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60x480.jpg
文◎詹慕如(本書譯者)
 
我一度以為,對這本書寫不出隻字片語。
 
因為實在太難太苦,難到我想收回之前對其他艱澀書籍的所有怨嘆,苦到我在粗譯完成後無法如同平時工序立刻進入查找單字、清除深難字詞的修潤過程。我得先提口氣、深呼吸,才有力氣繼續踏上這趟荊棘滿佈、出口迢迢的戰場。疲憊至極,已經無力思考。
 
作者將場景設定在一個與西方文化頗有淵源的富裕世家,宅邸發生了神祕命案之後,警方邀來一名神探共同偵辦。除了主角神探,書中眾多配角個個學識淵博,隨時都能接下主角引經據典的明嘲暗諷,並且以同樣隱晦的方式回擊。而我儘管近身穿梭在這字字句句的槍林彈雨之中,依然看不透、摸不清這場舌戰的脈絡。
 
大戶人家所藏的珍寶圖書當然也大有來頭,當故事發展到主角即將踏入滿是珍稀藏書的古書庫時,我也忍不住跟著倒抽一口氣,接下來要面對的這場與書名、作者名稱搏鬥的硬仗有多麼慘烈,已隱約可見。
作註解向來是翻譯過程中不小的學問,在這本書中我選擇盡可能鉅細靡遺地加注,花在查找資料的時間超過總工時的一半。
 
但說老實話,過程中我不知有多少次後悔過這樣的決定。
 
要確認這裡面每一個名詞究竟是真有其書其人,或者只是作者憑空杜撰(也有些引自該作者過去的推理小說),沒有捷徑,只能靜下心來面對每一個字詞。
 
書中引用的人名和書名在日文搜尋引擎中出現的結果的往往只有本書、再無其他參考資料。可能的原因有很多,例如作者筆誤、標音錯誤(比方說用英文發音方式來標注德文、法文的名詞),或者沒有固定標音方法,每個引用者都各自採用自己偏好的方式,也有可能因為太過冷僻,以往完全沒出現過任何日文參考資料。這時候我只能以排列組合的方式,一一輸入各種可能的外文拼法和關鍵字比對,進行漫無止境的地毯式搜尋,來回大半天查不到一個字是家常便飯。
 
當作者寫到較長的詩句、引文時有個特殊習慣,會在其日文譯名上以類似注音的方式標上原文發音,這種情況下想找出原文,一是從日文譯名下手,諸如莎劇等知名度高一點的作品或者英文句子倒不難找,但是遇到冷門作品、非英語的外文可就沒那麼容易找到源頭了;這時只好改走另一條路,用上述的標音來猜測發音,試著拼湊出原文。這過程說是推理一點也不為過,首先必須知道可能是哪種外文,書中提到許多歐陸中古到近世的作品或者事件,因此德文、法文、義大利文、西文,甚至拉丁文都曾經出現過。從上下文找出關鍵字,推論出此處可能出現的單字,要查長句的狀況還得先多找出幾個可靠單字才能提高命中率,丟進搜尋引擎,接著虔心合掌祝禱,幸運的話可以馬上恭領正確結果,但查無結果或者結果明顯不相關的情況絕不少見。還有一種狀況是,經過這番工夫終於查出了原文,不過原文中譯的結果與作者日譯的意思不同,這又是另一個問題了。
 
我經常問自己,花了大半時間在這些讀者可能一瞥而過、看似毫無所謂的字詞上掙扎、推敲,究竟有什麼意義?為了走完這趟路,只能暫時強迫自己放下這些意念和追究,空白地、安靜地、專注地闖過一關又一關。等到終於搬開面前這些纍纍巨石,字句(多半)解了、典故(部分)懂了、(少數)邏輯也通了,這才能稍稍跳開來,從旁仰望書的全貌。
 
為什麼要寫、為什麼要翻,這本書的價值何在?
 
很多人說,小栗虫太郎在這本書中極盡炫學之能事,我無從猜測作者的意圖,但是假如作者窮究半生發狂似的追尋,都化為這些所謂炫學的字句成書,哪怕這可能是一種近乎瘋狂的固執,身為一個譯介者我或許不應僭越推量,只需要盡到自己的義務,讓讀者能更看清書中或真或假的描述。
 
正因為這些描述虛實夾雜,更要讓讀者知道許多字串並非隨口編造,他們都確實存在。或有爭議、或者不符史實,但都無疑都是從作者龐大知識中,經過思考、選擇而納入筆下的對象,其中確實也有些言外之意是在查找過程中終於恍然大悟。
 
如果說《腦髓地獄》是為了提醒我對文字、對智識之海的敬畏,那麼《黑死館殺人事件》的翻譯過程應該是一趟對人性怠惰虛妄的修煉。
 
「確定就是這個人?」
 
「是這本書沒錯?」
 
浸泡在這些由四面八方龐雜時空匯聚而成的知識中,我無時無刻不想放棄,想選擇一條最輕鬆的路,「反正誰會發現?」宛如惡魔細語不斷在耳邊呢喃,但是一旦站在捷徑入口又太不甘心。
 
「我真的辦不到?」
 
在這趟挫折與打擊如影隨形的旅程中,感謝編輯一路的耐心等候,也感謝精通德文、法文、義大利文的諸位好友在拆字拼音的過程伸出援手、不吝解惑;關於此書,歷年來日本也有過專精研究的書迷嘗試過更加嚴謹專業的查證釋義、辨誤糾錯。
 
踩在前人肩膀上,無功可居。
 
在這裡書寫的心情,絕不是什麼展現得意譯作的胸有成竹,因為在這書中還留有多少未竟之憾,自己比誰都清楚。交給編輯的完稿中有許多醒目標示「查無原文」、「查無此人」,是無數挫敗的痕跡。
此時面對譯稿,腦中浮現的景象宛如荒野上人去樓空後徒留破落黑死館的斷垣殘壁,石牆坍塌、蔓草雜生,腳下或許會不意踩到有斑駁金漆的巨幅畫框,還會看到那酒紅帳幔自濕潤泥土中探出一角,舒展著舊時驕傲。
 
這是我與作者的對決,也是一封給讀者的邀請函,我所能做的,只是盡可能地掃開路上荊棘障礙、標出陷阱,之後就輪到各位接下虫太郎的戰書,一起攻克這座黑死館。
 
日本四大推理奇書,
最奇詭絕秘、炫技炫學極致之作

 
日本推裡四大奇書始祖
《黑死館殺人事件

#小栗虫太郎◎著,#詹慕如◎譯
繁體中文 #全譯本,精裝
博客來 https://goo.gl/hj1ZRp
誠品 https://goo.gl/htFSKA
金石堂 https://goo.gl/NmwRjr
讀冊 https://goo.gl/eP7ku7
#讀書共和國 https://goo.gl/cYaApw

【二大奇書延伸共讀】
《#腦髓地獄
#夢野久作◎著,詹慕如◎譯
博客來 https://goo.gl/vdDiq7
誠品 https://goo.gl/NmdJMM
金石堂 https://goo.gl/9mpV1y
讀冊 https://goo.gl/f2W94n
讀書共和國 https://goo.gl/aWW23o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yeren 的頭像
yeren

好野人

yere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