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野人)0NJP0025無人島生存十六人平面書封300DPI

《無人島生存十六人》
須川邦彥◎著

雖然船沉了,但我們十六個人一定要活著回去!
真實的荒島求生事件,比小說更令人熱血沸騰
你有足夠的勇氣、信心,能在無人島上活下去嗎?

 

【編輯手札】
野人百萬小學堂!!!(選我、選我~)

◎生存情境題
1898年,16名日本船員駕駛著帆船「龍睡號」出航,然而船隻不幸翻覆。16員幸運踏上了一座荒島,猜猜看最後會有幾人生還回國? (此為真人實事,答案在下方公布)

◎書的故事
關於引進《無人島生存十六人》,背後其實有著一段故事。當時日文版代阿縵小姐,無意間發現日本亞馬遜上面這本青少年小說排名很前面,更令她驚訝的是,這本小說其實是出版了有些時日的公版書了。找來閱讀之後,覺得這真是一本很棒的小說,因此推薦給我們野人文化出版,希望能將裡頭人物求生的勇氣與扶持的精神,傳達給台灣的讀者。

我們在閱讀過這本小書之後,也深深的為裡頭的情節所感動,因而決定出版。在推廣的過程中,許多人會問到「最後有幾個人活下來?」、「他們有談戀愛嗎?」(問的人是個腐女)、「這真的根據真人實事嗎?」只因為這是一本人物相互扶持,一起逃出荒島的船難小說。

在編輯這本書的過程裡,隨著人物們在島上捉海龜、分辨野草、跟海豹變成朋友、開戶外教學課、到海底潛水……等冒險,心靈會慢慢變得愉快而平靜,宛如在閱讀雋永的散文一般,咀嚼出了許多道理。體會到人性除了競爭、傷害之外,一定也包含了相互持扶、信任的力量。我們希望能把這份「遇到了多大的困難,都能夠一起攜手努力」的信念,介紹給台灣的讀者。

最後,這一場船難有幾個人生還呢?登楞!16人全數生還,而且其中的船員們,還因為荒島上的野外課程,回國後知識大增,各自有很好的發展呢!而那段與伙伴們合作無間,和大自然和諧相處的歲月,想必會令他們永生難忘吧!

 

【內容簡介】
●1898年真人實事船難重生經歷
●1943年第三屆野間文藝獎勵賞
●2012年本屋大賞發掘部門入選
●日本超越半世紀經典成長小說,激勵無數讀者,中文版首度面世

1898年12月,中川倉吉船長帶領著十五名船員,駕駛著帆船「龍睡號」出海進行漁業調查。不料到了深夜,遭遇到前所未有的巨浪,帆船在漆黑一片的海域上觸礁。船長指揮船員們盡可能地保護舢舨、收集工具,還有必備的書籍地圖。面臨隨時都會滅頂的波濤,十六名船員幸運地踏上了一座未知的島嶼。
在缺乏物資,又喪失求生工具的情況下,這十六名來自不同背景的船員,必須面臨到飢餓、恐懼、疾病,以及漫無目的的等待歲月。只要一個人稍微有點軟弱與懷疑,十六人便可能全軍覆沒。因此他們制定了一份求生法則,相互約定要一定活著回去:

荒島團體求生法則:
一、用島上取得的東西生活。
二、不討論做不到的事情。
三、生活要按照規律。
四、保持心情愉快
……

將近250天的荒島奮鬥求生,在中川船長的帶領下,大伙同心協力的在島上掘井、搭建茅草屋、獵捕飛鳥與海龜、學習辨別可以食用的果實。雖然島上缺乏飲水和物資,但他們透過自己的雙眼,觀察著這片海鷗遨遊、海豹爬行、水面下布滿美麗珊瑚、雲天光影變幻的美麗世界。也因為汗水與淚水的洗禮,讓船員們重新體認到了大自然的豐碩,以及彼此信任的可貴,成為了一段終生難以忘懷的璀璨時光。

【作者簡介】
須川邦彥 (1880-1949)
1880年出生於東京。1905年,自日本商船學校航海科畢業以後,在大阪商船工作。曾參與日俄戰爭,之後於商船學校任教,並擔任東京商船學校校長、海洋文化協會執行董事等職務。1941年須川邦彥開始於《週刊少年》上,連載從老師中川倉吉(前龍睡號船長)那裡聽來的船難事件,並於1948年集結出版成《無人島生存十六人》,激勵當時的廣大讀者,獲得好評。而後於隔年,1949年過世。

