讀冊810x326.jpg

文●劉必榮  (作者為東吳大學政治系教授)

關心國際事務有很多面向,可以看政治、看經濟、看文化,更重要的是感受當地人民與土地的脈搏。這樣我們對一個國家或地區的關心才會有厚度,也才有血有肉。

早年在中國時報兼任國際新聞中心主任時,我就一直很強調除了梳理國際事件的前因後果,與各個事件之間的聯動之外,更要凸顯報導的人文精神。當時曾經有一個新聞,是美國佛羅里達一個監獄發生暴動,許多被囚禁的海地非法移民從監獄中逃脫。我在電訊室選擇新聞照片時,一張照片深深吸引了我。那不是監獄因遭縱火冒出黑煙的照片,而是一個海地難民跑上了山頭,回頭看了山下的監獄,所露出的那種無助與絕望的眼神。那眼神打動了我。從那時開始,我也特別注意每一個國際新聞照片中的每一張臉。每一張臉、每一雙眼,都充滿了故事。

我也是用這樣的心情,看這本阿富汗的圖輯,滿心歡喜。從這一張張的照片,可以看出作者對阿富汗的感情。也讓人想起那本小說《追風箏的孩子》。如果對阿富汗有興趣,可以拿那本小說,與這本圖輯對著看,會對阿富汗的土地與人民有更多的感覺。

我有一位過去東吳的學生就對阿富汗非常有感覺,她還跟著韓國的教會,到阿富汗當了一年志工。她在阿富汗難民營的小學教書。那是一個連水都要下山到河邊提水的地方,但是她卻對那樣的生活甘之如飴。有一次她要小朋友畫畫,畫窗外的山。結果同學交上來的山都是土黃色的,只有她畫的山是綠色的。她剛要告訴學生山應該是綠色的時候,往窗外看了一眼,才驚覺到是自己畫錯了,阿富汗的山,很多真的是光禿禿,沒有樹的。

很多人都是以我們的觀點去想別人。美國打完阿富汗戰爭之後,美國很多小朋友說,阿富汗的小朋友好可憐,都沒有聖誕禮物。所以在國內募了好多禮物,送到阿富汗,希望那邊的小朋友都有一個快樂的聖誕節可過。我在CNN看到這新聞不禁嘆了口氣:美國的小朋友難道不知道阿富汗是回教徒,他們是不過聖誕節的嗎?

我學生從阿富汗回來,送了我一頂阿富汗的帽子,跟照片中很多阿富汗人戴的一樣。另外還帶了一個阿富汗男朋友回來。那個男朋友後來跟她在台灣結了婚,是塔吉克族。阿富汗的多數民族是普什圖人,塔吉克人是第二大族群 (其他還有哈札拉、烏茲別克等少數族群)。如果看地圖,可以看到阿富汗與中國以瓦罕走廊相連。瓦罕走廊細細長長,像個勺柄一樣,接到中國新疆的帕米爾高原。那邊住的也都是塔吉克人。

塔利班組織多半是普什圖人。這個塔吉克年輕人跟我說在阿富汗時,是如何被塔利班欺負,所以一直想離開阿富汗。塔利班是神學士組織的音譯,美國過去透過巴基斯坦的情報單位培植塔利班,對抗蘇聯所扶植的親蘇政權。塔利班是遜尼派的回教基本教義組織,對親蘇政權的世俗立場不滿,可是推翻親蘇政權建立起自己的政府之後,他們的基本教義政策,比如規定成年男子要留鬍子,女性不能受教育等等,也在阿富汗引起反抗。當然塔利班也有好的政策,比如禁止罌粟花的種植。書中照片上看到的罌粟花,都是塔利班政府垮台以後阿富汗人民才恢復地種植。塔利班的政策,讓阿富汗的發展倒退到中世紀,可是聖戰的旗幟,卻讓賓拉登這樣的狂熱份子,把塔利班主政的阿富汗視為沃土,而前來依附。

其實把這種關係稱為共生也許更為貼切。因為塔利班固然在政治上包庇了賓拉登,但賓拉登的蓋達組織也向塔利班輸送了兵源和資金。911恐怖攻擊之後,美國發起反恐戰爭,直搗蓋達老巢,有推翻了庇護他的塔利班政權,扶植了卡爾扎伊。

可是塔利班並沒有被擊潰,依然隨時準備重新奪回政權。阿富汗是一個由很多部落組成的國家。國家四分五裂,一個小頭目只要拉到一些人,有幾桿槍,都可以自稱總司令。阿富汗境內自稱總司令的,有數百人之多。當然,真正算得上人物的還是各地的部落酋長。他們憑藉著私人武力,像軍閥一樣占據一方稱霸。所以喀布爾中央的命令,如果未獲部落酋長同意,根本難以真正貫徹。

過去多少帝國想要占領阿富汗,從亞歷山大帝國、波斯帝國、大英帝國、蘇聯、美國,都嘗試過但都沒有成功過。阿富汗地處南亞與中亞的交會,過去中國佛教徒要到天竺,都從阿富汗北部穿過。漢朝張騫通西域,想要結交一起對抗匈奴的大月氏,就是阿富汗。所以阿富汗的土地上,有多少帝國的兵車在這裡輾過,有多少大國在這裡博弈過,但一直都拿不下阿富汗。

