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 本上真奈美

一九七五年生於東京,在大阪長大。女演員,同時也是眾所周知的讀書家。著有《本上的晾曬》、《本上的日曬乾燥》等書。

「老公,你似乎覺得貓比我還重要耶。」

「欸,妳怎麼會這樣講呢。……」

「那你的意思是,我比較重要嗎?」

「這還用說嗎! 問這也太荒唐了,真的是!」

「你不要只有嘴巴這麼講,證明給我看啊。不然我才不相信像你這樣的傢伙。」

「那明天開始我不買竹筴魚了。喂,這樣妳就沒話說了吧。」

谷崎潤一郎這個人,好像很愛貓啊。

那是距今十五年前,我國二夏天的事。我在文庫本書區買到〈貓與庄造與兩個女人〉這本書時,對他最初的印象。

我從很久以前就喜歡書店,雖然一有人要我交「讀書感想」或是相關的「作業」時,我就會突然感到很沒勁,但無論是那時還是現在,書店都是一個讓我心情平靜的地方,我很喜歡。打從小學的時候開始,我就會到這座充滿香氣的森林裡閒晃,也很樂在其中,比如說找一找有沒有書名中帶有「動物」的書。那就好像乘著船在巡遊叢林一樣。

假如我跑到圖鑑或寫真集的書區,肯定能找到名稱中有「動物」的書,但是那樣的冒險感就比較低;反倒是在意想不到的地方找到這樣的書,會讓人開心得多。

那時我找到這本書時也一樣,雖然是常在課本裡看到、名字也很酷的「谷崎潤一郎」老師的作品,但因為深受書名的吸引,我還是決定買了。國中時期,光是購買文庫本這件事,就已經足以自豪了。紅色與金色的封面設計,看起來也很有智慧。那時我想大概價格不到三百圓吧,真的是很幸運。

於是,在一小時又二十五分鐘後。

那個,這本書亂好看一把的。

我沒騙人,這是一部很棒的小說。

但這本書早已廣為世人所熟知,就算我再講這樣的話,也不會有什麼影響,可是它真的很好看哩!就好像你去探險,把喜歡的石子撿回來,結果發現它竟是世間少有的化石,或者像是你原本以為別人送你的只是普通的羊羹,卻發現裡頭還包了栗子一樣(到底是什麼樣的感覺啊?)。

以前我原本就有個癖好,一旦發現自己喜歡的好看的書,就會很想大聲朗讀出來。這本書讓我這個癖好復活了呢。尤其是前妻品子與新婚妻子福子的台詞,我都很仔細地讀了出來。

「再騙啊你。你一開始就打算給莉莉吃,明明自己不喜歡的東西也說喜歡對吧!而且最重要的,把莉莉給打發走吧。別讓那隻貓待在這裡是最好的。」

把莉莉給打發走吧。

真是一句既滑稽又美妙的台詞!

接下來稍微介紹一下這本小說的大綱好了。

庄造很溺愛莉莉這隻貓。他的家人有太太福子以及自己的母親。已和他分手的前妻品子對庄造還有依戀,很想設法讓他再回頭找自己,最後想到了一個方法。她寫了一封信給福子,說想要養那隻貓。

書的開頭就是這封信,但這封信其實寫得有些死纏不放又有些狡詐。內容是品子自顧自地講個不停,絲毫不給人喘息的時間。一下子裝可憐,一下子哀求,一下子奉承,一下子又略帶嚇唬,讓對方感到不安。也算是寫信時的一種範本。

信的意思是,「照這樣下去,不久妳就會像我一樣,受到連貓都不如的對待唷。在變成那樣之前,快把莉莉弄遠點,怎麼樣?」

福子雖然對於照著先生前妻指示行動甚感不快,但先生對貓的痴迷程度,卻也讓她感到厭膩。

「雖然妳這麼說,但妳怎麼明知她會被虐待,還要把她送到那種地方去呢?請妳別講那麼殘忍的話。喂,算我求妳,別那樣子講……」

「哼你看吧,你果然還是比較重視貓,不是嗎?如果你不設法把莉莉處理掉,那就讓我走吧。」

「妳在講什麼蠢話!」

「人家不喜歡有人把我和畜生一視同仁。」

於是,最後他們還是把貓趕出家門了。這下可糟了。

成功把貓弄到手的品子,在家裡養著養著,慢慢地受到了莉莉的吸引……這下可糟了。

庄造偷偷跑到品子家來窺看……這下可糟了,太糟糕了。

這幾個人類就圍繞著一隻貓認真地互相攻防─這樣的故事設定真的很有趣。都老大不小的人了,那種認真的樣子,真的是很滑稽哩。

而且,在這部作品中,關西腔一定也拿了很高的分數。做先生的態度含糊,做太太的一直抓包,呈現出有緩有急的速度感。

或許由於我是關西人,讀來格外感到暢快。不,大家想必也都是這樣對吧?

大家也會想要出聲讀看看對吧?

 

本文摘自《一本讀懂谷崎潤一郎:愛的魔術師,喚醒你心中的危險妖獸!

 

(野人)0NGW0003一本讀懂谷崎潤一郎立體書封72.jpg (野人)0NGW 103貓與庄造與兩個女人立體封72dpi.jpg

 

創作者介紹

好野人

yere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