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山裡的奇蹟雞蛋拌飯店-正封-72

《深山裡的奇蹟雞蛋拌飯店――小光的蛋》
森澤明夫◎著

【內容簡介】
嚕嚕米臉的熱血養雞場主人、離婚回到娘家的前任女神、
極度溺愛女兒的前任孩子王、寵物是山羊的陶藝仙人、
愛騎哈雷機車在山路上奔馳的前壽司店師傅……
一碗雞蛋拌飯,竟然改變這群人的命運?!

一本讓人勇氣倍增的維他命小說!
充滿歡笑與淚水的故事,
療癒每一顆在追尋夢想途中受傷的心。

我過世的老爸生前經常對我說:
「失去財產雖然有點心痛,但失去勇氣就等於同失去人生。」
所以,明知那是一場賭博,我還是決定要做。——「小光的店」老闆 村田二郎(阿嚕)

螢原部落,「青年部」平均年齡高達65歲的偏遠村落。
為拯救人口凋零的家鄉,村田二郎決定掀起一場革命。
他想出的「絕妙好計」,竟是——在山林最深處開設一家「雞蛋拌飯專門店」?!
即使遭到周圍反對,二郎仍然抵押了父親辛苦創立的養雞場籌措開店資金。
明知這是場風險極高的賭博,二郎依然不願放棄,
他想讓笑容重新回到村人臉上,更想給下一代一個全新的希望。

在眾人的一面的不看好中,深山裡的雞蛋拌飯店「小光的蛋」終於開幕了!
這間店的命運如何呢?奇蹟是否真會降臨這個小村落……

日本療癒系作家森澤明夫最期待被改編為電影的作品!
大自然、美食、親情、友情,再加上一點點愛情,
編織成一則療癒人心的動人故事。
如果,你對自己正在追求的夢想感到迷惘,
也許,你能在他們的故事,找到屬於你的答案……

人物簡介:
村田二郎:因為長得像卡通人物嚕嚕米,綽號又叫「阿嚕」。是個不計較得失,只要認為對眾人有益,即使自己會吃虧也會去做的人。無論眼前狀況如何,總是沒來由地相信自己「很走運」。對自己所養的雞百般呵護,稱呼她們為「我的公主」,只要聊到雞和雞蛋的話題,就會兩眼發光侃侃而談。

中村直子:村落男人們心中的女神。離婚後回到家鄉幫忙母親的居酒屋。擅長柔道,忍無可忍時會將對方過肩摔。村裡有一個傳說,在店裡工作的直子頭上如果綁的是深色頭帶,就表示她心情不好,少惹為妙;頭帶顏色越淺,表示她當天心情很好;倘若是粉紅色的話……

臼山大吉:阿嚕與直子的兒時玩伴。非常溺愛女兒奈奈。為了愛女,甚至放棄最喜歡的農務工作,到鄰鎮的工廠工作。刀子嘴豆腐心,表面上對阿嚕的計畫極力反對,甚至不惜與其絕交,私底下卻……

若部剛:來自大城市的落魄陶藝家,是直子的頭號粉絲,被村人們暱稱為「海帶」(日文「若部」與「海帶」發音近似)的他,與寵物山羊咩子(其實是公的)相依為命,過著有一餐沒一餐的生活,經常接受村人接濟的他,真實身分卻是……

櫻田源三:雞蛋拌飯專賣店「小光的蛋」的大廚。是一名騎著哈雷重機的帥氣老人。原本是壽司店師傅,大海嘯時失去老伴後心灰意冷,被阿慕的美味雞蛋感動,決心重出江湖……

中村富美子:直子的母親,居酒屋老闆娘,講話不留情面老愛擺個臭臉,其實是個內心溫暖的人。

【作者簡介】
森澤明夫
地球人作家。一九六九年出生於日本列島千葉縣。早稻田大學人類科學系畢業。
擅長以幽默中帶溫暖的筆觸,透過食物、大自然、家族生活等周遭的主題,描寫一段段療癒人心的動人故事。
其作品曾多次被改編為電影、電視劇。如《津輕百年食堂》(福田沙紀主演)、《只為了你》(高倉健主演)、《守候彩虹的海岬咖啡屋》(天下雜誌出版,電影《不可思議的海角物語》原著,吉永小百合主演)。
《深山裡的奇蹟雞蛋拌飯店――小光的蛋》是讀者最期待接下來能翻拍成電影的作品。