19世紀的時候,俄國勢力從中亞南下,英國勢力從南亞印度北上,到了阿富汗就卡住了。二戰之後,美國與蘇聯以不成文的遊戲規則劃分勢力範圍,阿富汗屬於灰色地帶,誰也不能說阿富汗是他的。1980年蘇聯入侵阿富汗,結果阿富汗戰爭變成蘇聯的越戰,多少蘇聯士兵深陷阿富汗,也打不贏一場漂亮戰爭。911之後,美軍進入阿富汗。與之前蘇聯相比,美國人會打仗得多。因為蘇聯當時派進阿富汗的是一般的部隊,美國曾派的是尖銳的特種部隊。美國的武器也比蘇聯當年精良得多,興都庫什山再怎麼高聳入雲,蓋達組織再怎麼深藏山洞,美國的先進武器都有辦法把恐怖分子從山洞裏面炸出來。可是反恐戰爭打了十幾年,美國還是殲滅不了塔利班。

反倒是中國大陸在美國扶植新政府後,和新政府簽了不少開採阿富汗能源的協議。美國對此大為不滿,認為中國是來收割果實,坐收反恐漁翁之利的。其實美國不明白的是,阿富汗是一塊古老的土地,在西方殖民者進到這塊地方以前,這裡早就有自己的秩序。19世紀的俄國也好、英國也好,還是20世紀的蘇聯也好、美國也好,和漢朝張騫與波斯帝國相比,都是晚來的。這裡的大國博弈是好幾層堆疊而成,只有深入了解,方能知道如何從中借力使力。

那阿富汗情勢最後的終局會是什麼?

北約部隊撤出阿富汗後,塔利班是必會回朝。既然剿滅不了塔利班,只有面對塔利班仍存在的事實,跟塔利班談判,方能建立長久的政治秩序。塔利班背後的支持者還是巴基斯坦。雖然911之後,美國要巴基斯坦加入反恐陣營,共同對付塔利班,但巴基斯坦總是心不甘情不願。因為過去在對付蘇聯時,塔利班本就是巴基斯坦情報單位支持的,怎麼可能槍口說調轉就調轉,變成打塔利班呢?再說巴基斯坦一直認為它的安全威脅來自東邊的印度,不是西邊的塔利班。可是不加入美國反恐的陣營,又怕美國把巴基斯坦當成恐怖分子同路人,於是印度正好拉著美國一起對付巴基斯坦,那又陷巴基斯坦於另一種危險之中。所以巴國只有假意反恐應付美國,跟塔利班私底下的關係一直就沒斷過。

現在美國也覺得有必要跟塔利班內部的溫和派進行談判,巴基斯坦自然就站了出來,扮演媒合的角色。巴基斯坦背後的支持者,是老大哥中國。所以阿富汗問題的最終局,是阿富汗喀布爾當局、塔利班、喀布爾後面的美國,塔利班後面的巴基斯坦、以及巴基斯坦背後的中國一起談判。

還有一個國家在幕後、但是也會影響到阿富汗局勢的是印度。巴基斯坦和塔利班關係密切,但是塔利班要跟喀布爾當局去分享政權的。所以喀布爾不管是誰主政,都對巴基斯坦有微詞。阿巴關係緊張的情況下,阿富汗最自然的反應就是去聯合印度以牽制巴基斯坦。巴基斯坦對此當然也有警覺,但是國際政治的現實如此,不滿意又能如何?

要讓阿富汗快速從戰爭廢墟中站起來,必須有兩個條件配合。一是各國最好只站在協助的立場,不要再玩19世紀一直玩到現在的大博弈了。只要有大國想伸手阿富汗,阿富汗就永無寧日。其實大國應該想,就算伸手進入阿富汗,歷史證明也無法完勝,不如就放手吧。中國總理李克強好幾次呼籲阿富汗的重建應當阿人主導,就是這個道理。

第二個條件是經濟。過去希拉蕊擔任國務卿時,就曾喊出美國版的新絲路計畫,希望絲路沿線阿富汗周邊的國家,能幫助阿富汗在戰後經濟復甦。美國版的新絲路,論規模論、投入的資源,都跟中國的一帶一路無法相比。所以或許對阿富汗最好的做法,就是借力中國的一帶一路振興經濟。如果這樣能成功,倒也不失一個重建阿富汗的最好方法。

在希望與恐懼之間
阿富汗的戰地與日常實境
精裝攝影集,25x28cm,全彩
附全球獨家導讀別冊

榮獲國際大獎
★CDS/ Honickman First Book Prize in Photography
★European Publishers Award for Photography
★FotoEvidence Book Award

野人文化/隆重出版
2017/3/15震撼上市!

博客來 https://goo.gl/SqW16u
誠品 https://goo.gl/zaaUfg
金石堂 https://goo.gl/u1zqos
讀冊 https://goo.gl/iS9H2H
讀書共和國 https://goo.gl/44Vdym

(野人)0NEV1038在希望與恐懼之間_立體書封300dpi.jpg

創作者介紹

好野人

yere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