轉學生的惡作劇  

 

文●陳美儒老師(親子教育家‧建中資深名師)

 

    「史郎同學,惠比神有鬼,這件事你聽說了嗎?」這是本書開宗明義首章的第一句文字。

 

        說到「鬼」,不論古今中外男女老少,對「它」是否真實存在,多少都充滿好奇與存疑。

 

        不過以惠比神社「鬼魂」的出沒為「梗」,的確很輕易的就擄獲了讀者的視線與閱讀意念;也就此展開了一段穿越時空,「翻轉」了青少年成長與現實教育環境,甚至改變親子關係,開啟家庭內部重新溝通、協調的新「視界」。

 

        故事的主角人物是一群正就讀國小六年級的學生,身為班級導師而同時也是單親爸爸的博史,其實一直苦惱於不知道如何跟剛上國三(九年級)青春期的女兒相處。

 

        史郎同學的母親──惠子,是學校家長會副會長,史郎的外公則是位頗具身分地位的市議員,也許因為來自這樣的家世背景,再加上惠子向來對史郎這家中唯一男孩的極度呵護疼愛,更養成史郎在學校時的驕縱個性、對同學頤指氣使的習慣。

 

        「連襪子都沒穿的赤腳曬得很黑,小腿肌肉緊時發達得令人不敢相信是小學生。不合身的褲子如五分褲般,感覺像是拿剪刀將大人卡奇褲剪短再反折,以皮帶束緊,在腰際形成許多皺摺,看起來像日本傳統男用褲。……」石場寅之助,這位開學突來的轉學生,以這番穿著打扮出現在博史面前時,博史因太過驚訝而當場立正,以為自己見到一個來自二次世界大戰的人,尤其是這位同學的髮型:不受控制的鬈曲長髮在腦後綁成一束,用來綁頭髮的東西不是橡皮筋而是「古代」的繩子。

 

        開學典禮結束,回到教室,屬於博史六年三班的每個孩子,幾乎全圍繞著寅之助這個「怪胎」同學為話題。

 

        第一天上課,簡單的自我介紹,就在寅之助正要在椅子上坐下的瞬間,椅子突然被抽走,以至於害他跌一大跤,甚至額頭當場血流如注。

 

        轉學生寅之助來的頭一天,竟然就受了這麼嚴重的傷;頭上撞出一道傷口,在醫院裡縫了五針。身為導師的博史,心情既低落又慌張,想著不曉得要跟孩子的媽媽怎麼交待?

 

        「身為一個母親,卻養出一個一輩子都沒有一道傷疤的兒子,這種丟臉的事我做不來。身上白白淨淨沒有一點傷疤的男人,等於是在昭告世人自己害怕受傷,遇事只會臨陣脫逃。」心底忐忑不安,面對寅之助的母親原以為會被責罵的博史,不只吃驚於寅之助母親的一身古老和服打扮,更大大震驚的聽到,一個被同學惡作劇而受傷的孩子的母親這樣的回應。

 

        原來,寅之助這對母子因一場雷電,從江戶時代穿越時空「莫名其妙」的來到現代。

 

        日本歷史中,在江戶幕府(德川家康時期)16031867年統治下的兩百多年,全體居民分四個階級:武士、農民、手工業者與商人;提倡南宋朱熹的儒家學說,強調三綱五常,鼓勵男女受教育,所以極少有文盲。

 

        比照「權貴子弟」史郎的母親惠子,在得知兒子跟寅之助打架後的叫跳、憤怒、各種「歇斯底里」的反應;究竟是古代人比較講裡、文明、求禮,抑或是現代人反而喜歡一意以金錢、權勢來評比他人、咄咄逼人?

 

        惠比神真有鬼魂嗎?寅之助跟他母親就是出沒無常的鬼魂?一切情節真是峰迴路轉,處處令人「驚艷」,引人入勝。

 

        作者喜多川泰出身教育界,在台灣已出版過《從謊言開始的旅程》、《從謊言開始的夢想》;《轉學生的惡作劇:穿越時空找回勇氣的成長冒險旅程》則是他的最新力作。外表包裝的彷彿就是一部「神怪」小說,其實作者沿著小說筆法情節,主要是在探討現代家庭親子溝通的困境、青春兒女在同儕間競爭又求取認同的心理糾葛,期待在親師互動、師生之間,取得更圓融的美好架構。

 

        1978(民國67)美儒以25歲青春美少女之姿,任教建中日間部以來,春風化雨,日月星移,歲月嬗遞,一晃眼已屆37;37年來除了教授國文,更一直擔任班級導師。

 

        熱愛教育,關懷青少年的成長,一直是我家庭生活之外的最主要重心,「健康、智慧、有愛心」,則是我對每個孩子的期待。

 

        哲學家卡謬說:「請不要走在我前面,因為我不喜歡去跟隨;請不要走在我後面,因為我不愛充領導;我只期盼,請與我同行。」多希望,透過此書,透過卡謬的這段話,能使我們不分老幼,對生命,永遠充滿希望與勇氣。

yere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