【好評推薦】
有趣的題材,文字不矯揉造作,讀起來又有種日常卻堅韌的質地,
讓人想起NHK的晨間劇,值得細細品味其中的人情世故。——出版人陳夏民

我相信行動可以轉換思維,甚至改變命運,
人生就是一場行動劇,沒有行動的人生,就沒有可看的情節。
森澤明夫的這則故事,讓我們再次印証了人生這件事。——知名作家 褚士瑩

很溫馨的一本書。By クレア
難得有一本書能像這樣讓人產生愛人衝動的溫柔心情,推薦給大家。

這則故事教會了我最重要的事。By かんちゃん
我當初受不了鄉村的枯燥乏味,一畢業就離開了家鄉。這本書讓我發現自己其實可以有不同的選擇,將鄉村改造成舒適愉快的樂土。希望今後能夠實現這個夢想。森澤明夫,謝謝你!

深夜讀這本書,小心肚子餓睡不著!By kk
幽默感人的情節,讓我忍不住又哭又笑。螢火蟲、流星、清流、釣魚、田地等等,……讀這本書
的那一個禮拜,覺得自己好像住在大自然環繞的鄉村。我也好想到鄉間的螢火蟲草原吃一碗美味
的雞蛋拌飯哦!

 

【摘文】
村田二郎

我拿著金屬製的小鏟子,仔細地逐一刮除緊緊附著在雞舍產蛋箱及棲木上的白色糞便。

刮呀刮、刮呀刮……。

全部刮除乾淨後,拿起掃帚輕掃,將掉落在地板上的糞便集中至一處,然後倒入垃圾袋內,綁緊袋口。

「呼……。終於結束了!」

我喃喃自語,深深嘆了一口氣。

今天下午我一直持續做著這項工作。連續做了三個小時,中途不曾休息。

用工作服外套的袖子擦了擦額頭。明明是嚴寒的冬季日暮時分,還是忍不住冒出汗水。

重新環視變得乾淨的雞舍。

「嗯,看來還可以。」

說這句話的同時,一股小小的成就感油然而生。雙手插腰,我反身後仰身展身體。僵硬的腰部肌肉發出嘎吱嘎吱的聲響。
這時我才發現鮮橙黃色的夕陽光,早已籠罩著被不鏽鋼鐵絲網包圍的雞舍。渾身覆蓋咖啡色羽毛的母雞活力十足地在腳邊跑來跑去。這些BORIS BROWN(雞隻的品種)產出的蛋,蛋黃質地綿密、滋味濃厚,就連蛋白也具有濃醇蛋味,又被稱作「褐色蛋」。

「那麼,我的小公主們,明天也要開開心心地在打掃乾淨的產蛋箱裡下蛋喔!」

我對那群母雞說道,接著走出雞舍。

森林中的腐葉土氣息,融入冷冽的風中。烏鴉在遙遠的空中如歌唱般啼叫。我一邊仰望冬日傍晚清澈澄淨的天空,一邊用力伸了伸懶腰。

真想快點喝杯啤酒啊!我心想。

就在那時,我注意到稍遠處的另一座雞舍中正騷動不已。

嗯?怎麼了……?

快步跑向雞群騷動的雞舍。

聲音與平常不同──似乎更加刺耳。我有不祥的預感。養雞養久了,聽她們的聲音,就能得知大致的狀況。

究竟怎麼了──不祥的預感果然成真。

站在發生問題的那座雞舍前,我高聲大喊。

「喂!妳們在幹什麼!」

四方形的雞舍角落,有一隻雞正被其他幾隻雞追趕,身上被啄得遍體鱗傷。直到昨天為止還充滿光澤的羽毛,已經染上了血紅的鮮血。

「住手!」

我連腳底都忘記消毒便衝進雞舍,抱起那隻渾身是血的雞。

雙手手指沾上了黏稠的血液。但我毫不在意,連忙檢查雞的身體。屁股一帶的羽毛幾乎都被拔光了,皮肉也被挖掉一大塊。如果再晚一點發現,恐怕連內臟都會被扯出來了吧。

「妳……連眼睛……」

怎麼會這樣。對不起。我竟然沒發現……。

我在心裡拚命道歉,深深嘆了口氣。

雞在我手中微微顫抖。隔著羽毛感受到的體溫明明稱得上熱燙,卻又彷彿凍結了似的。

抱著那隻雞走出雞舍。接著走向停放農耕機具的倉庫。倉庫裡放著五個能各容納一隻雞、單獨飼養用的小籠子。五個都是空的。

妳就暫時在單人房裡休養吧……。

一邊在心裡這麼說著,一邊打開了最靠近的籠子上蓋。接著將受傷的雞輕輕放入籠內。

雞在籠子裡面連站也站不好,肚子靠在地板上,全身無力地蜷縮著。我在飼料盒裡放入飼料,但她看也不看一眼。失去眼球的右眼令人看了都心痛,我忍不住連續嘆了兩口氣。

像這類雞群之間的霸凌稱為「啄屁股」,遭到霸凌的雞甚至有可能死亡。這是飼養土雞時經常可見的現象,但在我的養雞場已經很久沒發生過了。

「小公主,我明天再來看妳喔……」

這次我發出聲音低聲說道。

接著安靜地關上門,離開倉庫。

 

