乎和以前有些不一樣。我心裡有些說不清的慌亂,不自禁往後縮了縮,背脊緊緊貼著車壁。

馬車停住,他一個俐落漂亮的旋身,人已經落在地上,伸手欲扶我。我笑著揚了揚下巴,避開他的手,鑽出馬車的剎那,雙手在車座上一撐,借力騰空而起,在半空轉了一圈。裙帶飛揚、袍袖舞動,輕盈地落在他面前,得意地看著他。

他笑起來,「這麼重的好勝心?不過真是漂亮。」

車夫趕著馬車離去,我打量了下四周,清靜的巷子中,左右兩側都是高聳的圍牆。我納悶地問:「這是什麼地方?你要幹嘛?」

「翻牆進去。」

我瞪大眼睛看著他,「看這圍牆的氣派不是等閒人家,我被捉了也就捉了,你如今可是堂堂冠軍侯。」

「現在是真要看妳的手段了。這麼高的圍牆,我不藉助工具上不去。」

我心裡有些好奇,更有些興奮好玩,嘴裡嘟囔著:「真倒楣!吃頓飯也這麼麻煩。」可手中已握住平日綁在腰間的絹帶,上頭一端繫著一顆滾圓的赤金珠子,看著是裝飾,實際卻另有妙用。手一揚,金珠劃出一道美麗的金色弧線,翻捲著纏在探出圍牆一點的槐樹上。

霍去病順著絹帶踏上牆,一個俐落的翻身坐在了槐樹上。我取下絹帶纏在腕上,手勾著槐樹樹枝,居高臨下地打量著院落。

霍去病悶聲笑道:「我看妳做賊做得挺開心。」

我低聲道:「長安城中誰敢輕易打這些顯貴們的主意?反正我不用擔心自己的小命,該怎麼玩就怎麼玩,出了事情都是你支使的。你若被捉住,就更好玩了。」

我和霍去病剛跳下槐樹,幾頭黑色大狗悄無聲息地撲了上來。絹帶一揮,金珠擊向牠們的腦袋,身後的霍去病連忙拽住我。我跌入他懷中,他一手攬著我的腰,一手扶住我的胳膊把金珠上的力量卸去。

驚疑不定間,幾條狗已圍在我們腳邊打轉,拚命地向霍去病搖尾巴。我氣道:「別告訴我這是你自個的府邸。」他摟著我的胳膊沒有鬆勁,反倒身子緊貼著我,下巴擱在我肩頭,低低道:「不幸被妳猜中了。」

我使勁了下未掙脫,他口鼻間溫暖的氣息,若有若無地撫過肌膚,又癢又麻。他身上有一股完全不同於女兒脂粉氣的陽剛味道,像青松和陽光,縈繞在鼻端。一時間我竟有些喘不過氣的感覺,身子發軟,腦袋有些暈,似乎任何招式都想不起來。

倉皇失措之際,正想一揮金珠砸向他腦袋,索性將他砸暈了事,又猶豫力道控制不好,不知道會不會砸死他?他卻鬆了勁,彷彿剛才什麼事都沒有,拖著我的手蹲下,對幾條大狗說:「認識一下,以後別誤傷了我的人。」

我無奈地任由幾條狗在我身旁嗅來嗅去,側頭道:「就牠們幾個能傷我,簡直笑話!你這是在侮辱我們狼。」

他輕拍著一隻狗的腦袋,「如果不是我在這裡,妳落地的剎那,牠們不但攻擊妳,還會出聲呼叫同伴。以多取勝,這好像也是你們狼的拿手好戲,何況還有緊隨而至的人。」

我「哼」了一聲甩開他的手,站起身便道:「我幹嘛偷偷摸摸來你這裡?根本不會有機會和牠們鬥。」

他口中呼哨一聲,幾條狗迅速散去。他拍了拍手,站起身看著我,帶著笑似真似假地說:「我看妳很喜歡晚上翻牆越戶,也許哪天妳會想來看看我,先帶妳熟悉熟悉路徑,免得驚動了人,妳臉皮薄就不來了。」