【精彩試閱】
翹首盼來的黎明

我們的龍睡號被沖上了暗礁。但是,岩石卡在船底,船頭朝著浪來的方向,所以船體還不至於馬上破裂沉沒。本來船的前進,就是靠著船頭破浪而行。所以船頭會打造得比較堅固,善於劃開浪頭。

因此,首先我判斷船身可以挺到天亮。如果,海浪是從船側的方向襲來,可能立刻就支離破碎了吧。

我在漆黑一片的甲板,把所有船員召集過來宣布:

「我想各位平時就對這種狀況作好了心理準備。在這黑暗之中,游過洶湧狂暴的波濤上岸,只是白白送命。等到天亮之後我們再上岸,忍耐三個小時就行了。趁著這段時間,我們要把未來可能五年、十年無人島生活所需要的一切物品,盡可能的收集起來。」

承受著從頭頂澆灌而下的白浪,我勉強站在甲板說了這句話。然後大聲命令道:

「漁夫四人,保護漁船。把它綁緊。千萬不能被海浪捲走。」

「水手四人,保護舢舨。舢舨是我們賴以維生的工具。水手長,你要把舢舨顧好。」

「漁業長。就算我們能安全上岸,但依這海浪的凶險程度,很難把充足的糧食搬上去。漁具很重要,盡可能多收集一點,準備帶上岸。」

「榊原大副,你先去找齊掘井的工具。鏟子、鶴嘴鋤,這兩樣一定要帶。火柴、望遠鏡、鋸子、斧頭也絕不能少。」

「實習生和會員們上了島之後,可能要過好幾年無人島生活。如果只是平安得救,我們無顏面對日本國人。所以你們必須繼續完成你們期望的學業,盡可能收集書本吧。船長室裡的書全都帶上。六分儀、經線儀也是。準備好了嗎,大家立刻動起來!」

當船撞上礁岩的那一刻,船內的燈火也全部滅了。因為撞上岩石的力道太劇烈,室內書櫃、架子上的書全都飛出來,各種器具也都摔在地上。艙房的地板和甲板上凌亂不堪。

油燈點了立刻又熄了。雖然沒有風,但浪花飛沫不斷淋在火上,燒熄了火苗。大家在黑暗中,淋著兜頭而下的海水,摸索著收集物品。

在波浪的沖刷下,船體一直發出嘎吱嘎吱的詭異聲響。大浪每一襲來,一定打壞了某處,將某些東西沖走。

為了怕海浪把漁船沖走,四個漁夫緊緊綁住了它。但沒想到只一個大浪沖過來,嘩的一聲就把漁船打得粉碎,連小碎片都不留。不過保護漁船的漁夫們真不愧是經歷過無數次濤天巨浪的勇士。他們全都平安,沒人受傷。

我向大家下達命令之後,便立刻奔回船長室,將必要的書籍捆成一落,用包袱巾包好,放在床上。然後一直待在甲板指揮作業。大浪從右舷打上來,沖破船長室的門,通到左舷去。把室內的物品,全都洗劫一空。不論是航海圖、水路誌、羅盤,全都被攫走了。

沒有被海浪捲走的是舢舨一艘。它是我們的命根子。只有它,無論如何不能失去。我們要合全體船員之力,保護舢舨船。
即使在這種危急存亡的時刻,十六名船員們仍然冷靜應對,尤其是小笠原老人,一面鼓勵年輕人,一面從事上岸準備。

 

這一夜,時間過得特別漫長。黎明彷彿遙遙無期。神啊,快點天亮吧。──我們淋著海浪,一面在心裡祈禱。

出生在小笠原島的歸化人範多問我:

「島上有水可喝嗎?」

我心裡沉了一下。小小的珊瑚礁應該不可能有淡水,但是,我們費了好大力氣才上島,若是沒有維繫生命的淡水,大家會有多麼失望。

「會有水的。」

我回答。明知這是謊言,但再三考慮,呆了半晌還是這麼回答。

總之,再忍耐一兩個小時,天就亮了。船體可能有辦法承受浪擊到那個時候。

每當大浪襲來,船體就劈里啪啦的顫抖。鋪在甲板上的木板從縫隙裂開,一片片木板扭曲變形,難以通行。桅杆也搖搖晃晃的鬆動了,不知何時會倒。

「大家注意帆桁啊。」

大副提醒。

 

我們的好友海豹
最初,第一個與海豹成為朋友的是國後和範多。不久後,每隻海豹都和人類非常熟稔。不但一起游泳,還會用嘴接住我們投出去的木棒。摸摸牠們的頭,牠們也會用形狀像鰭的前腳,輕拍人類。只要我們走近海豹半島,牠們就嗷叫歡迎。