之後我走進鄰接養雞場的自宅玄關,拿起放在鞋櫃上的五百毫升寶特瓶。裡頭是空的。接著悠哉悠哉地走上養雞場後方延伸通往森林的石子路。沿著後山山腳蜿蜒前進的那條小路,即使是大白天也略顯陰暗。

走了約莫兩分鐘之後,抵達了一個地方,泉水不斷從左手邊山壁斜坡的岩石裂縫汩汩湧出。這裡是當地人稱之為「寶光清水」的山澗。老爸告訴過我,這是喝下去就能獲得山林生命力的「長壽之水」。我的雞群之所以總是活力十足,其中一項重要因素,或許正是因為我每天都讓她們喝這裡的泉水。

我在寶特瓶裡裝滿了清水。

將寶特瓶塞入外套口袋中,接著開始爬上湧泉旁邊通往山頂的陡峭石階。石階寬度狹窄,不到兩公尺。左右都是蓊鬱的森林。枝椏延展至頭上的枝葉,隨處形成一座座天然的隧道。

雖然大家都說這座石階有七七七階,但是我從小到大數了好幾次,有時是七七六階,有時是七七八階,究竟有幾階我也不清楚。或許是日照不佳之故,石階兩端長出一層薄薄的青苔;在起風的日子,吹拂而過的空氣充滿清涼的森林氣息,讓人自然而然地想要大口深呼吸。

一到七月夜裡,這裡會點綴上無數的「燈飾」。其實這座石階右邊的森林,是生長在山地的姬螢火蟲棲息地。由於這座山是我家代代相傳的私人土地,幾乎沒有人知道姬螢火蟲的存在,不過「寶光清水」的名稱,恐怕就是取自螢火蟲發出的光芒吧。

老爸還在世的時候──。

當時還是少年的我,每年都趁著梅雨放晴之際,吊掛在老爸的大手上,在這座石階上興高采烈地捕捉螢火蟲。

總是在養雞場工作的老爸,雙手又大又粗又溫暖,所以只要不放開他的手,夜晚森林的黑暗我根本不放在眼裡。即使現在回想起來,我還是覺得他那雙手擁有能夠讓我心安的某種特別溫度。

但是自從老爸過世,老媽的身體因為肝炎日漸虛弱之後,我再也沒進來山裡抓過螢火蟲了。每年一到七月,我便會想起老爸雙手的感觸,只不過一個人特地上來這裡看螢火蟲實在太麻煩。再者,即使我現在已經三十有五,但一想到石階上頭還有祠堂和墳墓,不禁覺得一個人來到此處實在太孤單。

如果想抓螢火蟲,可以去流經村落正中央的螢原川或者附近的田間小路。那裡總有三三兩兩的村民傍晚出門乘涼散步,應該還能一起欣賞到源氏螢火蟲的螢光。

我吃力地爬上不見人影的石階。

夕陽西下的天空比剛才更紅,穿過樹葉、散落在石階上的陽光則是淡淡的粉紅色。

最近,不知是否因為肚子那圈肉已進入代謝症候群的領域,爬超過兩百階便會開始喘不過氣,一旦過了五百階,汗水便會沿著脊椎涔涔滴落。然後,就在我數到七七五階的時候,我終於抵達山頂了。這次,少了兩階。

「呼啊、呼啊……」

雙手撐在膝蓋上,肩膀上下擺動喘著氣。

調整好呼吸之後,我抬起頭來,眺望千辛萬苦爬上這裡的「獎賞」。從這個地方放眼望去,令人發出讚嘆、一望無際的景色一覽無遺。

能夠將我出生長大的村落盡收眼底、村裡最棒的景緻──。

頭頂上是寬廣清澈、布滿紅霞的天空。遠處則有如牆壁般連綿不絕的深綠山巒。村落裡被夕陽染成鮮紅色的家家戶戶。如銀色細繩般閃爍粼粼水波、橫亙村莊的螢原川。平地上鋪滿了尚未引水入田的稻田和菜田;流經田地中央的螢原川沿岸點綴著幾戶民宅。