我臉有些燒,把絹帶繫回腰間,板著臉問:「大門在哪裡?我要回去。」

他沒有理會我,自顧自的往前面慢行,「我從若羌國的王宮帶了個廚子回來,烤得一手好肉。草原上從春天養到秋天的羊,肉質不老不嫩、不肥不瘦剛剛好,配上龜滋人的孜然,焉耆人的胡椒麵,廚師就在一旁烤,味道最好時趁熱吃,那個味道該怎麼形容呢?」

我嚥了口口水,臉還板著,腳卻已經隨在他身後邁了出去。漢人不流行吃烤肉,長安的羊肉做法以燉燜為主。實在饞得慌時,我也自己動手烤過,可我的手藝大概只有狼才不會嫌棄。

我蹲在炭火旁,雙手支著下巴,垂涎欲滴地盯著若羌廚師的一舉一動。那個若羌廚師年紀不過十六、七,不知道是因為炭火還是我的眼神,他的臉越來越紅,頭越垂越低。

霍去病一把將我從地上拽起,「妳再盯下去,我們該吃糊肉了。」我使勁嗅了嗅空氣中木炭和羊肉的味道,依依不捨地隨他坐回蓆上。

廚師將飄著濃郁香味的肉放在几案上,我立即拿了一塊塞進嘴裡。霍去病吃了幾口後問:「我不在長安時,妳都做了些什麼?」

我隨口道:「沒什麼有趣的事情,就是做做生意。哦!對了,我進了趟皇宮,看見皇上了……」

話音未落,我頭上已經挨了一巴掌。霍去病怒道:「妳發什麼瘋,跑到皇宮去幹什麼?」

我揉著腦袋,怒嚷道:「要你管?我愛幹什麼就幹什麼!」

他恨恨瞪了我一會,忽地問:「打得疼嗎?」

我雙眼圓睜瞪著他,「你讓我打一下試試!」

沒想到他真把頭湊了過來,我又氣又笑地推開他的頭,「打了你,我還手疼呢!」

他面沉如水,盯著我問:「皇上說了些什麼?」

我側著頭邊想邊說:「誇了我兩句,說幸虧我及時出現趕走沙盜,便賞賜了我一些東西,還笑著說,我以後可以常入宮陪李夫人說說話。」

「妳對皇上什麼感覺?」

我凝神思索半晌後搖搖頭,霍去病問:「搖頭是什麼意思?什麼感覺都沒有?」

我道:「怎麼可能?那樣的一個人!感覺太複雜反倒難以形容,皇上實際年歲應該已經三十七,可看容貌像剛三十的人;眼神像四十歲的人,看氣勢卻像二十歲的人。他說話溫和親切風趣,可我知道那只是他萬千語調中的一種。在他身上一切似乎都是矛盾的,可又奇異地統一。他蔑視身分地位,對李夫人的出身絲毫不在乎,對我也極其善待,可一方面他又高高在上,他的尊貴威嚴不容許任何人冒犯,我回話時一直是跪著的。」說完我皺了皺眉頭。

霍去病一聲冷哼,「明明在外面可以站著,偏要跑進去跪著,活該!」

我看他臉還板著,忍不住道:「不要擔心,李夫人就在我身邊。」

他搖搖頭,一臉不以為然,「牡丹看膩了,也有想摘根狗尾巴草玩的時候。」

我氣得笑起來,「原來我就是一根狗尾巴草,倒是難為你這隻……」忽驚覺話不對,忙收了口。

他嘴角逸出絲笑,「我這隻?我這隻什麼?」

我「哼」了一聲不再理他,低頭吃著肉,腦袋裡卻滿是李妍當日微笑的樣子。皇上和公主早知霍去病與我是故交,唯獨她是第一次聽說我與霍去病居然有這麼一層關係。皇上在,我不敢多看李妍,可偶爾掠過的一瞥,卻總覺得那完美無缺的笑容下,滿是無奈和思慮。

霍去病問:「妳想什麼呢?」

我「啊」了一聲,抬頭迎上霍去病銳利的眼神,搖了搖頭,又趕在他發作前,連聲說:「我在想李夫人。」

他脣邊一絲若有似無的笑意,我在水盆裡浸浸手,拿了絹帕擦手,一面想著那幫文人才子背後的議論。甯乘勸衛大將軍用五百金給李夫人祝壽,皇上知道後,竟然封甯乘為東海都尉,李夫人非同一般的榮寵可見端倪。