二十五頭海豹並不是一直都待在海豹半島上,有時我們去找海豹,一頭也沒有。那時候就是牠們跳入自然的大餐廳──大海裡去吃魚了。這種海獸本來就是游泳高手,經常五、六頭一起在島嶼附近的海域嬉游、潛水。靈巧的用嘴捉魚,吃得飽飽的才回到島上,滾來滾去睡大覺。

睡覺的時候,一定有一頭海豹負責守衛。我們一接近,就會把大夥兒叫起來。五月初時出生了五頭可愛的小海豹,母海豹會教牠們游泳技巧和捕魚絕竅。

海豹不在島上的時候,只要我們朝著大海大聲吆喝:

「吼咿──吼咿吼咿。海豹啊。」

聽到我們的聲音,幾隻海豹就會從外海的方向,如同疾馳海面的魚雷般,掀起白浪,互相競賽似的回到島上來。

牠們爬上我們站立的海灘上時,會猛力的左右搖晃腦袋,把毛上沾到的水花拂掉,然後左右左右的踏出前腳,兩隻前腳都往前伸時,便抬高後腳往前推。用非常滑稽的走路方式靠近,嘴裡呼呼的冒著氣,把頭蹭過來。

「哦哦,好乖、好乖。吃了很多魚,飽餐一頓了吧。」

我說著,用右手摸摸牠們的頭,其他的海豹過來把我左手拿的木棒啣住拖走。

站在後面的兩三頭海豹,則用頭使勁推。

那動作好像在說:

「來吧,人類大叔,跟我們一起去游泳玩耍吧。」

我站起來,叫聲:

「嘿,去吧。」

然後把手上的木棒使勁往海面丟,有多遠丟多遠。海豹們立刻跳入海中,濺起水花往木棒衝去。咬住木棒的海豹得意似的把頭高高的伸出水面,然後朝著岸邊游回來。其他的海豹則有點羞愧的躲在海面下方,露出半個頭,跟隨在後。我們和野生的海豹就是這麼親密友好。

 

不過,在這二十五頭中,唯有一頭特別驕傲,牠是頭雄海豹,總是仰著頭,翹起漂亮的鬍鬚,把胸口挺得高高的。

這頭海豹從來不與人類為伍。

沒能成為朋友。

連國後、範多那樣的馴海豹高手都無法接近一步。

丟魚過去,牠會把頭甩開,不願意吃它。

而且,彷彿在說:

「什麼玩意兒,沾了人味的魚。哼!我的餐廳可是太平洋呢!」

然後跳進海裡,抓了一條大魚啣在嘴裡,把頭高高伸出水面,像是向人炫耀自己的獵物再吞下肚。

牠也經常和其他海豹打鬥,而且一定得勝。

這頭強悍的海豹,頭部有個被咬過的大傷痕,益發使牠看起來粗暴強勢。

可是不知道什麼緣由,有一天這頭海豹竟然完全臣服於健壯的大塊頭漁夫川口。

川口給牠的魚,可以放在手掌上給牠吃。川口撫撫牠,牠便開心的用大鰭般的前腳,啪啪啪的拍著川口。牠對川口的喜愛程度,幾乎令一旁的夥伴忍不住微笑。

他為這頭連國後都無法馴服的勇猛、強悍海豹,取名為「疤面白鼻」。那是因為這頭海豹除了頭上有個傷口外,鼻子上生了一叢白毛,在海豹中十分罕見的關係。

「白鼻」是川口的驕傲,把牠當作自己的弟弟般疼愛。他不時拜託炊事值日生,把自己的魚分出一半保持生的狀態,不要調理。然後帶去給「白鼻」吃。

一天,晚飯後的相撲時,川口連續扳倒了五個人,大家熱烈鼓掌時,川口說:

「這沒什麼,我還比不上『白鼻』。那傢伙撂倒二十四頭海豹,牠是海豹的橫綱啊。」

他又在拿「白鼻」炫耀了。於是,大夥也承認「白鼻」的確是海豹中最威猛的王者。川口十分得意,他像「白鼻」一樣挺起胸膛說:

「強將底下無弱兵。」

沒想到水夫長接口道:

「大將軍光著身子,士兵卻穿著華麗的毛皮大衣,你這大將軍還真窮啊。」

眾人聽了,拍著手哄堂大笑。

這也是無人島生活中獨一無二的場面。但是因為「白鼻」最強壯,卻給川口帶來傷心的記憶。

 

創作者介紹

好野人

yere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