這個距離太平洋和日本海都很遠、周圍被一座座深山環繞的小村落,是偶爾被稱呼為「限界集落」、人口稀少的村莊。在那座村落之中,更顯蕭條冷清的就是眼前那座我的故鄉──螢原村落。

目光離開眼前一望無際的美麗景色,轉身看向後方。

那裡有一片小小的空間,我們村田家代代祖先的墳墓和人稱「山神大人」的小祠堂並排著。恰好展現了所謂的神佛習合。
從外套口袋裡取出裝有清水的寶特瓶,清洗供在祖墳和祠堂前的小杯,並裝入乾淨的水。接著向眼前的神佛娓娓道出心裡的話。

我想到了一個值得期待的好點子。所以我會努力看看的。山神大人和老爸,請祢們為我加油──。

雙手合十閉上雙眼,夕陽照射在我拱起的背上,有點暖暖的。

風從山腳下的村落吹了上來,山的表面一陣騷動,好似活了過來一般。

我想起了墳墓裡的老爸。

「二郎你聽好,不管什麼時候都要像公雞一樣抬頭挺胸,走路時臉比現在抬高五度!只要這麼做,未來就一定會變得更好!」

腦中響起小時候老爸常對我說的話。

小時候的我總是比別人遲鈍,不管是在學校受到欺負回家時、因為跌倒磨破膝蓋大哭時、院子池塘裡養的金魚被鼬鼠吃掉時……老爸都一定會這麼說。而我就會照他所說的,臉抬高五度走在鄉間小路上,神奇的是,原本沮喪的心情果真一點一點地變得開朗起來。長大成人之後,我開始心想:說不定人類這種生物的大腦,其實是只要稍微將臉抬高,就不會沮喪的構造。

我鬆開合十的雙手,慢慢抬起頭來。

再次回頭看向後方。

視野最好的地方,放著兩把樹樁做成的椅子。我坐在其中一把,大口吃著飯糰。天空、群山、蒼風、飯糰、冰涼的麥茶和老媽的側臉──幸福所需的條件全都具備了。

在我出生之前,老爸和老媽似乎常來這裡。想起臥病在床的老媽曾羞澀地告訴過我,老爸就是在這裡向她求婚的。據說老爸當時求婚的台詞,瘋瘋癲癲又極為不可思議,所以老媽忍不住笑了出來,但是她並未告訴我詳細情形。她說那是只屬於他們夫妻倆的祕密。

我從口袋裡取出手機,開啟相機功能。因為我想讓臥病在床的老媽,也看看這片美麗的風景。

傍晚的天空越來越紅。

透明澄淨的朱紅色天幕中,鳥兒的剪影無聲地向北方飛去。太陽變得有如柿子色的圓型薄紙貼在低空上,逐漸沉入遠處雷山的一端。

喀嚓。我將那片風景切下一方。這張照片拍得比我想像的更好。

雷山是位於這座村落外圍的山,從山頂向下望的景色非常迷人。尤其是山櫻綻放及楓紅的季節,目光所及之處淨是堪稱「世外桃源」的絕景,更棒的是雷山上還有老人家也能走上山的登山步道。只可惜沒有幾個登山客肯來。

除此之外,這個地區還有不少值得自豪的觀光資源。比如,梅雨時節的螢原川清流有源氏螢火蟲漫天飛舞;且河中魚群密集,喜歡溪流野釣的釣客,可以期待獲得出乎意料的豐碩收穫。從支流溯溪而上,則有一條「夢幻瀑布」,若當日氣候條件許可,還能在瀑布下看到美麗的彩虹。另外,村落外圍還有一大片連植物學家也矚目的濕地,初夏時分百花綻放爭奇鬥艷,令人目不暇給。

上述這些景緻全是足以象徵日本美麗自然風光的觀光資源,只可惜交通太過不便,以至於今日仍沒沒無名。

無名等同於無力。

即便那個地方再好也無濟於事,沒有名氣就沒有人來,沒有人來就日漸蕭條。接著,年輕人的身影從蕭條的村落中消失,年輕人一旦消失,便會一口氣加速人口過疏化。人口過疏化情況越嚴重,資金不足變會導致宣傳力更為薄弱,形成惡性循環,更加劇人口過疏化的問題。

我的故鄉如今就像廉價的涼鞋腳跟。

活力與日消磨減少。

但是──。

我用力吸飽染上夕陽色彩的紅色山風,朝沉默的故鄉一望,喃喃自語道:

「我做得到的,我會盡力試試看。」

創作者介紹

好野人

yere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