我擱下絹帕,柔聲說:「讓衛大將軍進獻五百金,絕非李夫人的本意,那些為了討好皇帝四處汲汲營營的人,她也無可奈何。」

霍去病一聲冷笑,「我在乎的是那五百金嗎?甯乘居然敢說『大將軍所以功未甚多,身食萬戶,三子封候,都是因為皇后。』我們出入沙場,落到外人眼中都只是因為皇后。當初舅父也許的確是因為姨母才受到重用,但這麼多年,進出西域多次未打過敗仗,難道也是因為姨母?文人的那枝筆始終不肯放過我們,司馬遷說我倨傲無禮、沉默寡言,我見了他們這幫腐儒,除了望天還真不知道能說什麼。」

看著他幾分無奈、幾分不平的樣子,我輕聲笑著,「原來你也有無可奈何的人,我還以為你誰都不怕呢!大丈夫行事,貴在己心,管他人如何說?司馬遷說大將軍『柔上媚主』,難道為了他一句話,衛大將軍也要學司馬遷梗著脖子和皇上說話?風骨倒是可嘉,但又置全族老小於何地?而且司馬遷畢竟一介文人,皇上會生氣可是不會提防忌憚,衛大將軍卻是手握重兵,一言一行,皇上肯定都細察其心意,一個不小心後果可怕。」

霍去病輕嘆一聲,一言不發。看他眉頭微鎖,我心裡忽有些難受,扯了扯他衣袖,一本正經地說:「司馬遷是端方君子,你的行事實在不配人家讚賞你。」

他看著我的手道:「妳這麼和我拉拉扯扯的,似乎也不是君子讚賞的行徑,不過……」他來拉我的手,「不過我喜歡。」

我佯怒著打開他的手,他一笑收回,眉梢眼角又是飛揚之色。我心中一鬆,也抿著脣笑起來。

人影還沒有看到,卻已聽到遠遠傳來的人語聲:「好香的烤肉,很地道的西域烤炙法,去病倒是會享受。」

我一驚立即站起身,霍去病笑搖搖頭,「沒事的,是我姨父。」

早知道就不應該來!我懊惱地道:「你姨父?皇上還是你姨父呢!是公孫將軍嗎?」

霍去病輕頷下首,起身到門口相迎。公孫賀和公孫敖並排走著,見立在霍去病身後的我,一絲詫異一閃而過,快得幾乎捕捉不到。我心讚果然是老狐狸,功夫不是我們可比。

 –—

 晚上回到園子,心情算不上好,當然也不能說壞,我還不至於被不相干的人影響到心情。只是心中多了幾分悵然和警惕。

公孫賀看到我握刀割肉的手勢時很詫異,問我是否在匈奴人中生活過。我一時緊張思慮不周,竟答了一句「從沒有」。公孫賀本就是匈奴人,我的手勢嫻熟,他如何看不出來?他雖未再多問,卻顯然知道我說了假話,眼中立即多了幾分冷漠。

現在想來,如果當時能坦然回一句「曾跟牧人生活一段時間」,反倒什麼事情都沒有。如此避諱,讓公孫賀生了疑心又瞧不起。公孫敖似乎更是不喜歡我,甚至頗有幾分不屑。

霍去病覺察出他二人的情緒,嘴上什麼話都沒說,舉止間卻對我越發好,甚至親自替我把肉一塊塊分好放到面前。從來只有他人服侍霍去病,何曾見霍去病服侍他人?公孫賀和公孫敖都很震驚,原本傲慢的公孫敖看到霍去病如此,也不得不對我客氣起來,把那份不喜強壓了下去。

 –—

 這幾日一到開飯,我就記起鮮美的烤羊肉和那個好手藝的廚子,滿桌菜餚頓時索然無味。

霍去病如果知道我吃了他的美食,居然還琢磨起如何把那個廚子弄到手,不知是否會罵我是一頭貪婪的狼。

我還在作我的美食夢,小丫頭心硯已哭著衝了進來,「坊主,您快去看看,李三公子來砸園子,我們攔不住。我還被推得跌了一跤,新衣裳都扯破了。」

她一面說一面撫弄著衣服的破口子,哭得越發傷心。我笑起來,給她擰了帕子擦臉,「快別哭了,不就是一套衣裳嗎?我送妳一套,明天就叫裁縫來給妳新做。」

心硯破涕為笑,怯生生地說:「我要自個挑顏色。」

「好!說說究竟怎麼回事?」

她臉上仍有驚色,「我們也不知道為什麼,李三公子是頂溫和儒雅的人,說話和氣,給的賞賜也多,平日我們都最喜歡他來。可今日他一進園子就命紅姑去見他,說著說著就砸起了東西,把整個場子裡能砸的都砸了。想拉住他卻把我們都推開,一副想打人的樣子,我們就跑了,現在他肯定還在砸東西呢!」

正說著,紅姑披頭散髮地走了進來。我沒忍住,噗哧一聲笑出來。

紅姑怒罵道:「妳還有心情笑,再砸下去今年大家都喝西北風。」她一說話,亂如草窩的頭髮晃來晃去,彷彿鳥兒在裡面鑽,連一旁的心硯都低頭咬著脣笑。

紅姑氣得想去掐她,我使了個眼色,心硯趕緊扭身跑出了屋子。

「好了,別氣了。李公子要砸,我們能怎麼樣?別說他一身武藝,我們根本打不過,就是打得過,難道我們還敢把他打出去?讓他砸吧!砸累也就不砸了。」我拖著紅姑坐到榻上,拿了銅鏡給她瞅。她驚叫一聲,趕緊拿起梳子理頭髮。

「這輩子還沒丟這麼大的人,被一個少年推來搡去,直罵我毒婦。問起帕子的事情,我說的確是坊主告訴我是哪個姑娘的。他嚷著要妳去見他,我看他眼裡全是恨意,情勢不太對,所以推說妳出門去了,一時半刻回不來。李公子難道知道李夫人就是他要找的女子?這事只有妳知我知,他怎麼知道的?帕子不是都被妳燒掉了?」紅姑哭喪著臉絮絮叨叨。

「我也不知道。」我替紅姑挽著頭髮,方便她編髮髻。「紅姑,今日起妳要把帕子的事情徹底忘掉,就當這事從沒發生過,以後無論如何都不許再提。」

我和紅姑在鏡中對視,她沉默了會,若無其事地說:「我已經忘了。」

小丫頭端熱水進來,滿面愁容,「李三公子還在砸呢!」

紅姑一聽,眼睛快要滴出血的樣子。

我嘻嘻笑著說:「快別心疼了。妳放心,李敢砸了多少,我就要他賠多少。」

紅姑不相信地說:「妳還敢問他要帳?我是不敢。他現在要是見了妳,砸的肯定是妳。」

我笑道:「我幹嘛問他要帳?『子不教,父之過』,李廣將軍為人中正仁義,傳聞飢餓時士兵若沒飯吃,他也不肯先吃,得了賞賜也都與士兵共用,這樣的人還會賴帳嗎?我們只需把帳款送到李將軍手上,他會不賠給我們?」

紅姑想了會,臉上愁容終散,笑著點頭,「李公子上頭的兩個哥哥都英年早逝,聽說李將軍十分傷心,李公子因此對父親越發孝順,從無違逆。李將軍若知道此事,估計他有再大的怨氣也不能再來鬧事。玉兒,還是妳聰明,打蛇打七寸。」

我拿了胭脂給她,「待會把砸壞物品的清單多準備一份給我。」紅姑納悶地看了我一眼,點點頭。

李妍,不知妳如何點了把火,竟然先燒到我這裡,所以錢妳也得給我賠一份。砸壞東西得翻倍賠償,李將軍是個仗義疏財的人,不好意思太欺負老實人,只能要妳出了。

 

更多精采內容試閱請見:

金石堂網路書店

博客來網路書店

誠品網路書店

全站熱搜

yere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